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764章 撒谎的女人,可是要被惩罚的

第1764章 撒谎的女人,可是要被惩罚的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067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47:46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凤琼枝正待作为秀女之首站出来说话,余光瞥见紧盯着君天澜不放的顾湘湘,还是按捺住激动,只垂首不语。

  顾湘湘蠢笨不足为惧,只可惜她背后还有个顾家。

  顾家是皇上的母族,顾灵均手握兵权令人忌惮,除非一击必杀,否则她暂时还不能明目张胆地与顾湘湘争宠。

  而君天澜冷厉的视线扫过众女,缓慢捻了捻指间的墨玉扳指,淡淡道:“还有人没出来吧?”

  “皇上是在寻我吗?”

  清脆的嗓音从旁边响起,沈妙言打着呵欠,不慌不忙地带着麦若过来了。

  众女望向她,只见这姑娘衣冠不整,发髻散乱,俨然一副刚从床上午睡爬起来的模样。

  沈妙言走到众人跟前,敷衍地朝君天澜福了福身子,嗓音甜腻又谄媚:“臣女凤妃夕给皇上请安,皇上万岁!”

  四周的秀女纷纷面露鄙夷,暗道这女子也太不自重了,竟然捏着这样嗲的嗓子和皇上说话!

  君天澜盯着她,冷冷道:“凤妃夕,你中午可有去招鱼宫?”

  “臣女中午一直在殿中睡觉,皇上说什么招鱼宫,人家可真是听都没听过呢。”

  仍旧是娇滴滴、甜腻腻的嗓音,能叫人抖落一身鸡皮疙瘩。

  君天澜捻着指间的墨玉扳指,一双狭长凤眸盯紧了她。

  沈妙言无所畏惧地同他对视。

  半晌后,男人淡然开口:“果真不曾去过?”

  “瞧皇上说的,人家都不知道招鱼宫的宫门往哪处开呢。再说了,托某人的福,人家中午半点儿粥米菜肴都没吃到,饿得爬不起来,又哪里有力气跑到招鱼宫烤了你的鱼——”

  沈妙言猛然捂住小嘴。

  一双纯净清澈的琥珀色琉璃眼,紧张地盯紧了君天澜。

  君天澜起身,面无表情地朝她走近。

  沈妙言咽了口口水,不停后退。

  很快,她退至殿外的台阶前,被台阶绊了一跤,直接往后仰倒!

  君天澜长臂一伸,直接揽住了她的腰身。

  女孩儿的腰身纤细可爱,他一手揽着,实在是绰绰有余。

  沈妙言仰面在半空中,呆呆目视着眼前的男人。

  男人低头盯着她,“朕可没说,有人烤了朕的鱼……妃夕又是如何知晓的?”

  他的嗓音低沉优雅,好听得能叫人耳朵怀孕。

  沈妙言慌乱不已,眼珠乱转,随口撒了个谎:“我,我听宫人们说的,说皇上的鱼被烤了……”

  “凤妃夕,撒谎的女人,可是要被惩罚的。”

  沈妙言鼓着勇气争辩:“我当真没有烤你的鱼!便是大理寺审案,也得讲究证据,皇上红口白牙如此污蔑我,真叫人心寒!”

  不远处,众女都盯向这边。

  顾湘湘冷笑:“凤琼枝,你这位二妹妹当真是擅长作死,烤什么不好,竟然把我表哥的千金鲤给烤了!想当初,我没事儿在宫里散心,正好走到招鱼宫,只不过给那些鲤鱼多喂了些鱼食,就被我表哥直接扔出了宫!可见那些鱼,乃是我表哥心头的宝贝!你这二妹妹,今日怕是活不成了!”

  不止她一个人这般想,其他贵女们也是如此想的。

  凤琼枝面露担忧,可眼底却满含笑意。

  原以为凤妃夕是个难对付的人,没想到她竟然自个儿作死,烤了皇上的千金鲤……

  这般上赶着赴死,她还真是头一回见。

  台阶处。

  君天澜低头盯着沈妙言,嗓音清冷:“证据?你与朕讲证据?”

  “是,皇上拿不出证据,就不能说是我烤了你的鱼!”

  沈妙言眉眼弯弯,笑得很有些腹黑。

  君天澜唇角轻勾。

  下一瞬,他霍然低头吻上了少女的唇瓣!

  沈妙言的瞳眸瞬间放大!

  二人唇齿相抵,如同过去无数次的缠绵。

  那宛若枷锁的龙涎香,丝丝缕缕,将沈妙言缠绕得严严实实,不容她挣脱开他为她编织的密网。

  而于君天澜而言,这个女人的甜糯味道,逐渐勾起记忆深处那刻骨的柔情与缠绵。

  他从前,也是这般吻过她的……

  然而男人在陷入沉迷之前,强大的克制力使得他迅速松开口,一双狭长凤眸潋滟着春日的花影,唇角的弧度英俊得令人沉沦,“小疯子,你嘴里有烤鱼的味道,可算是证据?”

  沈妙言:“……”

  小姑娘的脸儿早已涨得通红,大力推开他,飞快朝自己的寝殿奔去。

  其他贵女皆都看得呆滞,明明皇上是怒气冲冲过来寻找凶手的,怎么明明找到了凶手,却竟然……

  竟然亲.吻她?!

  早知如此,那她们也去偷皇上的鱼儿来烤了!

  说不准,还能得到皇上的吻呢!

  凤琼枝的脸色有瞬间狰狞,却又很快恢复柔婉,盈盈上前道:“皇上,我二妹妹自幼在庵中长大,品行不端也是有的,您勿要与她计较,”

  她那双美目含着缱绻柔情。

  她期待对方能明白她的意思,更期待对方能用同样饱含爱意的眼神回视她。

  可惜,君天澜只是目送沈妙言离开后,就负手转身,面无表情地踏出了储秀宫。

  仿佛压根儿就没听见她说话。

  ……

  沈妙言回到寝殿,打了一盆干净的清水,拼命搓洗自己的唇瓣。

  继而又开始努力漱口,想把那个男人留在她嘴里的味道尽数清洗掉。

  绿翘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,好奇地凑过来问道:“你怎么了?莫不是嘴被狗咬了?”

  沈妙言顿了顿,咬牙切齿道:“不错,被狗咬了!”

  ……

  却说君天澜离开了储秀宫,在乾和宫里待了半个时辰,才吩咐人传晚膳。

  福公公凑上来,试探道:“皇上,那凤二姑娘……”

  “命御膳房亲自派人给她送些好吃食。”

  “是!”

  福公公走后,君天澜抬眸,翻开一本未作批阅的奏章,却不大能看得进去。

  脑海之中,全是那个小疯子的音容笑貌。

  五日之约他并未忘却,如今已经过了第一日,他必须想办法在剩下的四天时间内,叫她求他。

  男人眼底闪过腹黑的兴味,等李福回来,又吩咐道:“你亲自跑一趟储秀宫,把凤妃夕接到乾和宫,就说朕召她侍寝。”

  李福惊了惊,很快应是。

  ,

  狗粮一把一把地撒,甜不齁你们算菜菜输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