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755章 嘤嘤嘤

第1755章 嘤嘤嘤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046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47:39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凤国公已是不悦,甩袖去了小妾那里。

  沈妙言没等冯氏发飙,带着麦若跑了。

  冯氏气得肝疼,凤琼枝及时扶住她,边替她轻抚胸口,边温声道:“娘,这个凤妃夕显然是在同咱们作对。我觉得,此女不能留了。”

  “枝儿有什么好主意?”

  凤琼枝笑了笑,眼底闪烁的寒光,同她温婉大方的面容很是不符,“娘,圣旨上不是说,要凤家五个女孩儿都进宫吗?”

  她咬重了“五女”一词。

  冯氏眼前一亮。

  ……

  沈妙言回到自个儿小院,没坐多久,就看见有侍女捧着木箱过来,说是奉了夫人的命,来送首饰的。

  她亲自打开木箱,一一检查过里面的首饰,笑眯眯道:“夫人对我真好,她大概是菩萨转世,当真善良得紧。你回去之后替我谢谢她,就说我凤妃夕感动得五体投地,选秀时定会好好努力,争取被皇上看中当上皇后,到时候就能好好孝顺她老人家了。”

  那侍女是伺候冯氏的,被她这番话说得起了鸡皮疙瘩,皮笑肉不笑地应了,就赶紧离开了小院。

  她走后,沈妙言“啪”一声合上木箱盖子,若有所思地坐回到大椅上,仍旧歪歪斜斜没个体统地躺坐着。

  绿翘从外面进来,一眼看到了桌上的小木箱。

  她那日不听沈妙言的话,吃了被凤百灵下了泻药的虾仁粥,拉了整整一天的肚子,如今看起来形容消瘦、面色蜡黄,无精打采得紧。

  她走到圆桌边,打开了那只小木箱,只见里面装满了各色贵重首饰,一看便知价值不菲。

  她忙拿起一只金镯子咬了咬,震惊道:“夫人对小姐真好,居然送了这么多贵重首饰过来!这得值多少银子啊?!”

  沈妙言见不得她小家子气的模样,挥挥手道:“你挑几件自个儿留着戴罢。”

  绿翘欢喜不已,忙谢过她,挑了几件最贵重的,揣在怀里兴冲冲回自己院子了。

  她走后,沈妙言托腮陷入沉思。

  君天澜下圣旨,要凤家女全部入宫参加选秀。

  若君天澜谁也没看中,偏偏看中了她,难道她还要回到那个男人的身边吗?

  她很快又摇摇头,“不会不会,我如今脸上画着大黑斑,他断没有看中我的道理……”

  她自言自语着,霍然坐正了,疑惑道:“万一那厮当真眼瞎呢?!”

  小姑娘颇为惆怅,决定还是不要参加这次选秀。

  等下个月,她去问姐夫要点儿药装病,想来就能推诿掉进宫的机会了。

  她这般打定了主意。

  ……

  三日后。

  沈妙言在小院里无聊地躺了三日,冯氏的婢女忽然过来请,说是五小姐回府,请她去花厅用家宴。

  “五小姐?”

  沈妙言沉吟半晌,才想起来那五小姐正是凤樱樱。

  她还蛮喜欢那个小姑娘的,于是起身收拾了下,带着麦若去了花厅。

  她前脚刚迈进花厅,一道娇小的身影就迅速扑了过来。

  凤樱樱抱着她的腰身“嘤嘤嘤”了半天,才抬起遍布泪痕的小脸,“姐姐,我好想你啊!”

  沈妙言汗颜,她可不是她姐姐。

  然而若是给这小姑娘知晓她姐姐早已死于猛兽之口,还不知她得伤心成什么样。

  于是她装成很温婉的模样,拿帕子给凤樱樱擦去眼泪,柔声道:“别哭了,再哭就不好看了。”

  凤樱樱又抱着她“嘤嘤嘤”,把眼泪鼻涕都蹭到了她的裙子上,“姐姐,你真是世上最爱我的人了!我好喜欢你,也好想念你!以后我回来了,姐姐一定会宠着我,我要什么姐姐都会答应的,是不是?!”

  小姑娘生得眉目可爱,哭鼻子的模样叫人心都要化了。

  沈妙言忙点头如捣蒜,“嗯嗯嗯,你要什么姐姐都给你!”

  凤樱樱抬袖擦擦眼泪,笑得很不好意思:“姐姐,我把秀缘从寺里带出来了,爹爹他们不肯收留他,那你替我说些好话呗?我想要秀缘留下来……”

  沈妙言:“……”

  她抬头看去,果然看见了站在厅中的秀缘。

  而凤国公等人的脸色都不大好看。

  她正犹豫该说什么才好,秀缘已经上前,朝她双手合十:“阿弥陀佛,既然贫僧已经把凤五姑娘平安送到贵府,贫僧告退。”

  说着,迈步朝外走去。

  凤樱樱连忙紧攥住他的袍袖,可怜巴巴道:“和尚,你不能走!你走了我怎么办?”

  她自幼和秀缘一块儿长大,如今下山,她缠着要他送她,私心里更想趁此机会把他留在身边。

  而沈妙言却看了个分明,原来秀缘并不想留在这里,不过都是凤樱樱一厢情愿。

  她瞥向秀缘,只见这眉清目秀的小和尚,脸上半点儿表情都没有,只淡漠地保持着双手合十,在凤樱樱拉扯得过分时,还道了句“施主请自重。”

  于是沈妙言拉过凤樱樱,“樱樱,人家是佛门子弟,你这般缠着他作甚?没得要惹人家厌恶你。”

  “厌恶?”凤樱樱睁着含泪的双眸,不可置信地望向秀缘。

  只见她的小和尚微垂眼帘,看也没看她。

  下意识地,她松开了手。

  秀缘抬步就跨出了门槛。

  凤樱樱委屈地目送他离开,他穿过庭院和垂花门,背影挺拔如松竹,这么长的一段路,他却不曾回头看她一眼。

  他们自幼一块儿长大,难道抱着情意的,从来就只是她一个人吗?

  “姐姐……”

  凤樱樱抱住沈妙言的腰身,又开始嘤嘤嘤地哭了起来。

  冯氏吃着茶,笑道:“老爷,这五丫头当真是没规没矩得很,这般样子进宫,岂不是徒惹人笑话咱们家?”

  沈妙言回眸,“夫人也知道外人要笑话咱们家了?你当初把我们姐妹送到山寺与尼姑庵的时候,怎么没想到有人会笑话?”

  冯氏脸上的笑容僵住,在心里暗暗骂了她一句,没再说话。

  午宴时,沈妙言察觉凤樱樱一直在偷看自己。

  她抬起右手,给小姑娘夹了个红豆春卷。

  凤樱樱笑了笑,眼里极快闪过不明的情绪,很快乖乖捧起碗吃春卷。

  午宴结束后,沈妙言带着凤樱樱回了小院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