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834章 君舒影眉目含笑,“拿弓来”

第1834章 君舒影眉目含笑,“拿弓来”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113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49:18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韩棠之沉默着,不动声色地索要着,直把身下的女孩儿弄成了一滩春水。

  他的眼底深邃无边。

  他知晓身下的女孩儿出身名门锦绣,自幼在深闺中娇养长大,除了喜欢他外,再未吃过任何苦头。

  可如今,她甘愿为他洗脚,为他洗手作羹汤,为他亲手裁制衣衫……

  这种感觉很奇怪,但他并不讨厌。

  他低头,攥住女孩儿的双手,轻柔吻过那十根纤纤玉指。

  春帐深深,自是一夜缠绵。

  翌日。

  今日是三朝回门的大日子,侍女很早就把江梅枝和韩棠之唤醒,侍奉他们更衣梳洗。

  两人乘坐马车离开韩府,朝江府而去。

  长街繁华,临街的楼外楼依旧笙歌风流。

  君舒影独自坐在高高的扶栏上,俯瞰着人声鼎沸的长街,不染而红的眼尾斜挑着风流,含着半口酒汁的薄唇,越发绯红秾艳。

  他的目光,缓缓落在从街尾驶过来的马车上。

  那是韩府的马车。

  坐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凤北寻呷了口酒,“微臣本欲为江梅枝和方遂牵线,如此一来,江家就等于站到了八皇子这边。只可惜,被沈姑娘暗中破坏了。”

  初夏的风拂面而来,把君舒影颈间那条厚大蓬松的狐尾吹得簌簌摇曳。

  他的唇瓣抿起一个弧度,“韩棠之手中,可沾染了不少人命。”

  当初他与君天澜争夺太子之位,支持他的世家朝臣之中,不少人都被韩棠之暗中刺杀。

  甚至包括萧城烨,都死于韩棠之的手。

  如今,似乎也该算一笔总账了。

  男人眉目含笑,“拿弓来。”

  立即有美貌侍女捧来一弯长弓。

  那弓箭乃是乌青色鱼骨木所制,韧劲极好,随意拉开弓弦,羽箭可以射出很远。

  他姿态闲适地拈弓搭箭,闪烁着银芒的箭头,缓慢地瞄准了车窗。

  马车行驶间,车窗窗帘抖动,隐约能看见里面坐着的人。

  韩棠之是背靠窗户的,于刺杀,极为便利。

  君舒影唇角微勾,在寻到合适的角度时,瞬间松开拉弦的手!

  羽箭刺破空气,以极快的速度,朝韩棠之后脑疾速射去!

  恰在这时,在韩棠之对面照镜子的江梅枝,仿佛若有所感般抬起头。

  她一眼就看到了空气中疾速而来的利箭!

  她扑向韩棠之,

  毫不迟疑!

  她的力气很小,可却在这瞬间爆发出令人惊讶的力量,生生把韩棠之压倒,整个人扑在了他的身上!

  利箭径直刺入她的后背,箭身生生没进皮肉三寸!

  “江梅枝!”

  韩棠之皱眉,把江梅枝翻过来。

  她今日穿得是一件喜庆的正红色襦裙,那血液顺着伤口氤氲开,把襦裙染出一片深色。

  韩棠之,他是君天澜手底下最得力的刺客。

  刺客是活在暗处的,他们负责刺杀别人,所以他们的心态最讲究静和稳,最讲究临危不乱。

  可现在的韩棠之,指尖却颤抖得极为厉害。

  他紧紧捂着江梅枝的伤口,血液从他的指缝间溢出,他张惶失措道:“回去,去倚梅馆!去倚梅馆!”

  车夫莫名其妙,只得领命调转马头,朝倚梅馆疾驰而去。

  楼外楼上,君舒影把弓箭扔给侍女,丹凤眼底掠过一抹冷然与嘲讽。

  失手也好,叫韩棠之尝一尝痛失所爱的滋味儿,也算是折磨了。

  马车内,韩棠之紧紧抱着江梅枝,俊秀的面庞上满是心焦。

  他从没有哪一刻,觉得怀中的女孩儿这般轻软。

  她轻得像是一片羽毛,像是一瓣梅花,仿佛风一吹,就能把她从他怀中吹走。

  而她娇羞微笑的模样还清晰地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。

  ——我愿意为了棠之哥哥,做那相夫教子的贤妻……大约总有一日,我会捂暖棠之哥哥的心吧?

  ——我会好好侍奉棠之哥哥,给你管好院子,给你生儿育女,直到你爱上我……

  ——大约总有一日,棠之哥哥会对我动心吧?

  女孩儿软糯亲近的话语近在耳畔。

  他凝着双眼紧闭的江梅枝,想起了这些年的过往。

  从前他还只是刑部一个小小侍郎,江义海是刑部尚书,这女孩儿每日里都要来刑部探望,说是探望她爹爹,可手里拎着的精致食盒,却都害羞地悄悄塞给了他。

  她说刑部的饭菜不好,怕他吃不饱,非得给他添上几盘大鱼大肉,惹得江义海明里暗里都要挤兑调笑他几句。

  他时常要出去办案,炎炎夏日里身上沾着一股子尸臭味儿,谁见了都要躲出老远。

  可她偏生半点儿都不介意,拎着冰镇过后的瓜果、绿豆冰跑去看他,明明是千金小姐,却亲自给他打扇子,红着一张小脸去瞪她爹爹,叫她爹爹不要总给他安排苦差事。

  那些事儿,一桩桩一件件,都在韩棠之的脑海中浮现。

  小姑娘如春日酥雨般,缓慢沁入他的生活,与他的骨血融在一处,如何也挥之不去。

  顶天立地的儿郎,抱着浑身染血的娇妻,在这一刻,忽然泪如雨下。

  得妇如此,夫复何求?

  从前是他错了,错把一腔执念当成爱情,反叫真正爱他的女孩儿伤透了心。

  男人的泪水滴落在江梅枝苍白的小脸上,他抱着她,终于痛不欲生,“梅枝,你一定要没事……

  “你一定要尽快好起来,那短了的袖口你还未给我补好,我选好了,我就要梅花纹的衣袖……

  “主持中馈也好,生儿育女也好,只要你欢喜,我什么都由着你……只要你活过来,只要你好好站在我面前……”

  三十岁的男人,在马车中哭得像个痛失一切的稚童。

  人性便是如此,从来只有在失去时,才会明白如今手中所拥有的东西,究竟有多么珍贵。

  ……

  事情传到宫里时,沈妙言正在乾和宫给君天澜研墨。

  沉闷的傍晚,她正昏昏欲睡呢,听见夜凛的回禀,立即就精神了。

  不等君天澜说话,她已先问出了口:“梅枝呢?她有事不曾?”

  夜凛恭敬道:“白太医已经御诊过,道是无妨。”

  “那就好!”

  沈妙言松了口气。

  夜凛退下后,她对君天澜笑道:“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,韩棠之已然明白自己的心意,想来今后,定会对梅枝很好很好。”

  君天澜“嗯”了声,盯着手中折子的内容,眸光幽深。

  ,

  舒舒:丘比特之箭,biu——!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