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779章 君天澜食髓知味地欺负她

第1779章 君天澜食髓知味地欺负她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075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47:58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阴阳玄学的秘法,逐渐失去对君天澜的控制。

  前世今生,那所有的隐秘,所有的欢喜,都被他重新唤醒。

  男人的心跳极快。

  他抬手把龙案上的东西尽数扫落在地,将沈妙言放上去,不顾她的挣扎,抽出自己的腰带把她双手牢牢绑缚。

  沈妙言拼命蹬着自己的小细腿,“君天澜,你是不是疯了?!你快放开我!你听见没有!再不放开我我揍你了!”

  可惜这软绵绵的话语,在君天澜听来半点儿威胁都没有。

  已是入夏的天了。

  窗棂大开,天际处浓厚云层压得很低,闷重的雷声在云中滚动,眼见着便是初夏的第一场雨。

  园子里大风骤起,簌簌吹落枝头花蕾,在地面落了一层红。

  塘中池水翻皱,碧绿莲叶滚着几颗圆滚滚的剔透露珠。

  不过片刻功夫,陡然一身闷雷惊天炸响!

  瓢泼雨点霎时倾盆而落,砸在莲叶上,发出噼啪声响。

  殿中垂纱飞扬,隐约可见龙案上翻滚的两人。

  君天澜食髓知味地欺负沈妙言,把她捏圆搓扁,把她折成他喜欢的姿势,在看见小姑娘眼角的泪珠时,就越发地想要欺负她。

  谁叫她自作主张,非要和师父同归于尽?

  便是他死在师父手中,却也想要她好好活下去啊!

  他不知疲倦地尝着她的滋味儿,直到殿外雨声渐歇。

  沈妙言哭红了脸儿,堪堪用被解开的双手遮住羞处,却被男人毫不留情地推开。

  因为落过雨的缘故,殿中比刚刚沁凉几分。

  君天澜把她从龙案上打横抱起,放在柔软的龙床上,欺着她又要再来。

  沈妙言努力地推着他的胸膛,泪眼婆娑,道:“不要了……君天澜,不要了……我难受……”

  可男人正在兴头上,哪里会管她这些小情绪,只咬着她的耳朵,好言哄她道:“再来一回,就一回……”

  沈妙言哭哭啼啼,好歹熬完了这一回,谁知君天澜却很不要脸地箍着她的腰肢,温声哄道:“总归天色已晚,不如你就在乾和宫就寝……夜里恐会打雷,朕陪着你,你就不必害怕了。”

  说罢,不顾沈妙言惨白的脸色,将她翻了个身,换了姿势,大掌握住她的腿儿,掰开来,一入至底。

  沈妙言上身趴在锦被上,肚子底下垫着绣枕,纤细的腰肢被男人掌控,后臀被迫高高抬起,承受着他的临幸。

  她双手紧攥成拳,莲心蛊发作得厉害,心脏像是被铁丝钳制住,抽痛得格外厉害。

  整个人几乎软成了一滩水,脸色惨白得吓人。

  加之那处的疼痛,她浑身都沁出细密香汗,哭声也渐渐弱了下去。

  然而君天澜毫无所觉,只紧紧盯着她的两处后腰窝,继而又盯向她的蝴蝶骨。

  这具身子稚嫩得很,应是妙妙十五六岁时的模样。

  似乎从侧面映证出君天烬口中所谓的前世,果真是存在过的。

  可前世,她是君舒影的女人。

  连昔年,也是君舒影的儿子。

  这是君天烬以为的事实,也是君天澜以为的事实。

  虽然真相并非如此,可前世今生,他们终究无法考证昔年究竟是谁的孩子了。

  君天澜低低喘息着,心中颇有些吃醋,咬住沈妙言白嫩的耳垂,低声道:“做朕的皇后……”

  沈妙言已经失去了大半意识,迷迷糊糊之中,仍旧不忘倔强地弱声拒绝:“不……不要……”

  君天澜瞳眸幽深。

  床笫之间的暴风骤雨,再度掀起。

  ……

  翌日,乃是秀女们殿选的日子。

  天色已经放晴,二十余名秀女打扮得花枝招展,紧张却又自信地朝乾和宫正殿而去。

  此时正殿中,君天澜正面无表情地端坐在上座。

  他身后侍立着沈妙言,小姑娘面色仍旧还有些苍白,眼圈周围隐约可见青黑之色。

  她穿着宫装,那掩在垂纱裙摆下的小细腿,疼得不能合拢,还在不住地打着哆嗦。

  她悄悄扶住大椅的靠背,瞥向君天澜,却见这厮正人模狗样地吃茶,一张俊脸吃饱餍足后端的是春风得意,连眉尾都上扬了几分。

  她按捺下胸腔里的怨意,瞟向大殿一侧,念念、鳐鳐与佑姬也来了,三个小包子正满脸乖巧地坐在大椅上吃点心。

  然而鳐鳐那滴溜溜乱转的眼珠子,却分明昭示着他们似乎在策划什么了不得的大事。

  殿中另一侧坐着些重要官员,凤国公自然也在其中。

  广选秀女填充后宫并非是皇帝的私事,这些秀女们是要为皇帝生孩子的,皇帝开枝散叶,乃是仅次于江山社稷的大事,所以朝臣们自然十分看重。

  拂衣踏进殿中,福了福身,恭敬道:“皇上,秀女们已经准备好。”

  君天澜微微颔首。

  很快,一名大宫女领着三位秀女踏了进来。

  这三人皆是从其他地方赶赴过来的,环肥燕瘦,各有风姿。

  她们脸上挂着得体的微笑,踏着莲步,恭敬地朝君天澜一福身,嗓音婉转犹如出谷黄莺:“给皇上请安!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  语毕,便开始轮番做自我介绍。

  半晌后,三位少女终于说完了,期待地斗胆抬眸望向他。

  君天澜始终保持着面无表情,淡淡道:“赏。”

  “赏”的意思,就是赐予金银盘缠,打发她们各回各家了。

  三人脸上立即流露出无法掩饰的失望,谢过隆恩后,失魂落魄地走了。

  殿侧几名老臣的脸色不大好看。

  其中一人劝道:“皇上,这几位乃是楚地的贵女,如今天下一统,皇上该纳几名楚女为妃,以此拉拢楚地贵族,安抚百姓。更何况,楚女善舞,身姿柔软,闺房之乐也是有的。”

  君天澜睨了他一眼,捻着墨玉扳指,淡淡道:“杨老若是喜欢楚地的女子,不如朕为你寻几名送去府中?”

  那大臣已是鹤发鸡皮的年纪,忙住了嘴,不敢再多言。

  沈妙言是识得这位老臣的,他在朝中最是油滑,然而却也很惧内。

  他府中数十年不曾有过妾室通房,他自个儿担着洁身自好的美名,如今却来怂恿君天澜多纳妃嫔……

  她鄙夷地撇撇嘴。

  ,

  四哥龙精虎猛不减当年。

  谢谢柠檬草和oppo书城读者的打赏!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