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829章 无法心动

第1829章 无法心动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030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49:14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江梅枝不好意思地接过锦盒,道了声“谢谢”,便请她坐下吃茶。

  沈妙言在旁边打量这女孩儿,暗道方家的人虽长久不在镐京城,可一双儿女却格外出挑,无论是容貌还是气度,竟都不输京城的世家子女,一看便知是见过世面的。

  几人坐了一会儿,就到了该出嫁的吉时。

  江夫人又抓紧时间细细叮嘱了江梅枝几句,亲自给她遮上喜帕,这才送她出闺阁。

  镐京城的规矩,是新嫁娘的兄长或者弟弟背她去院外,把她亲自交给新郎官。

  因此江堆雪一早就收拾打扮好,激动地等候在闺阁外。

  江家与韩家俱是镐京城的名门望族,前来观礼的人极多,把庭院挤得满满当当,甚是热闹。

  沈妙言与谢陶站在人群里,看见韩棠之今日一身大红吉服,正红缎带把乌发高高束起,往那儿一站,端的是玉树临风,面如冠玉。

  怨不得江梅枝欢喜他。

  江堆雪把江梅枝交给韩棠之,大约是舍不得亲妹子,已是眼眶微红,细声叮嘱韩棠之定要好好待他们家的梅枝儿。

  韩棠之始终噙着淡淡的笑容,看不出有多么欢喜。

  他抱着江梅枝,很快转身朝府外花轿而去。

  观礼的众人急忙跟了上去。

  府门口准备了鞭炮,江梅枝被送进花轿之后,迎亲队伍启程朝韩府而去,鞭炮声起,伴着唢呐与锣鼓,十分热闹。

  沈妙言下意识转向江堆雪,他这做大舅子的原该去送亲,可他手持缰绳站在马儿身边,只是不住抹眼泪。

  她心中好笑,旋即看见一只白绵绵的小手递了块锦帕到江堆雪面前。

  江堆雪抬头,看见递帕子的是个肤白貌美的高挑姑娘,不觉惊诧了下,很快红了脸,接过帕子随便抹了把脸,就红着面颊上了马。

  却连帕子也忘记还给人家姑娘了。

  方绯锦忍不住笑了笑,很快走回到沈妙言身侧,轻声道:“我想,若我出嫁时,我家兄长定然也会这般难受吧?”

  “天下兄长,大约皆是如此。”

  沈妙言安慰。

  此时谁也没料到,方绯锦递出去的那条帕子,却在日后成全了她与江堆雪的一段恋情。

  当然,那是很久以后的事儿了。

  ……

  婚礼在韩府举行。

  沈妙言与谢陶乘坐软轿前往韩府时,路上挤挤挨挨全是人,软轿前行艰难,走了好一会儿也还没走到一半儿。

  沈妙言挑开车窗一角朝外张望,只见临街商铺鳞次栉比,酒楼繁华,人声鼎沸。

  其中最华贵的一座酒楼,上面金粉招牌大书着“楼外楼”三个俊逸潇洒的字儿。

  她仰头望向楼上,只见落地窗大开着,临窗置一雕花小几,上面摆着粉青细颈瓷瓶,一支枝叶横斜的硕大牡丹,正开得热烈。

  有泠泠琵琶音自窗后传来,于这繁华的热闹里,不失分毫清明润净。

  沈妙言呆了呆,下意识呢喃出声:“五哥哥?”

  这是五哥哥的琴音。

  “什么?”谢陶望向她。

  沈妙言提起裙裾,起身道:“你在这里等我,我马上就回来!”

  说罢,不顾谢陶的呼喊,飞快离开了马车。

  跟在暗处的夜凉,瞧见她离开了马车,手持双刃正要悄悄跟上,冷不防前面挤来一大群人,说说笑笑地挡住了他的视线。

  等他拨开人群,却早已不见沈妙言的踪影。

  小姑娘此时,正飞奔在楼外楼之中。

  这座酒楼似是青楼妓馆,里面美人翩翩,多是公子佳人。

  沈妙言义无反顾地沿着旋转楼梯奔到楼上,径直闯进了刚刚那座雅间。

  她推开雕花门,却见雅间内帐幔轻曳,人影空空,连那琵琶声也消失无踪,只余下满室若隐若无的雪莲幽香。

  她小心翼翼踏进雅间,背后陡然传来雕花门被合上的声音。

  下一瞬,带着凉意的怀抱,从背后把她抱紧。

  男人线条完美的下颌,紧贴着她的脑袋,嗓音低沉而优雅:“妙妙不辞而别,这么多天连封书信也无,真叫我伤心……”

  沈妙言身子僵直,挣开他的怀抱转身看他。

  圆圆的琥珀色瞳眸之中,倒映出男人的模样。

  他穿素白里衣,外面罩着件洒金绣重瓣梅花的暗紫大氅,漆墨青丝用紫玉发冠高高束起,容貌俊美迫人。

  他皮肤很白,剑眉斜飞入鬓,点漆丹凤眼含着三分笑意,眼尾不染而红,微勾的唇角恍若抿过桃花汁,浑身透出一股浓浓邪气。

  明明是初夏的天了,可他的颈上却还裹着一大圈深紫色厚长狐毛围脖,长长的狐尾一直垂落到膝下,令他整个人多出了几分妖气。

  不知怎的,沈妙言竟觉得眼前的男人,同记忆之中那个高山谪仙般的五哥哥,像是不同的两个人。

  纵便有莲心蛊加持,可她却仍旧……

  无法心动。

  而她眼中的疏离与拒绝,被君舒影尽收眼底。

  男人握住她纤细的手腕,唇角笑容邪肆,“这是怎么了?莫非我的妙妙,竟果真没有念着我?”

  沈妙言试图挣开他的手,皱眉道:“你怎的来镐京了?我听说北疆烽火正盛,你——”

  她如何也挣脱不开,却被男人反抵在了雕花门上。

  君舒影的指尖拂拭过她的面颊,嗓音格外温柔:“北疆的战事无需担忧,我此次前来镐京,乃是为了接你回雪城的。”

  沈妙言抬眸盯着他。

  她清晰地看见,从前那双点漆般的丹凤眼,此时那瞳孔周围正晕染开暗红色的浅浅光晕。

  就如同君天澜当年发疯之前那般,顷刻就能把她吞吃入腹。

  甚至,甚至比君天澜当年还要可怕。

  这样的五哥哥,实在太过陌生。

  她下意识咽了口口水,轻声道:“五哥哥,你有多久不曾诵过佛经了?”

  “佛经?”男人把玩起她的一段柔顺发尾,笑容玩味儿,“自打妙妙葬身焚城岩浆,我就没再碰过它们。那种没用的东西,不读也罢。”

  “可是——”

  “没有可是。”君舒影打断她的话,松开手淡淡道,“去楼下跟你的好姐妹告个别,然后咱们去魏北。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