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828章 如今我正老去,而你年华正好

第1828章 如今我正老去,而你年华正好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076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49:13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君天澜便让御膳房送两盘饺子来,又屏退了宫人,同沈妙言一道坐在檐下的汉白玉台阶上,各自端着盘饺子食用。

  他吃得快,不过半刻钟就用完了一盘羊肉馅儿的饺子。

  他拿帕子擦拭过手,淡淡道:“棠之的事,是你一手策划的?”

  女孩儿点头,毫不避讳地承认了。

  君天澜偏头望着她,小姑娘也正好吃完那盘饺子,嘴角还沾着些褐色酱汁,小脸萌萌,十分可爱。

  他眼底掠过一抹怜惜,拿帕子去她把嘴角揩拭干净,“以后再有这样的事,务必与我商议之后再做。这次官印事件,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若是被朝堂上的有心人利用,你觉得江义海真能凭一己之力,把董氏放出来?”

  沈妙言垂眸,她是做过女帝的人,自然知晓售卖抵押官印这事儿的厉害。

  好在韩家人在朝堂上没什么死敌,否则若是对方把这事儿咬死了不放,不只是董氏,整个韩家都要受牵连。

  但是……

  她很快抬起眼帘,一字一顿:“君天澜,你是君王。”

  他是一个国家的君王。

  他费劲千辛万苦才登上这个位置,若事事还要受人牵制,反不如他当权臣时来得快活,那他做这皇帝,又有什么意思?

  君天澜凝着她的眼睛。

  这双琥珀色的圆眸眼尾上挑,比幼时多出几分媚意。

  她的瞳孔里有光,宛若倒映着星辰大海。

  男人眸色转深。

  修长的指尖轻轻捏住她的下颌,他俯首,额头同她的轻轻相贴。

  沈妙言以为他会说些什么,可他却闭上了眼,什么也没说,只静静维持着这个亲密而又安静的姿势。

  她睁着一双圆眸,看见男人的睫毛很长。

  一根一根漆黑浓密,宛若拿墨笔细细描绘而成。

  宫檐下的红绉纱灯笼逐渐燃尽。

  光影渐熄,倒使那月光越发清透白润。

  而立之年的男人,肌肤细腻白皙,容貌凛贵俊美,虽然月下看起来不过二十岁出头,可是……

  女孩儿伸出手,圆润的指尖轻轻抚上他的鬓角。

  月光下,清晰可见这里有一根白发。

  她以为睡过去的君天澜,忽然握住了她的手腕。

  男人嗓音低沉:“幼时,你刚到我身边,曾说等你长大,要好好孝顺我……我生气把你赶去柴房,又问添香,本座是不是很老……”

  他闭着眼睛,薄唇却渐渐噙起一个温柔的弧度,“如今我正老去,而你年华正好。妙妙,是不是因为这样,你才嫌弃我,才欢喜君舒影?”

  此时皇宫静谧,唯有夏夜的虫儿在角落里鸣叫。

  男人的额头轻抵着女孩儿的额头,唇角的微笑掩在昏暗里,语气卑微得近乎虔诚,“若你欢喜好看年轻的儿郎,我也愿意为你改变的……”

  沈妙言望着这样的君天澜,不知怎的,忽然有些鼻酸。

  良久后,心口那窒息般的疼痛把她的神思拉了回来。

  她努力挣脱开他的手,有些慌乱地站起身。

  对君天澜的欢喜与莲心蛊虫相碰撞,激烈的对峙与战争,让这个女孩儿原本该柔软的心房变成了一处看不见的战场。

  她难耐地捂住心脏,因为疼痛而语无伦次:“我并非欢喜他的容貌,也并没有嫌弃你老……我也不知为何会对他心动,大约世间的欢喜都是没有道理的罢……所以,你不必为我改变。”

  她说完,踉踉跄跄地转身跑了。

  君天澜目送她的背影远去,眼底皆是苍白的沉寂。

  而沈妙言迅速跑回自己的偏殿,逼迫着不让自己去想君天澜,那股子钻心的疼痛才稍稍缓解。

  她趴倒在柔软的床榻上,紧紧闭上了眼睛。

  ……

  因为江义海发了话,什么时候韩棠之与江梅枝举行大婚,他就什么时候让董氏无罪释放。

  董氏虽非韩棠之的生母,更算不得什么贤良之人,可韩棠之自幼疼宠韩叙之这个弟弟,再加上韩叙之过世之后,董氏也的确把从前对自己亲生儿子的宠爱,分了一部分给韩棠之。

  所以于情于理,韩棠之都会孝顺董氏。

  为了这茬,他几乎是上赶着要跟江梅枝尽快完婚,于是把婚礼定在了半个月后。

  江义海很不满自己宝贝女儿的婚事这般匆忙,他甚至还想把江梅枝多留两年。

  可到底女大不中留这句话是有道理的,江梅枝整日在太师府里闹着,非得要半个月后就嫁给韩棠之。

  江义海拗不过她,只得遵从。

  好在江夫人手段了得,不过短短十几日,就把婚礼上要用的东西、嫁妆等全部备齐,只等着送自己女儿出嫁。

  两人大婚这日,沈妙言与谢陶过府为江梅枝添妆。

  江梅枝为了等韩棠之,如今已是二十岁的年纪。

  可她生得眉清目秀,看起来亦不过是豆蔻年华。

  她穿着嫁衣,欢喜地坐在梳妆台前,仰着小脸乖巧地让嬷嬷拿细线给她绞面,半点儿都不喊疼。

  只要想起她要嫁的男人是棠之哥哥,她的心里就满满都是欢喜。

  又哪里知晓疼呢?

  谢陶与沈妙言站在不远处,两人俱都拿团扇捂着嘴,悄悄笑得前仰后合。

  “我只听说过新嫁娘上花轿前都要哭上一回,可没见过如梅枝这般迫不及待的……若是给外人看见,怕是要好生笑话你了!”

  沈妙言忍不住打趣。

  谢陶也跟着凑热闹:“我还听说呀,原本太师大人是要多留梅枝妹妹两年,谁知你非得闹着,恨不得马上嫁过去,啧啧……”

  江梅枝原本正欢喜着呢,被她们臊得满脸通红,等到脸上的汗毛绞好了,连忙跳起来,追着去打她俩。

  三人正闹着,外间响起侍女的声音:

  “方小姐。”

  闹做一团的三人偏头望去,看见一位身段窈窕的少女,捧着一只锦盒,正笑吟吟踏进来。

  她生得貌美肤白,姿态娴雅地朝三人见了礼,对江梅枝笑道:“我是方遂的妹妹,唤作方绯锦。兄长曾与梅枝姐姐相过亲,说既然有缘无分,那就只能恭祝姐姐谋得佳婿,叫我给姐姐送些添妆之物。”

  说罢,呈上了带来的锦盒。

  ,

  方绯锦只是个出场一两次的龙套,龙套!

  临近收尾,基本上不会再加新的人物了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