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826章 若我娘能平安出天牢,我娶你为妻

第1826章 若我娘能平安出天牢,我娶你为妻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089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49:11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少女保持着呆滞的表情,缓缓倒落在地。

  “侍奉朕,你也配?”

  君舒影唇角始终噙着笑容,拿帕子细细擦拭过双手,起身走到窗畔。

  他在窗边的小几上坐了,随手抱起一把琵琶,边拨弄着琵琶弦,边抬眸望向对面的花好月圆楼。

  那双丹凤眼中,隐隐有暗红色的危险光芒闪烁。

  如魔似妖。

  凤北寻不知何时进来的,他瞥向地面的尸体,皱了皱眉头,对外面招了招手,示意婢女把尸体抬下去。

  他在君舒影背后站定,朝他拱了拱手:“皇上,灵安寺主持的死,被君天澜压了下去。咱们想要激起民愤与策反僧人的计划,怕是失败了。”

  君舒影的琵琶声始终不疾不徐。

  凤北寻见他久久不说话,不由抬高音量:“皇上?”

  “暗夜之虫,最喜朝那灯火光明处飞去……她之于我,便如同灯火之于飞蛾。”

  男人低声细语,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,错落地拨弄着琴弦。

  凤北寻皱眉,“皇上,微臣与你说的,乃是君天澜的事。”

  “她之于君天澜,亦如同灯火之于飞蛾……凤北寻,她是魏北的女帝,她该照亮的,并非是中原或北幕,而是魏北。”

  “臣听不懂皇上在说什么。”

  缱绻的琵琶声弥散在夜色灯火里,悠悠绵绵,透着柔情蜜意,宛若女子的低吟。

  君舒影的面容隐在昏暗中,嗓音清泠泠宛若碎玉敲冰:“朕听闻,魏北大陆的土地,长出了无边芦苇……”

  凤北寻一怔。

  若是魏北的陆地长出芦苇,那就意味着魏北那边的盐碱化,已经消失了。

  也就是说,盘踞在楚南一带的魏国太子,或许可以率领族人与军队,返回故园。

  “皇上的意思是……”

  他沉吟。

  “妙妙复生的消息,已经被朕传给了魏化雨。那小子若要返回故园,必然会前来镐京,请她同行。她是魏北的女帝,只要一日不曾禅位,她就必须返回故土,照拂臣民。君天澜无法舍弃中原追随她远渡狭海,去做那大魏的皇夫,可我却能舍弃天下,随她渡海西去。”

  凤北寻听得云里雾里,忍不住狠狠皱了皱眉头,“皇上费这样大的劲儿,难道所谋得的,并非是天下吗?”

  他想要辅佐的人,乃是天下霸主。

  他不希望君舒影耽于儿女情长。

  君舒影素手拨弦,仍是漫不经心的模样:“若北幕与大魏联姻,你觉得,面对两国百万铁骑,君天澜他能招架得住?魏化雨,可是相当仇恨君天澜的。”

  “但沈姑娘她——”

  “朕迎娶她后,掌握实权的人会是朕。届时,无论做什么,都由不得她答应与否。”

  凤北寻只觉豁然开朗,立即拱手道:“皇上英明!”

  他退下之后,君舒影垂眸拨弦。

  夜风从窗外拂来,引得粉青瓷瓶中的牡丹摇摇曳曳。

  婆娑花影映上男人的侧脸,宛若墨笔描绘而成,越发衬得他邪媚妖艳,似是世间所有艳色全都集于他一身。

  ……

  翌日。

  沈妙言迷迷糊糊醒来,望了眼窗外大起的日头,又望向谢陶,却见她还在闷头酣睡。

  她推了她一把,闷声道:“陶陶,起来了……”

  谢陶“唔”了声,揉着眼睛坐起来,“什么时辰了?”

  “快到晌午了。”沈妙言说着,蓦然想起韩棠之与江梅枝的事儿来。

  她忙下床穿鞋袜衣裳,催促道:“快些收拾,咱们还有场戏要看呢!”

  谢陶一个激灵回过神,也忙跟着梳洗打扮起来。

  两人随意用过午膳,底下的侍女过来禀报,说是江府的小姐过来了,已经把她和韩大人引去了雅座。

  谢陶望向沈妙言,对方已然迫不及待地拉了她,“走,咱们快去瞧瞧!”

  两人摇着团扇进了雅座,谢陶撩起墙壁上挂着的山水画儿,只见这画子背后果然别有洞天,竟是一块薄薄的透明琉璃。

  沈妙言曾在天香楼见识过,倒也没惊讶,只与谢陶在桌边儿坐了,专注地观察起对面雅座的情况。

  此时,对面雅座内,韩棠之与江梅枝对面而坐。

  两人中间隔着张雕花方桌,方桌上摆着些蔬果点心和佳酿,大约是韩棠之刚刚点的。

  江梅枝今日穿一袭水青色湘绣襦裙,挽着条梨花白的纱质披帛,小脸雪白,朱唇粉红,云鬓上簪着根精致的银流苏花发钗。

  一眼看去虽然简单清爽,但也能看出女孩儿是特意精心打扮过的。

  她揪着绣帕,微垂眼帘,小脸透红,并不说话。

  两人沉默着,雅座里的气氛很是尴尬。

  过了半晌,还是江梅枝羞答答地率先开口:“棠之哥哥,我知晓你找我来是为了什么。伯母入狱,我这两日也吃不好睡不香,你放心,等我回家,定然好好求我爹爹,请他帮忙放伯母出来。”

  她说完,这边沈妙言快要坐不住了,无奈道:“你瞧江梅枝那个德性,明明是韩棠之来求她,她倒好,上赶着去倒贴人家了……”

  “她就是这样的性子……”谢陶挽袖给沈妙言斟了杯杏仁茶,“不过这次的确是她嫁给韩大人的好机会,她若是不好好把握,将来可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。”

  两人说着,对面雅座内,韩棠之指关节轻轻叩击着桌面,脸色平静,显然也没料到江梅枝竟然这般爽快。

  不过……

  他什么也没有付出,就算江梅枝肯愿意帮他去求她爹爹,他身为男人,心里也是过意不去的。

  更何况,他什么都没有付出,人家江太师也必定不会应允。

  想要得到,就得付出。

  韩棠之知晓这个道理。

  半晌后,他从怀里取出一枚白玉环。

  白玉环质地上等,细腻通透,缀着梅红色长流苏,十分雅致好看。

  他平静地把这枚白玉环从桌子这边推到江梅枝面前,“若我娘能平安出天牢,我娶你为妻。”

  江梅枝一愣。

  不过骤然之间,巨大的欢喜把她彻底淹没!

  她几乎是指尖发颤地拾起那枚白玉环,小心翼翼捧在怀里,一双水眸好似在发光:“当真?!”

  韩棠之颔首。

  ,

  最近有点发烧,每日四千字大家将就着看看,现在高温与低温变化明显,宝宝们要注意保暖,不能贪凉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