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750章 连澈抬脚把她踹进了水里!

第1750章 连澈抬脚把她踹进了水里!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137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47:34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沈妙言撇了撇嘴,暗道你小时候瞧着稚嫩可爱,鬼知道你长大了是这副如狼似虎的模样!

  这般说着说着就动手动脚的样子,她不也害怕嘛!

  又哪敢再跟他相依为命?

  连澈忽然抬眸,眼中神色俱是冷厉:“姐姐犯了错,难道一点都不知道悔改?!”

  “我哪里又做错了?”

  “你回镐京却不先来找我,此乃第一错。不信任我,连我也想隐瞒身份,此乃第二错!”

  面对他怒气冲冲的样子,沈妙言缩了缩小身子,“好吧,我错了。”

  连澈的表情和缓些许,淡淡道:“姐姐答应我,无论今后要做什么大事,都得先知会我一声。”

  寂静的水榭中,沈妙言乖乖点头。

  男人继续垂眸饮酒。

  这是镐京城最烈的女儿香。

  他喝着,却味同白水。

  烛影摇曳。

  他放下酒盏,一手撑额,垂下的眼睫遮住了桃花眼里的水光,“我再也不想失去姐姐了……那种经历,再也不想体味了……”

  琉璃灯盏给这昳丽俊秀的男人笼上了一层柔光。

  沈妙言沉吟了下,起身走到他跟前,轻轻摸了摸他的脑袋。

  连澈站起身,一把抱住她。

  他埋首于她颈间,在无言中,将无数个日夜的思念尽数埋在心底。

  他这些日夜的担忧,他夜不能寐的牵挂,他都不会告诉她。

  如今她好好回来了,他就只想好好保护她。

  男人眼睫渐渐湿润,竟在寂静中哽咽出声。

  沈妙言失笑,轻拍了拍他的后背,“多大人了,还哭得像个小孩儿,若是给外面的人看见堂堂穆王爷哭成这样,怕是要笑话你的。”

  连澈抬起头,一双红润的桃花眼泛着泪光盯向沈妙言,抬手摸了摸她脸上的黑斑,哽咽道:“姐姐真丑……”

  沈妙言:“……”

  男人边哭边笑,再度拥她入怀,“但是再丑,我也喜欢呢。”

  他抱了她很久,直到熟悉了她的温度,熟悉了她身上的莲花香,才慢慢松开手。

  他拉着沈妙言在圆桌旁坐了,挽袖给她斟了杯茶,“这么久没见,姐姐可有什么话要与我说?”

  沈妙言对上他满怀期待的目光,大约是脑子一抽,脱口道:“你觉得凤百灵如何?”

  连澈的表情瞬间扭曲。

  桃花眼中隐隐浮现出杀意,他盯紧了沈妙言,“姐姐看着我的眼睛,我再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。”

  沈妙言扶额,这人刚刚哭得像个小孩儿,如今又变成这般凶猛的样子,真叫人害怕。

  于是她拣着他爱听的说了几句,连澈才终于肯放过她。

  两人叙了会儿旧,沈妙言眨了眨眼睛,道:“凤国公给澈弟准备了大礼,澈弟可要下去瞧瞧?”

  “那老奸贼准备的东西,有什么好瞧的?”

  “去看看呗。”

  连澈如今很宠沈妙言,于是依言,先离开了水榭。

  然而他一下来就后悔了。

  只见水面上波光潋滟,一艘画舫载着花灯由远而近,站在船头轻歌曼舞的女孩儿,不是凤百灵又是谁!

  四周已经聚集了不少人,俱都在围观凤百灵跳舞唱歌。

  沈妙言站在水榭上,透过窗槅望去,凤百灵一身红妆,大袖在花灯的朦胧光影中飞扬,小脸笑靥如花,看上去甚美。

  而她果然人如其名,一把歌喉犹如百灵鸟般清脆动人,引得岸上的客人们纷纷叫好。

  沈妙言又望向连澈,却见他绷着一张脸,若非四周有人同他说话,他大约早就迈步走了。

  眼见着花灯画舫已至岸边,凤百灵跳上岸,羞涩地把手中捧着的东西交给连澈,娇声道:“这是臣女从水面摘来莲叶,还望穆王殿下收下。”

  四周的人见此,纷纷回过味儿来。

  原来凤百灵这是在借着献舞助兴的机会,想与穆王扯上关系。

  她,想做穆王妃。

  思及此,众人又好奇朝四周寻找起凤妃夕。

  今儿他们可是听得分明,穆王是想求娶凤妃夕的。

  沈妙言的身影从水榭窗槅后消失,静静靠在墙壁上。

  众人没寻到她,于是再度低声叹息起这个女孩儿可真是命苦,未婚夫爱上了丫鬟,不惜要推掉与她的婚事。

  好不容易被穆王喜欢上,谁知妹妹又横刀夺爱。

  一时之间,所有人都同情起凤妃夕来。

  而连澈面对娇滴滴献殷勤的凤百灵,一张俊脸冷漠得快要化成冰。

  凤百灵小心翼翼抬眸,就看见连澈冷到令人心惊的眼神。

  她心中一咯噔,“殿——”

  “下”字尚未唤出声,连澈直接抬脚把她踹进了水里!

  水中凤百灵尖叫挣扎,岸上众人一片哗然!

  连澈负着手,冷冷道:“本王最厌恶如你这种投怀送抱、不知廉耻的女人!若下次再敢靠近本王,本王要你的命!”

  说罢,寒着脸转身离去。

  众人这才回过神,忙有会凫水的侍女跳下去捞人。

  水榭之中,沈妙言盯着圆桌上跳跃的烛火,唇角轻勾。

  澈弟真是一如从前,对娇滴滴的女人也不知手下留情的。

  不过他拒绝得这般干脆,那冯氏怕是要以为是自己撺掇怂恿的了。

  她想着,不以为意地伸了个懒腰,抬步离开。

  已是月华东升。

  小院中,麦若烧好热水,又把一篓玫瑰花瓣和一罐玫瑰水倾倒进浴桶中。

  绿翘还等着问沈妙言江家为何要退婚,因此坐在圆桌旁不曾回自己房间。

  她看着麦若忙进忙出,托腮问道:“你们干嘛这么讲究,真以为自己是国公府的小姐了?我家小姐还活着时,都没有这般讲究呢。”

  麦若在浴桶外立了屏风,瞥了她一眼,暗道光是些玫瑰花瓣和玫瑰水算什么,她家小姐从前在北幕做皇后时,那才叫真正的讲究。

  听说皇上在莲华宫里堆放的,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。

  吃喝穿住,就没有半样会委屈到小姐。

  她面上不显,只淡淡道:“进了国公府,就没有什么真假小姐了。我家小姐就是你家小姐,绿翘,你记牢了。”

  绿翘撇撇嘴,显然是不以为意。

  沈妙言很快从外面回来。

  麦若迎上去,恭敬道:“热水已经备好,请小姐沐浴。”

  沈妙言点点头,往屏风后去了。

  绿翘连忙追上去抓住她的手,问道:“你和江家究竟是怎么回事?我怎么听说你被退亲了?!这门婚事是好不容易才保下来的,咱们只有依靠这门亲事,才有翻身的机会呢!”

  ,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