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832章 她今夜吃了点儿酒……

第1832章 她今夜吃了点儿酒……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069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49:16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两人对视一眼,正要绕道而行,谁知忽有其他人结伴而来。

  那群人穿过游廊,望着那剧烈摇动的花丛,俱都神色尴尬。

  “居然在花园里干出这种不要脸面的事儿,当真是恬不知耻、世风日下!”韩家大爷韩悯气得不轻。

  他误以为是韩府的侍女和侍卫勾搭成奸,当众丢了他韩府的颜面,于是毫不迟疑地就命人把那花丛里的两个人拖出去卖了。

  谁知被拖出来的,却是盛雨与镐京城的一名酒色纨绔!

  其他人倒吸一口凉气,俱都无以言对。

  盛雨的爹爹很快奔过来,连忙叫侍女拿了外裳给盛雨遮住,朝被簇拥而来的君天澜跪下哭诉:“皇上明察,臣的女儿素来温顺乖巧,今夜做出如此失礼的行为,定然是遭人陷害!”

  君天澜披着件宽大的外裳,冷眼睨向盛雨,余光在注意到站在人群中的沈妙言时,眉尖不觉微微蹙起。

  真是太失礼了,这女人竟然叫他的妙妙看见如此龌龊肮脏的一幕!

  沈妙言却没怎么注意盛雨,只悄悄往四周观望,一眼就注意到人群之外,独坐在扶栏上饮酒的张祁云。

  他身着天青色宽袍大袖,似是注意到自己的目光,微微一笑,举起酒碟朝她遥遥一敬,口型清晰:“拜托女帝陛下了。”

  沈妙言立即明悟,盛雨这桩子事儿,乃是张祁云干出来的。

  他叫盛雨颜面尽失,如今却来求自己替他遮掩……

  小姑娘没好气地暗暗瞪了他一眼,却仍旧提步走到君天澜身侧,伸手扯了扯他的宽袖。

  君天澜垂眸看她,只见他的女孩儿面容乖巧,“皇上,既然木已成舟,再查下去又有什么意思呢?更何况,我瞧着,盛姑娘分明对这位王公子有情呢……”

  一句“木已成舟”,令跪伏在地的盛大人突然惊醒。

  是啊,雨儿是女孩子,吃了这样大的亏,难道镐京城里,还有其他贵公子愿意娶她吗?

  不如把这事儿栽赃到那王世子头上。

  他虽是个酒色纨绔,可终究是个世子,说出去总是有面子的。

  他想着,立即拱手道:“皇上,定然是王世子见微臣的女儿貌美,因此想要勾搭她……既然木已成舟,微臣无话可说,但求皇上赐婚!”

  那位王世子一脸懵逼。

  他正在花园独自喝酒念着他的花魁娘子呢,不知怎的突然就晕了过去,后面发生了什么,他一点儿记忆都没有。

  再醒来时,就正在和盛雨干那档子事儿了。

  他虽占了盛雨清白不假,可盛雨的名声那么臭,他是半点儿也不想娶的!

  思及此,他忙跪着喊道:“皇上明鉴!这事儿并非是微臣勾搭盛雨,而是她自己过来勾搭微臣的!微臣对她半点儿好感也没有,她这种刻薄泼妇,还不如微臣的暖床丫鬟呢,微臣一点儿也不想娶!”

  话音落地,正大哭着的盛雨猛然掉过头来:“你说什么?!”

  “我说你是泼妇!你不知廉耻勾引我,如今还想赖着嫁给我,不要脸!”

  “你贱人!我都没嫌弃你后院有几十个姬妾,你竟然敢嫌弃我!”

  众人还未反应过来,这对男女已经互相殴打在一块儿了!

  沈妙言咂咂嘴,随口道:“瞧瞧,这还挺般配。”

  君天澜并不想她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费神,于是把她揽在怀里,居高临下道:“既然生米煮成熟饭,你二人便十日后完婚。”

  说罢,带着沈妙言径直离开。

  因为出了盛雨这档子事,所以其他人也并未多留。

  谢陶同张祁云乘坐马车回府,小姑娘在车中偎依着男人,在他怀中昏昏欲睡。

  快到张府时,张祁云把她弄醒,温声道:“陶陶,起来了。”

  “唔……”谢陶揉了揉惺忪睡眼,攀着他的肩膀坐正了,拿帕子边擦拭小脸,边轻声道,“大叔,盛雨的事儿,是你做的吗?”

  张祁云微怔,没料到她竟然也发现了。

  “当时你坐在扶栏上,朝妙妙敬酒时,我就猜到是你做的了。”

  “我的陶陶倒是越发聪明了。”

  谢陶面对他宠溺的目光,心头软乎乎的,伸手抱住他的脖颈,朝着他的耳朵吹气,悄悄出声儿:“大叔,董氏偷盗官印的事儿,是我与妙妙设计的,你知道不?”

  张祁云大掌覆在她的后背上,俊脸上仍旧噙着浅浅的笑意,“陶陶以为,你做什么能瞒得过我的眼睛?”

  “私买私卖官印,可是掉脑袋的大罪……大叔可怪我?”

  她今夜吃了点儿酒,小脸近距离贴在张祁云的鼻尖前,那双圆圆的眼睛湿漉漉的,仿佛盛着盈盈水光。

  令男人蠢蠢欲动……

  张祁云的大掌滑落至她腰间,呼吸渐重:“陶陶有想要帮助的朋友,这很好。陶陶的朋友,便也是我的朋友……”

  说着,手指已然不规矩地开始乱来。

  谢陶在他怀中憨笑,不怀好意地推开他的手,“大叔,大夫说,生下小孩儿以后要等上三个月,才能再圆房呢!”

  张祁云回过神,慢慢收回手,惩罚般啄了下她的唇瓣,“我的陶陶,倒是越发嚣张……你从前可不敢这般挑衅我的……”

  “都是大叔惯得!”

  小姑娘歪头,弯弯的眼睛里皆是笑意。

  张祁云无奈而又宠溺,在马车停下时,先撩开布帘跳下马车,又把双手伸给她,“乖,我抱你下来。”

  小姑娘站在马车上,乖乖朝他张开双手,小孩儿般由着他把她抱下车。

  大约爱情中最极致的宠爱,就是把她从少女,宠成不懂事的小孩儿。

  有的人如愿以偿得到了这种爱情,可有的人却还在爱情的苦海中沉沉浮浮,遍尝苦楚。

  韩府。

  韩棠之多年不曾碰过女人。

  他虽也曾被花容战拉去过秦楼楚馆,周围也曾遍布过莺莺燕燕,可那些女子终究不是那个人。

  他爱极了她的冷静自持,也爱极了她的聪慧果敢。

  然而,他们终究有缘无分。

  他把这半生的失落与寂寞,用身体力行的方式,在这个新婚之夜尽情倾诉。

  江梅枝身子骨素来纤弱,在长夜过半时就已经无法承受他疯狂的爱,流着眼泪痛晕了过去。

  ,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