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817章 她好像……快要暴露身份了?

第1817章 她好像……快要暴露身份了?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063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49:01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“可是……可是,万一棠之哥哥生气了怎么办?万一他不肯来找我怎么办?”

  江梅枝仍旧害怕。

  沈妙言摇开紫竹骨绘山水折扇,笑眯眯道:“这么多年,我早已看透那厮的脾性。韩棠之,他就是个有贼心没贼胆的人。当初对待嫣儿姐姐如此,后来对待张晚梨亦是如此。你不顺水推舟推他一把,他就算再喜欢,这辈子却也都不会对你表白心迹。”

  江梅枝听完她的分析,顿时崇拜不已:“凤二姑娘,你好厉害啊!竟然能通晓人的心思……”

  说着,她忽然茫然地歪了歪头,“不对啊,凤二姑娘,你是如何知晓棠之哥哥过去的事儿的?”

  沈妙言本来被人崇拜着,正觉心情愉悦,突然被这么一问,顿时噎了下。

  她好像……

  快要暴露身份了?

  好在旁边的谢陶急忙给她打圆场:“妙——妃夕她也是听我提起的,我可是很了解韩大人的呢。”

  江梅枝知晓她当年曾在楚国待过很长时间,因此点点头,恍然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

  三人正说着话,沈妙言余光注意到一位贵公子正远远徘徊,似是在窥视这边。

  她偏头看去,那人身着品蓝色直裰长衫,容貌俊秀,不是江堆雪又是谁。

  江梅枝也注意到自家兄长,忙拉住沈妙言的手,温声道:“对了,凤姑娘,我兄长说有些事儿想与你说。”

  说着,不顾沈妙言是否愿意,就焦急地朝江堆雪挥挥手。

  江堆雪一步三犹豫,好容易走近了,一张俊脸却是格外羞赧。

  他低着头,郑重朝沈妙言拜了拜,“退婚之事,是我的错,我不该不辨忠奸,维护柔儿。总之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,我在这里给姑娘赔不是。”

  他是拿得起放得下的性子,同他爹爹江义海一般,眼里揉不得沙子,在看清柔儿的真面目后,第一时间就不再爱那个镜花水月般的虚影。

  而他知晓,他的确对不起这位幼时就订下亲事的未婚妻。

  他赔完不是,直起身,一手负在身后,一手置于身前,嗓音中染着些许不好意思,“我已知晓皇上对凤姑娘有意,既然姻亲已退,我自然不会阻挠姑娘与皇上在一块儿。但是从今往后,我会把凤姑娘看待成自己的亲妹妹,但凡姑娘所求,江太师府,定然竭尽全力,为姑娘达成所愿!”

  这话,暗示的意思相当明显。

  谁当知道凤国公希望自己的大女儿做皇后,而这位明明是正经嫡出的凤二姑娘,却落于下风。

  所以江堆雪的意思是,若沈妙言想要做皇后,江太师府定然竭尽全力,为她在朝中铺路,为她达成所愿!

  沈妙言望着这般玉树临风又坦坦荡荡的贵公子,倒是先感动了一把。

  “久闻江太师府的人重情重义,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她朝他福了福身子。

  江堆雪不好意思地作揖回了一礼,才告退离开。

  江梅枝却还有些遗憾,轻声道:“若非我们知晓皇上对姑娘有意,我兄长是绝不会轻易放手的。妃夕,你没能成为我嫂子,真是遗憾。”

  沈妙言笑了笑,仰头望了眼一碧千里的晴空。

  若是真的凤妃夕在世,能嫁入江府这样通情达理的人家,大约会很幸福。

  她想着,江夫人遣了侍女过来寻江梅枝,大约是想问相亲相得如何了。

  江梅枝同她告辞,边思索着该如何应付自己娘亲、又该如何诱惑董氏去赌牌,边走远了。

  “时辰不早,妙妙,咱们也去后院入席吧?”谢陶眉眼弯弯地望向沈妙言。

  沈妙言颔首,同她一道往后院而去。

  后院坐的大都是女眷。

  花厅里的八张大花梨木圆桌俱都坐满了,还有些去了隔壁小花厅用膳。

  沈妙言与谢陶刚刚落座,就听见隔壁有个粗嗓门骤然响起:

  “……哼,能和相爷夫人玩在一处,那凤妃夕能是什么好东西?!我听闻祭天大典时,那般隆重的场合,她竟然还去勾引皇上,还想牵皇上的手!我的天,这般女子,当真是丢尽了咱们镐京城贵女的颜面!”

  沈妙言余光瞥去,说话的女孩儿一副夸张表情,手舞足蹈的模样甚是可笑。

  不是盛雨又是谁。

  盛雨旁边的贵女注意到沈妙言与谢陶,急忙推了把盛雨。

  盛雨回过神,轻哼一声,压低了音量,继续小声与旁边人说话,“……你瞧见没有,她在瞪我!瞪什么瞪,不过是个女官罢了……我凤大姐姐将来还是皇后呢,待人不也仍旧亲切?!还有谢陶,仗着为相爷诞下骨肉,整日里走路还叫人扶着,哪里就有那么娇弱了……你别看相爷如今没有侧室,我觉着,大约过不了多久,相爷对她的新鲜感过去了,就会纳妾的……”

  她天生是个碎嘴嚣张的性子。

  可沈妙言却容不得她嚣张。

  她端起一盏酒,皮笑肉不笑地走到她跟前,“你在说谁?”

  四周寂静,所有的女孩儿都望向这边。

  盛雨不甘示弱地站起身,“我说的就是你和谢陶!怎么了,你们不要脸,还容不得人说吗?”

  沈妙言唇角轻勾,抬手就把手里那盏酒,尽数倾倒在盛雨脑袋上。

  淋漓酒汁打湿了女孩儿的发髻,刘海儿尽数湿透,可笑地贴在脑门儿上。

  酒液顺着下颌滴落在胸口,使得那夏日里的薄纱襦裙也透明了几分。

  她看起来,狼狈至极。

  “啊——!”

  盛雨猛然爆发出尖叫声,“你泼我酒水,你竟然敢泼我酒水?!从来没有人敢泼我酒水!”

  “现在有了。”

  沈妙言笑容嘲讽,扔掉手中的白瓷酒盏,转身就打算回自己的席位。

  盛雨怎能咽下这口气,怒声道:“你再泼一盏试试?!”

  沈妙言顿住步子,似笑非笑地转过身,随手拿起一盏酒,再度泼洒在盛雨的脑袋上!

  整个花厅俱都寂静下来。

  盛雨大张着嘴巴的模样太过可笑,再加上她平日里得罪的人不少,沈妙言这两盏酒,简直太解气了!

  因此,她们忍不住窃笑出声。

  盛雨恼羞成怒,眼圈一红,不顾一切地想抬手去打沈妙言的耳光!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