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835章 为她,便是叫朕屠戮满城,朕亦甘之如饴

第1835章 为她,便是叫朕屠戮满城,朕亦甘之如饴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099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49:18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折子是魏化雨递上来的求和书。

  那小崽子不知作甚,竟然递了求和书,说是要亲自来镐京城议论边疆之事。

  男人的余光若有似无地扫了眼沈妙言。

  难道,那小崽子是为了他的妙妙而来?

  他难道是闻见了风声,知晓他的妙妙回来了,因此特意前来,想带妙妙离开镐京,返回魏北?

  他正思虑着,沈妙言在旁边没好气道:“你瞅我作甚?!我虽长得美,可你身为皇帝,怎能在处理政事时这样偷偷瞄我!”

  她在他面前,惯是无理取闹的性子。

  君天澜合上奏章,淡淡道:“随朕来。”

  他带着沈妙言离开御书房,漫步于宫闺游廊之中,似是漫不经心地提起:“朕听闻,魏北的土地已经恢复,魏国太子很快就会带领臣民返回故土。”

  跟在他身后的沈妙言怔了怔。

  她记得前几日,君舒影也是这般说的。

  君天澜又道:“若那大魏女帝尚还在世,妃夕认为,她是否也会返回故土?她的一双子女皆都在朕的皇宫里,她是会回到朕的身边,还是会离开?”

  这是在试探沈妙言。

  小姑娘边走着,指尖边随意拂拭过光滑的红漆扶栏,漫不经心道:“我听闻她并不喜欢做女帝,大约会留在宫中吧。不过皇上眼见着是要迎娶凤琼枝了,她若在世,定会心灰意冷,说不准也可能会返回大魏。”

  君天澜沉默。

  沈妙言抬眸望向远处,凝思片刻,忽而又道:“不过话说回来,在后宫中与人争宠,哪里有自个儿当女帝来得痛快?当女帝,也能后宫三千呢。”

  君天澜噎了噎,忍不住瞪向她。

  小姑娘毫无所觉,只托腮凝思,很认真地点点头,仿佛是很赞成自己这番话。

  君天澜牵住她的手,不让她继续想入翩翩,诱惑道:“她若回来,朕定然不会再立凤琼枝做皇后。朕的后宫,此生都只有她一人。”

  “可是当女帝多好,她若愿意,可以同时收了你和北帝呢。”

  君天澜面色一沉。

  他握着她的手也倏然收紧,“怎么,她果真想要收了君舒影?!”

  沈妙言吃痛,使劲儿挣开他的手,“我又不是她,我怎么知道!”

  君天澜回过神,望着赌气站在廊中不肯再往前走的女孩儿,只见她双眸盈盈,正捧着被他捏红的手。

  他心中一软,转身走到她跟前,捉住那只被捏红的手,轻轻吹了几口气,“……还疼吗?”

  沈妙言不想搭理他,转身就跑了。

  ……

  而在他们说话的功夫,一支来自魏北的商队,已然正大光明地进了镐京城。

  商队歇在了镐京最大的客栈里。

  过了不久,一位英俊少年从客栈正门踏出。

  他身着魏北的暗红色箭袖束腰圆领袍,踩着双黑色鹿皮靴,宽大的长裤结结实实地扎在靴筒之中。

  他长发半束,鬓角的青丝编织成几根细辫,串着些金珠子,桀骜不驯地垂落在胸前,越发衬得那张深目高鼻的面容英俊高贵。

  他的腰间则挂一柄宽背薄刃的漆黑马刀,这是魏北军队最爱使用的武器。

  两名双胞胎侍女紧随在他身后,两人皆生得好容貌,一个静若处子,一个动若脱兔,穿同样的淡粉色中原襦裙,非常惹眼。

  此时正是日暮时分,落霞云卷,天色寥然。

  客栈外的长街上,一盏盏朦胧灯笼被挂起,映照出热闹的人来人往之景。

  魏化雨面无表情地穿行过长街,最后径直踏进了楼外楼的后门。

  早有美貌侍女恭候在那里,垂着纤细的脖颈,迈着款款莲步,引着魏化雨朝楼上雅座而去。

  雅座之内,云锦铺地,笙歌四起,淡金色轻纱帐幔于晚风中徐徐飞舞,将那靠坐在窗弦上的男人映照得宛若神明。

  魏化雨跨进门槛,在蒲团上盘膝坐了,声音淡漠:“北帝请本宫前来,不知所为何事?”

  双胞侍女挽袖,乖巧地为他斟酒。

  君舒影唇角轻勾,侧头望向少年,“你姑姑回来的事儿,想必你已经知晓。君天澜伤她太深,却不知给她灌了怎样的迷魂汤药,把她迷得神魂颠倒,不知归去。朕以为,你我二人需要联手,方才能把你姑姑带离镐京。”

  他在镐京城的力量,自然是不敌君天澜的。

  但若有了魏化雨的加入,那就不一样了。

  更何况,妙妙信任爱护魏化雨,兴许她会愿意为了他离开镐京。

  魏化雨嗤笑一声,接过侍女捧来的美酒,仰头呷饮掉大半,“你们大周皇族没一个是好东西,本宫为何要把姑姑交给你们?!她是大魏的女帝,后宫男宠三千又如何,为何偏要做你们这种人的皇后?!”

  十一岁的少年,声音仍旧稚嫩。

  可那稚嫩里,却已隐隐含着些帝王才有的霸道。

  君舒影轻笑,细白指尖温柔拂拭过腰间的木偶红妆娃娃,“太子误会朕的意思了。朕的意思是,咱们联手带你姑姑回魏北,她依然是大魏女帝,朕不娶她,她娶朕……成是不成?”

  魏化雨怔了怔,没料到这个男人竟然恬不知耻地说出这种话。

  须臾,他冷笑道:“都说中原的男人轻贱女子,北帝这番话,不知有几分真假?”

  “朕与君天澜不同,朕从年少时就爱慕于她,将她当成掌心宝娇宠呵护。凡是她之所求,上天入地,便是叫朕屠戮满城,朕亦甘之如饴。只要她与朕在一起,便是北幕举国为嫁妆,又如何呢?

  “君天澜那厮在乎江山社稷,朕可是毫不在乎的。锦绣江山,黎民百姓,在朕眼里,尚敌不及她的一颦一笑来得好看。”

  君舒影在灯影中,斜挑着一双不染而红的丹凤眼,笑得艳绝而纨绔。

  他从来都是这样的性子。

  他自幼就觉得他自己不是什么好人,因为他什么都不在乎,父皇也好,皇位也好,他都可以毫不犹豫地摒弃。

  唯有一个沈妙言,求不得,放不下,叫他遍尝人间八苦,叫他生不如死!

  魏化雨垂眸。

  君舒影呷了口酒,又继续道:“如今你经营楚南,而朕坐拥北幕。若再加上西边的魏北,咱们联手,对君天澜就成了包围之势。等到那时,太子想一洗当年被挑断脚筋的耻辱,又有何难?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