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824章 赶紧去讨好江府的千金!

第1824章 赶紧去讨好江府的千金!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111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49:10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此刻,董氏还在赌坊里泡着,指望自个儿能时来运转赚回那五千两银票,好赎回她家老爷的官印。

  她被禁卫军架进张府,知晓自己干的事情暴露了,吓得双腿哆嗦,惊恐地跪在君天澜跟前,不停磕头求饶:

  “皇上恕罪,都是臣妇愚钝,臣妇不该乱拿官印,呜呜呜……”

  她哭着,韩家的人也逐渐到齐。

  韩棠之他爹韩路,原本还以为官印被他自个儿丢了,担惊受怕了半个月,没料想却是自己的婆娘背着自己,把他的官印输掉了!

  他恨得牙痒,可终究夫妻一场,如今绑在一条船上,只得跪在董氏身侧,可怜兮兮地为她求情。

  韩府大房的人也都跪了下来,俱要为董氏求饶。

  董氏一把鼻涕一把泪,哭得厉害,全然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君天澜面无表情,冷声发落:“把董氏投进天牢,细细审问。”

  夜凛遵命,立即带着禁卫军过来,把董氏拖走。

  董氏一路大呼着“老爷救命”,珠钗凌乱,狼狈极了。

  君天澜又睨了眼韩路,“修身齐家,方能治国平天下。韩卿这家治的,倒是叫朕大开眼界。”

  韩路满头满身都是冷汗,唯唯诺诺地不敢应声。

  “罚俸一年。”

  君天澜冷冷丢下四个字,起身摆驾回宫。

  没直接褫夺官爵,这是相当宽容的处罚了。

  韩家人俱都松了口气。

  沈妙言跟上君天澜,回头望了眼江梅枝,眉眼弯弯地一笑。

  小姑娘紧张得很,朝她微微颔首,算是感谢。

  上了龙辇之后,君天澜前手放下车帘,后手就擭住了沈妙言的下颌。

  男人高大的身躯,把她紧紧抵在车壁上。

  他垂眸凝着这女孩儿,“告诉朕,你又在作什么妖?”

  沈妙言如今亦能轻易分辨出这个男人究竟是真的生气,还是假装生气。

  如今他虎着脸,看起来虽然可怕得紧,但她知晓,他并未真的生气。

  于是她推开他的手,在车上坐稳了,语调亦是十分沉稳,“韩棠之这人闷骚得紧,便是喜欢一个姑娘,也绝不会轻易说出口,我不过是推波助澜罢了。再说了,韩家与江家都是镐京城的名门望族,他们若是联姻,对你稳固朝政,也不有好处吗?”

  她说着,垂眸端起小几上的花盏,轻轻啜饮了一口。

  君天澜在她身边正襟危坐了,捻了捻指间的墨玉扳指,“你倒是关心起朕的朝堂来了……”

  沈妙言喝茶的动作顿了顿,“我关心的才不是你的朝政……我不过是……想要有情人终成眷属罢了。”

  “那你倒是说说,朕的有情人,如今在何处?”

  沈妙言放下花盏,假装没听见他的话,只把脑袋扭到窗外。

  君天澜也不逼她,轻轻握住她的小手把玩片刻,慢慢同她十指相扣。

  女孩儿约莫有些体虚,手心总是冰凉。

  他用自己的温度暖着她,暗道这余生,他再也不会松手。

  ……

  另一处。

  张府的满月酒散席之后,韩家人都回了韩府,聚集在花厅里。

  韩棠之他爹爹坐在次座上,满脸愁云密布,“芳儿这事,怕是会被皇上移交给大理寺处理。那大理寺卿乃是薛远,棠之,你前些时日,不是曾与他吃过酒吗?不如你去问问他,这事儿可有回旋的余地?”

  芳儿乃是董氏的闺名。

  韩棠之垂眸,只沉默不语。

  他与薛远虽有些交情,却也不过是点头之交。

  若细细论起来,那薛远早年还曾做过江太师的门生,若江太师在前面挡着不肯放人,他又能如何。

  韩家大老爷韩悯喝了口茶,“我有一言,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

  “大哥,事到如今,你还管什么当不当讲的?若有主意,说出来就是。”韩路道。

  韩大老爷抬眸,“若想救弟妹出来,还得棠之出马。”

  “此话怎讲?”

  “如今大理寺的官员,有一半儿皆是当年从刑部提拔上来的。这群人以薛远为首,俱是江太师的门生。若要他们把此案大事化小、小事化了,还得去请江太师。我听闻江太师的千金,对咱们棠之……咳咳,棠之,端看你想不想救你继娘出来了。”

  韩棠之始终沉默。

  他的指节轻轻叩击着花梨木桌面,黑白分明的瞳眸之中,有异样的暗光流转。

  总觉得,他那位继母,好似被人算计了。

  而算计她的那人,并非是冲着她去的,反而是……

  冲着他来的。

  他如今年纪轻轻,却已经在刑部做了多年的官,曾经审讯过无数件案子,对这样的阴谋算计,有天生的敏感。

  “棠之!”

  对面,韩路已经在催促这个儿子,“为父早就说那江府的千金甚是不错,叫你赶紧把人家求娶进门,你偏是不听!如今好了,临到有事要求人家,为父看你怎么办!”

  韩棠之无奈抬眸,“爹……”

  “为父知晓你心里还念着魏北的那个女人,我告诉你,你赶紧把她忘了,去讨好江府的千金!若不能把你娘救出来,我可就不认你这儿子了!”

  韩路捋须,义正言辞地发了狠话。

  韩棠之无奈,只得应下。

  他原想等到第二日再去江府问问情况,可惜韩路容不得他磨叽,硬塞给他两千两银票,叫他去城里买些珠钗首饰什么的,拿去哄江梅枝。

  韩棠之揣着两千两银票,在镐京城里流连了半日,却仍旧不知该买些啥。

  他把城里的珠宝首饰铺子逛了个遍,最后一无所获,因为怕被韩路责骂所以不敢回家,又揣着两千两银票,去花好月圆楼吃饭住宿。

  因着他逛过的首饰铺子,其中三分之一皆是张家的铺子,所以他的动向很快就被底下的人禀报给了谢陶。

  谢陶觉得这男人真是有意思得紧,忍不住想与沈妙言分享,于是急急地乘坐软轿进了皇宫。

  此时,已是天黑。

  乾和宫御书房内灯火通明,原本在东宫与鳐鳐玩耍的沈妙言被君天澜派人捉了回来,叫她仔细替他研磨。

  沈妙言很烦这个无论干什么都得叫自己守在旁边的男人,恨恨地给他研着墨,恨不能把墨汁溅到他脸上。

  ,

  大家有吃粽子咩?

  有读者宝宝纠正,小宝宝满月是不会爬的,另外抓周是在小儿周岁进行而不是满月,菜查了资料,好像的确是这样的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