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799章 信天命,天命却令我痛失所爱

第1799章 信天命,天命却令我痛失所爱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034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48:20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君天澜知晓那丫头已经安排好一切,所以他不甚在意地允了凤国公的请求。

  连澈和凤国公各自带着人手,骑快马朝灵安寺外而去。

  太阳已经升起来了,万丈金芒洒落在大雄宝殿上,金色琉璃瓦折射出璀璨耀目的光辉。

  沈妙言牵着念念的手,冷静的目光落在宝殿内。

  只见巨大的金身佛像拈花而笑,慈悲和蔼的模样,仿佛果真能普度众生。

  ……

  灵安寺后院禅房。

  曲径通幽,这座禅房四周种着成片的青葱翠竹,初夏的风穿过竹林,引得竹枝叶发出一阵窸窣声响。

  生满苍苔的墨青台阶上,一位身披灰色袈裟的老者正笑眯眯坐着,手捧一盏清茶,慈眉善目地观赏竹叶潇潇之景。

  他不知坐了多久,有少年僧弥手持扫帚过来打扫落叶。

  那年轻的僧弥看起来不过十三四岁,生得眉清目秀,唇红齿白。

  他扫着地面的落叶,瞥了眼老主持,轻声道:“师父果真不去大殿瞧瞧?监院师叔召集了寺里所有武僧,正在祭天大典上闹着。水满则溢,月盈则亏,徒儿以为,无论那凤二姑娘究竟是不是魏天诀,他这般行为,都要引来皇上的忌惮。师父,咱们灵安寺近些年,似乎太招摇了些。”

  老主持念了声“阿弥陀佛”,仍是笑眯眯的模样,“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定数,岂是人能够改变的?”

  从前,他闲来占卜,却不慎占卜出了灵安寺的未来。

  这座数百年的佛寺,将会被一位魏姓女子毁于一旦。

  所以,他才会在去年深秋,派遣觉海去西郡焚城查探究竟,并吩咐他若有必要,斩草除根,勿要让那魏姓女子活着生还,以致将来毁掉灵安寺。

  只可惜,觉海那趟出行,却生生印证了命里的劫数。

  他得罪了那位女子,也因此,那位女子死而复生后,回来报复他们的寺庙了。

  秀缘蹙眉,“师父,若皇上果真要毁去灵安寺,难道咱们要坐以待毙不成?徒儿始终以为,成事在天,谋事在人,世间事,需得亲自去做了,方才能有改变的机会。”

  “阿弥陀佛,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;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。所有有为法,转瞬即逝,不应执着。秀缘,你过来。”

  秀缘放下扫帚,不解地走了过去,朝主持双掌合十,“师父?”

  “当初为师云游四海,见你家中蒙难,而你尚年幼,因此才带你上山修行。名为修行,实则却是避难。如今赵地太平,天下亦还归一统,因此,从此时此刻起,你便再不是灵安寺的和尚了。”

  老主持含笑。

  他虽然已经年近八十,可一双眼睛却依旧澄明。

  笑吟吟的模样,甚是亲切。

  秀缘眼眶一红,直接跪了下去:“师父,徒儿早已发誓此生追随您左右,愿用余生侍奉佛祖菩萨,您如何就不要徒儿了?”

  老主持摸了摸他的头,“秀缘,从这一刻起,你便要舍弃戒持,还归俗世,复你本名。世上,再无秀缘小和尚。”

  “师父!”

  秀缘膝行向前,两行清泪从眼眶中滚落,悲戚至极。

  老主持只是微笑着挥手,“去吧,去吧……”

  秀缘哪里肯走,然而却有两名老僧人拿来早已收拾好的包袱、文书等物,拖着他离开了禅院。

  少年不停大喊挣扎,可惜那两名老僧人武功极好,容不得他挣脱开。

  待到禅院中恢复平静,忽有轻慢的脚步声,自竹林深处响起。

  一身暗紫锦袍的贵公子,金簪束发,正悠悠然负手而来。

  他的腰间系着一只精致的木偶娃娃,丹凤眼斜挑着万千风情,姿容绝世,光华耀目。

  此刻,他那淡色的薄唇噙着点点笑意,缓声道:“经年不见,从前执着的师父,竟也有看开的一日。”

  老主持微笑:“从前远离红尘的皇子,亦有执着俗世的时候。”

  君舒影在不远处站定,指尖轻抚过腰间挂着的木偶娃娃,凤眸一片幽深,“朕执着的并非俗世,而是俗世中的那个人。”

  老主持双掌合十,念了声“阿弥陀佛”:“缘来则去,缘聚则散,缘起则生,缘落则灭,万法缘生,皆系缘分。缘来天注定,缘去人自夺,种如是因,收如是果,一切唯心造。”

  山风吹来,引得苍翠竹叶簌簌而落。

  君舒影信手拈起一枚竹叶,唇角邪肆轻勾,“从前年少,信天命,天命却令我痛失所爱。如今人至而立,方才知晓命数之言皆是虚妄。不争,不夺,不抢,所经营的不过是一具空壳。百年后芸芸众生皆归为尘土,朕又得到了什么?心有不甘,就该去争。若无缘分,便该去抢。世间万事,唯心使然。”

  老主持无言以对,只微微摇首。

  君舒影的目光在他身上转了转,手中拈着的青竹叶隐入袖管,含笑转身离去,空余下浅浅的雪莲香。

  ……

  青泥庵距离灵安寺并不算太远,再加上花容战等人乃是骑快马疾驰过去的,所以一来一回间,一个时辰就够了。

  众人翘首等着他们把真相带回来时,沈妙言却从容不迫,让麦若搬了两张小杌子过来,十分闲适自在地坐了。

  念念坐在另一张小杌子上,仰着小脸,巴巴儿地问她这几个月是怎么过的,又是怎么从焚城岩浆里逃出来的。

  母子二人被武僧们远远包围着,所以他们说话时,外人并不能听见。

  沈妙言替小家伙正了正发冠,含笑道:“此事说来话长,等这边的事情结束以后,娘亲找时间细细告诉念念,可好?”

  小家伙乖巧懂事地点点头,依偎在沈妙言身畔,稚嫩的小脸上噙满了满足。

  鳐鳐扒拉开那些武僧,无论如何也要凑到沈妙言跟前。

  她揪着衣襟,一双琥珀色纯净圆眼睛,怯怯凝着眼前的女人。

  虽然吧,这女人脸上有块大黑斑,但细看之下,着实与自己娘亲有几分相像……

  尤其是那双眼睛,分明与自己是一样的。

  更何况,她兄长是个人精,绝不会认错人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