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820章 偷盗官印

第1820章 偷盗官印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168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49:07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沈妙言立即睁开眼。

  她盯着墙壁,沉默半晌,才转过身子,仰头道:“你杀的?”

  君天澜嫌弃地盯了她一眼,“若果真是我干的,我绝不会叫人发现这种破绽。”

  沈妙言想想也是。

  君天澜手段了得,若真要杀一个人,绝对会做得干干净净,绝不会叫人发现是他杀的。

  就如同当初他与五哥哥争夺太子之位,那时镐京城里效忠五哥哥的世家有很多,其中掌权者更是不少。

  但他们中的一部分,皆都被君天澜命韩棠之暗中刺杀。

  连半点儿证据与线索,都没留下。

  她眨了眨眼,“有人杀了灵安寺主持,想要栽赃陷害你?那个人是谁?”

  君天澜沉默。

  “灵安寺虽然垮台,可老主持的威望却不曾减弱半分。在百姓与众多佛门子弟的心目中,他是佛的代表。他被人杀了,必然会激起众怒,引来百姓反对你……”

  沈妙言轻声分析,暗道今儿君天澜之所以回来这么晚,大约就是为了处理这件事。

  她忍不住嘲笑道:“君天澜,你的仇家怎就那么多?”

  君天澜仍旧没说话。

  他心中隐约有个猜测,但若果真是那个人,他竟然丢下边疆战事跑到镐京城来,未免太过胆大。

  而沈妙言笑了会儿,逐渐同他想到了一处。

  若真凶果真是五哥哥的话……

  她笑声渐止,忍不住狠狠皱眉。

  五哥哥他,来镐京了?!

  烛影昏惑。

  小姑娘悄悄抬眸张望君天澜,却见他正在沉思,也不知在想什么。

  她咬了咬唇瓣,随口道:“也未必是你的仇家干的,兴许是那老主持的仇家做的也未可知……”

  君天澜低头凝向她,她小脸上满是顾左右而言他的模样。

  果然,这丫头心里还是向着君舒影的。

  他想着,在心底叹息一声,

  却没与她计较。

  ……

  另一边。

  江梅枝自打让侍女哄骗过董氏,就成日里提心吊胆。

  好在她虽胆小,然而她的两名侍女却是江夫人精挑细选送给她的,胆大又心细,俱都劝她莫要忧心,事情自有水到渠成的那日。

  可江梅枝到底按捺不住,在三日后,悄悄地离开江府,带着婢女去了花好月圆楼。

  正好谢陶也在,两人结伴去了那座赌坊的雅间,从扶栏处往楼下张望,果然瞧见董氏正与其他贵妇们打牌九。

  董氏今日手气不错,面前堆了不少银票,向来刻薄的胖脸上也喜气洋洋挂着笑。

  谢陶吃了颗金丝蜜枣儿,轻声道:“这样下去,怕是不能哄她拿出官印呢。”

  “要不,要不还是算了吧?”江梅枝拉住她的宽袖,小脸上满是纠结,“若是棠之哥哥以后知道我这般设计他的继母,他定要同我生气……”

  “此事天知地知,你知我知妃夕知,其他人都不晓得,韩大人又怎会知道?”谢陶笑眯眯的,朝软软打了个手势。

  软软会意,立即下楼。

  没过多久,与董氏同桌的女子就换了两个。

  江梅枝知晓赌坊里都有暗藏的好手,那两个新上桌的女子,大约就是花好月圆楼赌坊的人了。

  果然,没过多久,董氏面前的成沓银票就流水般输光了。

  她脸色铁青,却仍旧不想从牌桌上下来,在输光银票和首饰之后,还要拉着人再来。

  然而同桌的女子却不干了,皮笑肉不笑道:“董夫人,你这输得就只剩下衣裳了,总得拿出些贵重东西作抵押,咱们才能继续玩儿啊!”

  董氏涨红了脸,眯缝眼里满是纠结。

  她寻思着那日偷听到的话,说是抵押官印,能赢大钱。

  也不知那两个小蹄子说的是真是假……

  她犹豫片刻,桌上的人已然迫不及待地催了起来:

  “怎么,韩府的二夫人,竟然输不起的吗?”

  “你家那位韩棠之韩公子,可是深受皇上器重呢,董夫人手里应当宽裕着才对吧?”

  赌坊里的人,皆都擅长劝人赌博。

  这董氏一头栽了进去,就算想走,可为了维护自己那点子颜面,也得硬着头皮上。

  于是她起身笑道:“诸位姐妹等我一会儿,我稍后就来。”

  说罢,带着婢女袅袅娜娜地去了赌坊另一头。

  花好月圆楼内,一应设施俱全,这赌坊连着的,正是当铺。

  张祁云生了副七窍玲珑的经商心思,他专门把当铺设在赌坊隔壁,就是为了叫前来赌钱的人玩得“尽兴”,他也好多赚些银钱。

  董氏取出偷来的官印,谨慎地递给当铺的掌柜:“你瞧瞧,此物能抵押多少银子?”

  掌柜的早被谢陶吩咐过来,接过官印掂了掂,笑道:“这可是个宝贝,镐京城里其他当铺皆不敢收,唯有我们张家的当铺敢收。”

  “你少跟我说这些乱七八糟的,我只问你,这玩意儿能抵押多少银子?”

  董氏迫不及待地要回赌桌上,忍不住敲着柜台催促。

  掌柜的笑眯眯举起五根手指:“五千两。”

  董氏没料到自家老爷的破官印能值这么多钱,连忙喜滋滋道:“那你便给我银钱吧!对了,这东西你可得给我好好留着,待我赢了银钱,要过来赎回去的!”

  “好嘞!”

  掌柜的含笑,打发了手底下的小厮去取银票。

  董氏很快揣着五千两银票回到了赌桌边。

  而掌柜的也揣着官印上了楼,恭敬地把官印呈给谢陶。

  谢陶接过细细打量,这是韩棠之他父亲,韩家二老爷的官印,正四品官,官印为纯金铸就,比巴掌略小些,十分精致。

  她在掌心把玩片刻,叮嘱那掌柜道:“这是我的私事,你可别多嘴告诉大叔。”

  若是给大叔知晓,还不定要怎么数落她……

  毕竟,私卖私买官印,可是大罪。

  那老掌柜笑眯眯应下,转头就屁颠屁颠儿地告诉张祁云去了。

  谢陶把官印放进金丝袋里,让软软收好了,才对江梅枝道:“再过些时日,就是小晚卿的满月酒。到那个时候,我和妃夕都会帮你,你等着韩大人去求你就是。”

  江梅枝心跳如擂,紧张地点了点头。

  而下方,董氏好容易换来的五千两银票,自然输了个一干二净。

  她搓着手,几乎快要哭了。

  若是给老爷知晓她把他的官印拿去当了,怕是要把她扒下一层皮!

  江梅枝目送董氏战战兢兢含泪离开赌坊,心底很是过意不去。

  可终究事情已经办了一半,她也不是矫情到要反悔的人。

  ……

  半月时间一晃而过,很快就临近小晚卿满月的日子。

  ,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