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816章 沈妙言笑得像只小狐狸

第1816章 沈妙言笑得像只小狐狸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055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48:57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她上了车,端起小几上的杏仁茶一饮而尽,“走罢!”

  马车缓缓朝宫外驶去。

  君天澜翻了页书,余光瞧见这小姑娘轻车熟路地从茶几里面掏出一只精致食盒,放在小几上打开,搓了搓手,拿起筷箸,迫不及待地吃起了盛放在里面的核桃酥。

  他盯着她看了半晌,暗道这人重生一回,把对他的爱情都忘得一干二净,却没忘记他马车里的小几下面,会习惯性地藏着一盒点心。

  眼底的神情俱是无奈的宠溺,他唇角含笑,又低头继续看书。

  沈妙言吃完点心,趴在窗弦上,朝外面的闹市张望了几刻钟,马车终于行至韩府。

  君天澜此行并非是微服私访,因此韩悯自然要尽臣子礼节,亲自带着家眷及宾客出门相迎,恭候他的车架。

  马车停下后,所有人皆都朝拜下去,口呼万岁。

  君天澜被拥进府里的正厅,同那些大人们说话,沈妙言在他身后站了会儿,觉着无趣得很,于是悄悄溜走了。

  她是来寻韩棠之与江梅枝的。

  穿过花廊,老远就听见水榭那边,响起妇人们的笑声。

  她隔水望去,只见一群贵妇正聚在里面玩牌,其中一名贵妇她颇有些眼熟,好似是韩叙之的娘亲董氏。

  经年不见,董氏消瘦许多,颧骨高高隆起,越发显得脸长憔悴。

  而她浑然忘我地坐在牌桌上,嘴里叫着笑着,全然沉醉在赌牌之中。

  旁边有几名侍女经过,轻声交谈道:“二夫人也真是,听闻最近几年越发爱赌,不止跟交好的夫人们赌,甚至还去了赌坊,把这些年攒下的积蓄全都输光了!”

  “是啊,二老爷可生气了,但怎么劝她都不听呢。”

  “二夫人经历丧子之痛,心里难过着呢,所以才会借着赌博,让自己忘却烦恼吧!”

  几人议论着,渐渐走远了。

  沈妙言盯着董氏,拢了拢宽袖,心中滋味儿复杂。

  她正想着,一双柔软的小手忽然捂住她的眼睛。

  沈妙言怔了怔,抬手覆在那只手上,温声道:“樱樱,你又顽皮了。”

  谢陶松开手,假装生气地背过身,“妙妙有了妹妹,就不在意我了……哼,枉我还特意带了玫瑰牛乳酥过来,罢了罢了,我还是拿那酥点去喂鱼吧!”

  说罢,转身就要走。

  沈妙言急忙拉住她,无奈笑道:“都是我的错,我不该认错人。你不是在坐月子吗?怎的出来了?张祁云允你出来?”

  谢陶反握住她的手,同她慢慢往前散步,“医女说我恢复得不错,可以出来走走。大叔又怕我闷在府里心情不好,所以才带我过来的。对了妙妙,你在这里做什么?可是在找人?”

  沈妙言点点头,把韩棠之与江梅枝的事儿细细告诉了她。

  谢陶拿团扇捂住小嘴,忍不住笑道:“我瞧着妙妙重生一回,脸上倒是缺了颗东西。”

  “缺什么东西?”

  “这脸颊上啊,还缺一颗大黑痣!那欢喜媒人的脸上,可不都有一颗大黑痣?”

  “你——”

  沈妙言羞恼,伸手就去捏了她软乎乎的脸蛋。

  姐妹俩打闹着走到一处凉亭里坐了,谢陶打发了软软去寻江梅枝与方遂,没过多久,软软就跑回来,说是那两人在花园的紫藤萝花架下说话。

  谢陶望向沈妙言,对方已经起身,摇着折扇道:“走,咱们过去瞧瞧。”

  两人沿着花廊,很快就远远看见了江梅枝与方遂。

  那边紫藤萝花开得正好,荫荫绿意搭起了一大片阴凉的花棚,花棚下设着雕花黄梨木桌椅,茶点等一应俱全。

  江梅枝今日打扮得很精致,正低着脑袋,双手揪着绣帕。

  方遂坐在她对面,生得高大英俊,正挽袖斟茶,唇角始终噙着浅笑,低声同她说着什么。

  “这么看着,倒也登对……”谢陶点点头,“妙妙,你说江梅枝会不会改了心意,欢喜上方遂了?”

  沈妙言朝紫藤萝花架那边抬起下巴,“你瞧瞧,江梅枝像是改变心意的样子吗?”

  谢陶再度望去,只见江梅枝已经站起身,轻声细语地同方遂说了什么,就转身走了。

  显然,是不打算继续这次相亲。

  “走罢。”沈妙言拉了谢陶,悄悄跟上江梅枝。

  两人跟了约莫一刻钟,就瞧见江梅枝独自站在花树下,正抬袖抹眼泪。

  她哭得伤心极了,连沈妙言与谢陶走到她身后,也浑然不觉。

  沈妙言递给她一块绣帕,“不过是个男人,至于哭成这样?”

  江梅枝吓了一跳,急忙转过身,见是她俩,顿时羞红了脸,全然不敢直视她们,只含羞带怯道:“你们……你们怎么在这里……”

  “你若果真欢喜韩棠之,我倒是有个法子。”沈妙言含笑,拿帕子细细给她擦干净眼泪。

  江梅枝立即抬起明亮的双眸,“凤二姑娘有什么法子?”

  沈妙言在心里对董氏道了句得罪,往前倾了倾身子,附在江梅枝耳畔一阵低语。

  小姑娘的眼睛立即瞪圆了,紧张道:“这……这不好吧?”

  “江太师在刑部做了十年的尚书郎,这等人脉资源,不利用起来,岂不是浪费?”沈妙言笑得像只小狐狸。

  沈妙言的计谋是,诱使董氏去赌坊大赌,输光钱财后,再遣人诱惑董氏偷盗韩家二爷的官印去做抵押。

  一旦事情暴露,偷盗官印乃是大罪,刑部必然要亲自审讯。

  如今虽是韩棠之掌管刑部,可刑部大部分官员都是江义海一手提拔上来的,效忠的乃是江义海。

  虽说董氏是韩棠之的继母,可韩棠之生来孝顺,定然要想尽办法救董氏出来。

  那个时候,韩棠之还不得登门去求江义海?

  江家再趁机提出联姻之事,又有何难。

  “可是,可是我并不认识赌坊的人,又怎么敢诱惑董伯母去赌坊……”江梅枝紧张地纠结着。

  沈妙言把谢陶推到她面前,“瞧瞧,这位可是镐京城最大赌坊的老板娘,现成的关系,不利用岂不可惜?”

  谢陶真诚地点点头,“梅枝,我也希望你能和韩大人好好在一块儿,你若愿意,我定然会帮你。”

  ,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