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812章 我爱上的男人,必是万人敬仰的英雄

第1812章 我爱上的男人,必是万人敬仰的英雄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160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48:53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江义海做太师前,在刑部当了十年尚书郎。

  可他在做尚书前,却也是提过刀、上过马,征伐过战场的铁血儿郎。

  而他这位夫人,则出身将门,性子豪爽大度,与他很说得来。

  几十年了,江府中从未有过通房侍妾,后院中仅一子一女,分外和睦。

  可见江夫人年轻时,是个治家分外严谨的人物。

  如今她年纪虽大,却也不曾老到不辨忠奸的程度,岂能任由侍女在正妻进门前上位生子,传出去让他们江家沦为镐京城的笑话?

  更何况,在她眼里柔儿不伦不类、手段恶心,说不准生下来的孩子,也会继承她这些毛病。

  然而面对她的命令,江堆雪却无论如何也舍不得。

  他拉着柔儿跪在江夫人跟前,倔强道:“娘,我与柔儿早已约定好了,山无棱、天地合,才敢与君诀!此生此世,孩儿绝不会辜负柔儿!”

  他说得深情款款。

  柔儿唤了声“公子”,就甜情蜜意地扑进他的怀里。

  江老夫人气得捂住额头,整个人几乎快要晕厥过去!

  江梅枝及时扶住她,不悦地看向自己的兄长,“哥,你非要把娘亲气昏了才罢休吗?我就觉得凤二姑娘很好,她生得美,性子又好,哪里比不上这个侍女?”

  江堆雪搂着柔儿,倔强地跪在地上,并不说话。

  沈妙言看了这一出大戏,暗道若是凤妃夕还在世,若是柔儿不曾存在,她嫁进江太师府,有这样明事理的小姑子和婆婆,当真能够幸幸福福地过一辈子。

  只可惜,天意弄人。

  她想着,收拢折扇,含笑起身:“江老夫人,我凤妃夕也不是生性小气的人,既然贵家公子欢喜这位柔儿姑娘,我自然没有插足的道理。这档子婚事已经退了,我与你们江府,便再无瓜葛。”

  说罢,带着麦若,云淡风轻地抬步离开。

  江堆雪搂着柔儿,下意识望向她的背影。

  沈妙言本就是个万里挑一的美人,更何况她还曾做过女帝,行走举止之间,恍若那凌波而立的牡丹,当之无愧的花中之王,美得肆意而张扬。

  令人挪不开眼。

  柔儿察觉到江堆雪的出神,也瞟了眼沈妙言的背影。

  少女的背影纤柔灵巧,十分惹人惊艳。

  她心中浮起一股浓浓的危机感,急忙娇滴滴地撒起娇:“公子……”

  江堆雪收回视线,心中莫名产生一种失落的感觉。

  然而面对娇羞动人的柔儿,他还是微笑,“柔儿。”

  江夫人最是恶心这装模作样的柔儿,气得瘫坐在大椅上,不想再见这两人,挥手叫他们滚出去。

  两人离开抱厦,柔儿见江堆雪竟然还在偷看沈妙言的背影,不禁有些怄气。

  可她面上却分毫不显,只温声道:“公子,此事终究是咱们对不住凤二姑娘,我去跟她致歉,你在此等我,可好?”

  江堆雪最喜欢的就是她的懂事乖巧,因此笑道:“果然,我的柔儿是全天下最善良的姑娘。”

  柔儿笑了笑,抬步去追沈妙言了。

  抱厦临水,沈妙言沿着水岸,走得不紧不慢。

  那双漂亮纯净的琥珀色瞳眸中倒映出御花园的景致,可见女孩儿心情不错。

  柔儿很快追了上来:“凤二姑娘!”

  沈妙言不喜这个女人,不知道她追来干什么,于是故意道:“麦若,你可听见狗吠声?”

  麦若失笑,“小姐,皇宫里没有养狗呢。”

  “是了,那是谁在吠叫?当真是吵人得紧。”

  追过来的柔儿把主仆俩的对话听了个分明,气得差点儿把嘴唇咬破。

  可对上沈妙言的目光时,她那张小脸上的表情,一瞬间又化作无辜可怜。

  她盈盈朝沈妙言福了福身,娇弱道:“凤二姑娘,我与公子是真心相爱的,他说过了,此生只我一人,不要旁的女子。我知晓,退婚的这些日子以来,你定然日夜难熬,但感情终究是不能勉强的,请您千万不要介怀。”

  “唔……”沈妙言打量着这个侍女,自然一眼就看出,这女人明面上是来致歉的,实则是来给她找气受的。

  她单手负在身后,一手摇开紫竹骨折扇,胭脂红的大袖随风而舞,朱唇宛若涂过花汁般艳丽,即便站在牡丹丛中,却也不会被牡丹夺去分毫艳色。

  她微笑,以居高临下的态度,随意睨着柔儿,“日夜难熬?怎么,你觉得我如你一般有眼无珠,瞧得上江堆雪?”

  柔儿一愣,不可置信地盯向她。

  这个女人,竟然觉得公子不好?!

  她胸腔中涌出浓浓的怒意,却并非是为了江堆雪,而是因为这个女人的态度。

  这个女人虽然是凤国公府的小姐,但在情场上,不过是她柔儿的手下败将,她有什么资格骄傲,有什么资格嫌弃江堆雪?!

  她被退了婚,就应该痛苦,就应该日夜难安才对!

  她面上噙起浅浅的笑意,温声道:“凤二姑娘,咱们都是女孩儿家,你又何必如此死要面子呢?我知晓你的痛苦,若你愿意,我可以求公子纳你进门,咱们两姐妹好好侍奉公子也成。不过……”

  她抬手放在肚子上,秀美的面庞上娇羞万分,“不过,我已然怀了公子的骨肉,还望凤二姑娘大度些,勿要与我计较才好。”

  沈妙言几乎要笑出声。

  她抬步走近这个女人,合拢折扇挑起她的下颌,琥珀色水眸中皆是戏谑:“见识过绝境之北冰封万里的壮丽雪景,又岂会再被江南的冬雪所打动?我爱上的男人,必定是全天下最受万人敬仰的英雄。江堆雪,他还不够资格。”

  柔儿望着她,清晰地从她的眼底看见了冷漠与倨傲。

  她从来没有在任何女人的眼睛里看见过这种情绪。

  就好像此时此刻站在她面前的这个女人,并非是什么寻常的官家小姐,而是,凌驾于万人之上的女帝。

  而自己站在她的面前,就好像是萤虫之光在仰望光辉灿烂的太阳。

  她打了个哆嗦。

  沈妙言松开手,唇角轻勾,带着麦若准备离去。

  柔儿紧紧盯着她的背影,刚刚的畏惧逐渐消失无踪。

  一股子不甘心从她的心底油然而生。

  她费尽心思才得到公子的爱,她把这份爱视若珍宝,她觉得这份爱是全天下最宝贵的东西。

  可是,可是如今在这个女人眼中,这份爱被贬低到了尘埃里……

  就如同她被这个女人,贬低到了尘埃里。

  她,怎么能甘心?!

  ,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