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839章 她自幼有个毛病……

第1839章 她自幼有个毛病……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047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49:21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见是魏国的小太子殿下,众人皆是一愣。

  半晌后,鳐鳐坏坏地扬起小眉毛,“成啊,不过,你得先拿出赌注才行!”

  刚刚在国宴上,她可是因为这个坏表哥而很没有面子。

  这里的小孩儿大多数都听她的话,她定要狠狠给这个坏表哥一个下马威,叫他知道,她魏文鳐也不是好惹的!

  小姑娘打定了主意,黛青眉毛扬得越发高。

  魏化雨把她那趾高气扬的小模样尽收眼底,唇角轻勾,随手从袖袋里掏出一柄玉如意扔进篮子里。

  那玉如意通体漆黑温润,乃是十分罕见的墨玉雕琢而成。

  鳐鳐开始眼睛发热。

  她自幼有个毛病,就是特别欢喜这个表哥的东西,总觉得他的东西才是好东西。

  从前在魏北皇宫时,她常常趁着太子哥哥跟夫子上学时,偷穿他的衣裳,偷戴他的发冠,更不曾少偷吃过他的东西。

  他的一切,在她眼里都新奇稀罕得紧。

  今儿这柄墨玉如意瞧着就是个宝贝,她定然要想办法赢到手才好。

  而魏化雨深知这个傻瓜表妹的劣根性,他亲手养大的女孩儿,他怎会不知道她有什么毛病呢。

  于是他淡淡道:“我既取了东西出来做赌注,你们也该拿出赌注,如此才算平等。”

  他那柄墨玉如意一看就不是凡品,把篮子里其他小孩儿的发饰、银锞子、杂玉佩等物,全部比下去了。

  既然是要赌,自然是要拿等值的东西出来做赌。

  其他人对视几眼后,纷纷把自己身上藏的宝贝取出来。

  鳐鳐在自个儿身上搜罗了半晌,最后小心翼翼解开了颈间的项圈。

  那是紫金打造的镂花项圈,小巧精致,锁头是块紫玉质地的流云长命锁,晶莹剔透,价值连城。

  这是鬼帝伯伯送她的礼物呢。

  她把项圈在魏化雨眼前晃了晃,放进来了篮子里。

  于是,簸钱游戏就重新开始了。

  魏化雨第一个投掷钱币。

  他把铜钱在双掌间摇晃均匀,似笑非笑的目光扫试过众人,“正?反?”

  鳐鳐第一个喊:“正正正,定然是正!”

  花思慕自然是同她一道选正的。

  而其他小孩儿,因为之前鳐鳐总能猜对,所以觉得她这一次也能猜对,因此大部分跟着选了正。

  只有程酥酥等零星几个选了反。

  魏化雨含笑:“本宫亦选反面。”

  话音落地,手中的十三枚铜钱,同时被他洒落在地。

  小内侍紧忙上前数正反面,过了会儿,满脸尴尬地抬起头:“公主殿下,是反面呢!”

  “什么?!”

  鳐鳐娇呼出声。

  程酥酥已经连输好几场,终于赢了这一回,于是满脸嘚瑟:“公主殿下,您这只项圈,我可要拿走了!”

  说罢,毫不客气地让侍女把鳐鳐的项圈收下。

  鳐鳐气得腮帮子鼓得高高,攥紧了魏化雨的袖子,仰着小脸道:“再来,我就不信,我赢不了你!”

  魏化雨的态度始终淡淡。

  两刻钟后。

  鳐鳐哭得鼻尖儿红红、眼圈儿红红,强忍眼泪,呜咽着还要再来。

  魏化雨散漫地靠站在朱红廊柱上,把玩着她的一朵珠花,漫不经心道:“小公主只剩下这身衣裳,还要怎么输呢?”

  鳐鳐本就委屈得不得了,被他这么一说,立即“哇”一声就哭了!

  花思慕瞥了眼魏化雨,在旁边哄她道:“鳐鳐,那些物件儿输了就输了,咱们别赌了,若是给你父皇知道,怕是要骂你的。”

  始终坐在圆桌旁不曾参与过簸钱的君念语终于开口:“小赌怡情,大赌伤身。来人,送公主回东宫重新梳洗。”

  他是鳐鳐的兄长,自然也知道若是被父皇看见鳐鳐这幅输惨了的模样,定然要罚她的。

  鳐鳐伤心极了,透过朦胧泪眼,不甘地望了眼魏化雨,才被花思慕带走。

  魏化雨嗤笑,目送那两人的背影消失在御花园里,眼底掠过一重阴鸷后,漫不经心地转身离开了雕花凉亭。

  孩子们四散开,结果收获最丰盛的竟然是程酥酥。

  她揣着一包东西,全是鳐鳐身上的首饰珠花玉佩等物。

  “哼,虽然是个公主,可惜却没甚脑子,怨不得被人欺负!”程酥酥边走边得意洋洋地说话,“我瞧着,那魏北的太子殿下真是极好的,若非我我欢喜思慕哥哥,我定然也要为那魏北小太子倾心……”

  她已然十一岁,上头的两个姐姐都已经陆续开始相亲,她知道过不了两年,祖母也会为她开始相看对象。

  正是浮想联翩的年纪呢,自然对哪个少年都抱着审视的目光。

  她带着侍女穿过茂密花丛,冷不丁看见前方紫藤萝花架下,赫然立着一位身姿挺拔的少年。

  少年脚踩一双墨黑色小羊皮短靴,穿暗红色箭袖劲装,发束金冠,垂在胸口的细辫子上还穿缀着几颗小金珠。

  深目高鼻、笑时也透着三分阴冷的,可不就是魏化雨。

  程酥酥愣了愣,面颊上很快浮现出两朵红晕,心中更是浮想联翩。

  她款款上前,朝魏化雨福身,嗓音娇媚:“给太子殿下请安。”

  魏化雨朝她伸出一只手:“拿来。”

  程酥酥怔愣,“什么?”

  魏化雨也不多言,三两步走到她跟前,直接就把她揣着的布包夺了来。

  “太子殿下这是做什么?!”程酥酥一急,“这是臣女在簸钱里赢来的东西,你抢臣女的东西做什么?!”

  魏文鳐的东西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,她还想留着以后佩戴在身上,一来是好看,二来也是为了气一气她。

  魏化雨瞥了眼布包,在手里随意掂了掂,笑得散漫:“没有本宫,你觉得你能赢来这些东西?”

  程酥酥按捺下心中的焦急,抬起水眸望向眼前的少年,却见他小小年纪,却已是俊俏至极。

  这么勾起一边儿唇微笑的模样,搭配那双点漆般的深邃狭眸,当真是撩人至极。

  她心中如同打着擂鼓。

  暗道,这魏北的太子殿下先是给自己出头,继而又刻意在这里等自己,同自己说这么多话,难道……

  他明面上借着抢东西做借口,实则,是想亲近自己?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