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806章 谢陶要生了

第1806章 谢陶要生了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200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48:33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江义海又瞥了眼韩棠之,“那么,等方家入京之后,你替老夫转告你舅舅,老夫想让他儿子方遂与我的掌上明珠见个面,认识认识。”

  这“认识认识”意味着什么,众人皆都清楚。

  君陆离点头如捣蒜,“可以的,可以的……”

  江义海瞥向韩棠之,却见对方侧脸专注,似乎根本就没听见他们刚刚的对话。

  他冷哼一声,拂袖离去。

  凤北寻与君陆离也离开之后,韩棠之才捻了捻指尖。

  他偏头瞥向江家人离开的方向,那个瘦弱如梅花的女孩儿,背影透着浓浓的萧索与失望,而她的兄长江堆雪正细声安慰着她。

  他慢慢收回视线,眼中情绪复杂。

  ……

  另一边,凤北寻带着君陆离来到山寺深处。

  曲径通幽,正是老主持所居住的禅院。

  五月的天,竹林苍翠,只空气中却弥漫着若有似无的雪莲。

  凤北寻让君陆离在院子外面等着,自个儿拾级而上,轻轻推开柴木编织成的院门。

  院中并非如外面那般清幽雅静。

  来自绝境之北的帝王,正散漫慵懒地歪坐在一张贵妃榻上,身侧几名美人正恭敬地伺候他捶腿捏肩。

  贵妃榻不远处搁置着一座红泥火炉,上面架着陶瓮,正细细煮着茗茶。

  茶香四蕴,越发衬得这里仿佛天界瑶池。

  凤北寻站定,恭敬地朝君舒影拱手,把外面的事情细细说了一遍,“……如今八皇子已经被解除幽禁,方家也即将返京。想来,镐京城里会慢慢热闹起来的。”

  他低垂眼帘,眼底充满了崇敬。

  因为从开始到现在,包括沈连澈之所以能顺利拿到灵安寺的账簿,都是北帝在其中一手操控。

  否则,那些带有问题的账簿,怎么可能会被沈连澈轻易就拿到手?!

  君舒影带着弧度的漆墨青丝凌乱地垂落在软枕间,他挑着一双妖气四溢的丹凤眼,斜瞥向凤北寻的目光充满了薄凉与嘲讽,“她,跟着他回宫了?”

  “并未。据臣所知,张相的夫人要生产了,沈姑娘央着皇上去相府,想来是要守候相爷夫人生产。”

  君舒影把弄着一只小巧玲珑的胭脂红玉盏,嗓音轻慢:“下去吧。”

  “可是,君陆离他——”

  “好生辅佐他。”

  “是!”

  凤北寻退出禅院,合上柴扉,转过身时俊脸上神情平静。

  他不知道北帝究竟在算计什么,但可以肯定的是,这一次,他一定不会再输给君天澜。

  凤家从前也勉强算是镐京城的贵族,他自幼崇敬北帝,知晓他这个人虽然总是一副游离世外的懒散模样,但他,绝不会输给同一个对手两次。

  他正沉思间,君陆离小心翼翼摸过来,睁着带着雾气的丹凤眼,轻声道:“北寻哥,咱们要去哪儿?”

  “回镐京。”

  凤北寻恢复了淡然的模样,负着手朝山下而去。

  君陆离追上他,扯着他的宽袖,仍旧是怯懦模样,“北寻哥,我有好多年不曾下过山了,我害怕……”

  凤北寻侧眸,冷冰冰瞥了他一眼,“要么死在这座山寺里,要么下山去搏一把。”

  君陆离很害怕,攥紧了他的宽袖,声音小小的:“我下山就是……北寻哥,你不要这样板着脸……”

  凤北寻没搭理他,只抬步离去。

  两人走后不久,禅院的柴扉被推开。

  君舒影青丝半挽,撑一把泼墨莲花纸伞,身着霜白暗莲纹里衣,外面罩着件宽松的淡紫底绣金丝菊花重瓣大氅,从禅院中漫步而出。

  明明是初夏的天,可他的颈间却围着条鸠羽紫厚长狐毛围脖,厚大蓬松的狐尾一直垂落到膝下,越发衬得他眉眼倾城宛若冰雪铸就,周身气度妖艳华贵。

  他捻着腰间挂着的精致木偶娃娃,挑起丹凤眼,唇角笑容邪肆:“走罢,去为朕的好皇兄寻些事情做。”

  立即有十二名美人抬来一顶雪莲色华美软轿,软轿四角垂着纯金铃铛缀金流苏,氤氲开冰魄般的雪莲幽香,着实华贵。

  她们恭敬跪下,请他上轿。

  君舒影抬步,优雅地踏进轿子里。

  十二名美人同时运起极致轻功,不过须臾,这顶软轿就消失在了山寺间。

  ……

  镐京城,相府。

  沈妙言坐立不安地待在厢房内,时不时就要起身,在房中踱上一圈。

  君天澜面无表情地端坐在窗边大椅上,正翻看一本治国兵书。

  沈妙言转了几圈后,着实心慌慌得厉害,奔到他跟前,一把扯出那本兵书。

  君天澜抬眸,正对上少女急吼吼的表情。

  她脸上那块黑斑很有些可笑,搭配这样的表情,就像是市集上,一条迫不及待等着吃肉的小花狗。

  当然沈妙言并不知晓他有这般想法,否则定会挠花他的脸。

  他克制地翘了翘唇角,“怎么了?”

  “我着急陶陶!她第一次生小孩儿,可是半点儿经验也没有的!”

  “张祁云把镐京城有名的稳婆全都请了来,有什么可着急的?”

  “但是……”小姑娘紧张地捏着衣角,“但我还是紧张啊,她第一次生小孩儿,说不定还会害怕……”

  君天澜挑眉,故意道:“听妃夕这话的意思,好似你从前生过小孩儿?”

  沈妙言一顿,盯着他没说话。

  这厮,是想套她的话吗?

  难道他也怀疑,她就是沈妙言?

  君天澜很快收回视线,拿起那本兵书继续翻看,“去睡会儿吧,这种事,旁人急不来的。”

  沈妙言咬唇。

  她自然知道这种事,旁人着急上火也没用。

  但,她就是急啊!

  而此时,正院里。

  女孩儿家凄惨的闷叫声,从紧闭的槅扇后不停传出来。

  张祁云背着手,紧皱眉头,正不停在檐下来回踱步。

  他的胡子明明今儿早上才特意刮过,干净得很,可这一心急,不知怎的,那淡青胡茬就雨后春笋似的冒了出来。

  眼睛里,隐约还布着几条红血丝。

  眼见着屋子里的惨叫声一声高过一声,他实在忍不住,推门就要往里闯!

  恰在这时,谢陶的娘家人及时赶到。

  谢陶的娘亲范氏,瞅见自家姑爷要闯进屋子里,急忙拉住他劝道:“那里面血腥气重,你一个大男人,进去作甚?!”

  张祁云道了句“无妨”,直接就冲了进去。

  范氏无奈摇头,余光瞄了眼身侧做男子打扮的君怀瑾,又忍不住道:“瞧瞧,我家陶陶嫁过来才几个月,这就生孩子了,可见是个好生养的。有的人,嫁到别人家里一年多,肚子却半点儿动静也没有,偏偏还不许她夫君纳妾,这叫什么道理?”

  ,

  ,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