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813章 难道他的女人就不会委屈吗?

第1813章 难道他的女人就不会委屈吗?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020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48:54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她用余光悄悄瞥了眼远处的江堆雪,只见他正关注着这边。

  她的眼底迅速闪过冷意,面带柔弱地上前扯住沈妙言的宽袖,朗声道:

  “凤二姑娘,你是不是因为嫉妒心作祟,所以才说出不喜欢公子的话?你放心,等你过门之后,我一定不会同你争宠的!所以你不要闹脾气了,还是跟老夫人一同出宫吧!”

  沈妙言越发厌恶这个女人,恶狠狠盯向她的眼睛,“你在乎的东西,在我看来不过是个有眼无珠的废物!松手!”

  柔儿忽然哭哭啼啼起来,“凤姑娘,我家公子与我虽然是真心相爱,但我绝对不会妨碍到你的正室位置!等你进门,我会劝公子去你房中的,我定然不会与你争宠——啊!”

  她忽然尖叫一声,整个人跌进了池塘!

  早注意着这边动静的江堆雪急忙奔过来,脱掉大氅,不顾一切地跳进水面,把柔儿抱起来,一路拖上岸。

  他给湿透的柔儿裹上干净的大氅,焦急道:“柔儿,你没事吧?!”

  柔儿在他怀中,虚弱地睁开眼睛,眼圈渐渐红透湿润,握着男人的手,柔声道:“公子,都是我不好,是我没站稳,自己掉下池塘的,与凤姑娘无关,并不是她推的……”

  沈妙言摇着折扇,居高临下地望着她做戏,几乎要笑出声。

  她简直要为江堆雪喝彩了,就这等段数的女人,他究竟是如何被蛊惑到的?!

  果然,江堆雪愤怒地瞪向她,厉声道:“是你推柔儿下水的?!”

  沈妙言歪了歪头,唇角含笑,并不说话。

  江堆雪越发恼怒,“你是不是知道她怀着我的骨肉,所以才故意推她下水?!你嫉妒柔儿得到我的宠爱,嫉妒她在你进门前就怀上我的骨肉,原来你刚刚说什么退婚,都是在玩欲擒故纵!

  “可惜了,如你这等手段狠辣、心肠歹毒的女人,与柔儿没有半分可比!我江堆雪,是绝对不会迎娶你这种恶女的!”

  他自顾咆哮了一堆,沈妙言却只是淡漠地站在牡丹花丛间,精致甜软的眉宇间,染着些许不耐烦。

  柔儿唇角轻勾,拉了拉江堆雪的衣袖,“公子,你别这么说凤姐姐。都是我不好,我不该在她前面怀了公子的骨肉,你放我下来,我给凤姐姐赔不是……”

  “柔儿,你就是太善良了!”江堆雪扶着她站起来,俊脸上满是温柔,“你放心好了,这样的恶女,我娘亲是不会叫我娶的。更何况,她推你下水这笔账,我无论如何都要同她算清楚。”

  沈妙言咳嗽了声,小脸上满是正经:“那什么,江公子,第一,我并不曾嫉妒你们的爱情,我心中已有良人,但并非是你。第二,我也并没有推你的宝贝柔儿下水。”

  “呵呵,我亲眼看见你们推推搡搡,你说不是你推的,你觉得我会信?!除非,你能找出证人,证明不是你推的!”

  江堆雪话音落地,一道低沉清雅的嗓音陡然响起:

  “朕为她作证,可够?”

  众人望去,只见君天澜正负手而来。

  一身风华,一身凛贵。

  天家帝王的皇霸与强势气质,在他身上暴露无遗。

  江堆雪虽然生得俊秀,可同他一比,立即就显得黯淡无光了。

  他走到近前,面无表情地牵起沈妙言的手把她护在身后,“江卿可还有什么话要说?”

  江堆雪懵了。

  他心中七上八下,全然搞不懂凤妃夕怎么会和皇上掺和到一处,哪里还敢多嘴讨要说法。

  他拉着柔儿跪了下去,恭敬道:“那必是臣眼拙,看错了。凤二姑娘,我向你赔不是。”

  柔儿也是懵的。

  她斗胆抬起头,正好看见沈妙言的手被君天澜紧紧牵在掌心。

  她是女人,女人的直觉是十分可怕的。

  而她直觉,这个凤妃夕,与皇上有点儿什么……

  内心中瞬间掀起惊涛骇浪,她忙垂下眼睫,无比后悔自己刚刚多事。

  沈妙言饶有兴味的目光从他们俩身上扫过,笑眯眯道:“瞧江公子说的,我又不是什么小气的人,自然不会同你们计较,快起来吧。”

  江堆雪松了口气,知晓如今这个女人是被皇上看顾的,于是再不敢放肆,只恭敬告退。

  可沈妙言,又岂会轻易放他们走。

  在这两人转身的功夫,沈妙言抬脚,狠狠就把柔儿踹进了水里!

  这个女人不知好歹敢冤枉她推她下水,此时她若不坐实了,岂不是白白挨了江堆雪一顿骂?

  柔儿尖叫着再度掉进水里,慌得江堆雪急忙跟着跳下去,把她给捞起来。

  江堆雪虽然畏惧君天澜,可他是真性情的人,顾不得沈妙言如今是不是被君天澜所看顾,只怒声道:“皇上看见了,这个女人她心肠狠毒至极,两次三番谋害柔儿,简直可恶!求皇上为柔儿做主!”

  沈妙言摇扇轻笑,“江公子错了。第一回是她自个儿掉进水里的,这第二回,才是我亲自踹的。我凤妃夕最受不得委屈,既然平白无故被你辱骂,若不坐实了把她踹下水的事儿,岂不是叫我白白挨骂?”

  “你——”江堆雪气得不轻,却被噎得说不出话来。

  柔儿趴在他怀里,只委屈大哭,一只手捂在肚子上,哭着喊疼,惹得江堆雪心疼得不得了。

  这容貌俊秀的贵公子,一边焦急地安抚着自己的爱妾,一边求助地望向君天澜,希望他能替自己主持公道。

  可君天澜只是面无表情,大掌紧紧同沈妙言五指相扣。

  开什么玩笑,江堆雪的女人会委屈,难道他的女人就不会委屈吗?

  叫他为了别的女人呵斥自己女人,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事儿。

  因此,他唇角轻勾,淡淡道:“妃夕言之有理。此事,找个太医来给这侍女瞧瞧胎便罢了。”

  江堆雪不可置信地望向他,凤妃夕踹他的妾室下水,这事儿,竟然就这么算了?!

  皇上向来处事公允,怎的今日如此偏私?!

  然而令他震惊的事,很快就又发生了一桩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