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827章 他的小丫头都还没有追到手

第1827章 他的小丫头都还没有追到手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033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49:12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少女欢喜得像个孩子,一张小嘴即刻就翘了起来。

  但她很快想到世家贵女该笑不露齿,更何况自己又是在心仪公子的面前,怎能笑得这般张扬,于是又连忙敛去了脸上的笑容。

  她唇角翘着,抿着小嘴道:“那,那我这就回府告诉爹爹……”

  说罢,小脸红透,娇羞地捧着白玉环跑了。

  她实在太高兴,跑出雅座时,被门槛绊了下,整个人朝前狼狈摔倒,双手却还不忘死死护住那枚白玉环。

  她出了糗,强装镇定地爬起来,转身朝韩棠之福了一福,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,继续朝楼下飞奔。

  韩棠之目送她远去,转了转指间的青瓷杯盏,眼底神色莫名。

  雅座这边,谢陶捧着肚子笑得不行,“妙妙,你说梅枝她,至于吗?”

  沈妙言刮了下她白腻的鼻尖,“当初某人追顾钦原时,不也是如此?”

  谢陶立即敛去笑容,不大好意思地别过了脸。

  ……

  江梅枝回到府里,第一时间闯进了江义海的书房。

  “爹!你瞧这是什么?”

  她欢喜地举起白玉环给江义海看。

  江义海正处理公务呢,闻言瞟了一眼,又继续翻开卷宗,“这些小玩意儿府库里到处都是,你若喜欢,叫你娘开府库自个儿进去挑就是。”

  “才不一样呢!”

  她蹭到自己爹爹身边,小脸上多了几分撒娇的姿态,“爹,这是棠之哥哥送我的……”

  “哼,那小子是个混账东西!爹的乖乖梅枝儿莫非是忘了,从前你娘跟他娘提起,要让你嫁给他时,他是个什么态度?呵呵,如今他娘出事了,他倒是想起你来了!这样的男人,爹的乖乖梅枝儿可不能稀罕!”

  江梅枝才不干呢,从背后抱住她爹爹的脖颈使劲儿撒娇,“女儿不管,女儿就要嫁给棠之哥哥!他会对我好的,他这辈子都会对我好的!”

  “不行!”江义海丢下狼毫笔,虎起一张老脸,“从前他瞧不上你,咱们如今也叫他高攀不起!镐京城世家公子多如牛毛,为父把你嫁给谁,都不会把你嫁给他!对了,为父瞧着方家的公子甚是不错,不如——”

  “呜呜呜!”

  江梅枝不等他说完,就站在原地,抬袖使劲儿抹起眼泪来。

  江义海年轻时是从战场上厮杀出来的,体魄高大魁梧,脸上纵横着几条老疤,浑身更是染就了摄人血气。

  如今他虽然即将老去,可他在刑部磨砺了数十年,一张老脸威严赫赫,叫小儿看了也能被吓哭。

  可是这威严的老父亲在面对小女儿哭泣时,突然之间就变得手足无措。

  他是把江梅枝当成掌心宝宠爱的,含在嘴里怕化了、捧在手里怕丢了,毕竟除了江堆雪那个小子,他膝下就这么一个女儿,娇娇软软,叫他心疼。

  他把江梅枝抱到怀里,抬起粗糙的手给她擦眼泪:“爹的乖乖梅枝儿,那韩家的小子有什么好,不尊师重道就罢了,还生得文弱白嫩,爹一手就能把他捏死!还是那方遂比较好,高大威武,与你爹爹年轻时最像了!”

  “呜呜呜我不要!我就要棠之哥哥!”江梅枝哭得小脸通红,惨兮兮可怜极了,“爹爹,我就要棠之哥哥,就要棠之哥哥!”

  她仗着江义海对她的疼宠,纵情地撒着娇。

  江义海最怕她哭个不停。

  无奈之下,只得叹息一声,允了。

  江梅枝顿时欢喜得没了眼泪,抱住她爹爹的脖子,吸了吸鼻子,娇声道:“那爹爹想办法把伯母放出天牢,好不好?”

  她知晓这世上,她爹爹是最宠她的。

  在外面,她会胆怯害怕。

  可是在爹爹面前,无论她多少岁,她都是爹爹的心头宝。

  哪怕她要天上的月牙儿,她知道她爹爹也会想尽办法给她摘下来。

  江义海给她擦去眼泪,威严赫赫的老脸早化作了老父亲对娇宠的小女儿才会流露出的温柔,“好好好,给你放出来,给你放出来成了吧?”

  “谢谢爹爹!”

  小姑娘脸上还挂着泪痕呢,双眼却笑成了月牙儿。

  ……

  入夜。

  沈妙言原本还想在花好月圆楼蹭吃蹭喝多待几日,可夜凛带着君天澜的口谕,在她刚用罢晚膳时就赶了来,要接她回宫。

  他带了上百名暗卫堵在月圆楼门口,不知道的还以为皇上要查封这座楼了。

  沈妙言无法,只得悻悻乘上软轿,被一路抬回了皇宫。

  她进了乾和宫,只见书房槅扇紧闭,里面还传出说话的声音。

  福公公手执拂尘立在檐下,见她过来,忙低声道:“皇上在里面,和江太师与韩大人说话呢。”

  沈妙言点点头,没进去打搅,只贴在槅扇上偷听。

  她知晓这两人这么晚进宫见君天澜,大约是要请求赐婚的。

  果不其然,江义海中气十足的洪亮嗓音很快传了出来:

  “……即便本太师的乖乖梅枝儿三年无所出,你也不得纳妾、纳通房,不得养外室!否则,本太师定然带领门生族人,亲自去把梅枝儿接回来,叫你在朝堂上无法立足!”

  沈妙言听着,不禁暗暗咋舌。

  敢当着君天澜的面撂下这番狠话,江义海也算是头一人了!

  韩棠之平静的声音随之而来:“老师,我是什么性子的人,难道你不清楚吗?”

  “就因为知晓你是个混账东西,所以我才不放心把我的乖乖梅枝儿交到你手上!”

  韩棠之好似沉默了下,又道:“今夜有皇上作证,老师大可放心。”

  这翁婿两人又争执了许久,才终于一同请君天澜赐婚。

  君天澜早听得不耐烦了。

  他的小丫头都没有追到手,韩棠之分明跟江梅枝八字儿都没有一撇,谁知道却能赶在他之前成婚。

  如今细细算来,当初在楚国时交好的几位挚友,似乎只有他枕侧空空。

  他面无表情地亲自拟了赐婚圣旨,叫福公公赶紧送这翁婿俩出宫。

  江义海与韩棠之离开后,沈妙言才踏进书房。

  君天澜目光柔了下来,温声道:“可要用夜宵?”

  “要的。”

  沈妙言眼睛亮了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