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743章 自讨苦吃的少女

第1743章 自讨苦吃的少女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119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47:29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花丛间,凤琼枝耳尖地听见了谢陶的声音,表情有一瞬扭曲。

  什么叫,“她们两个都弹得好好”?!

  她把凤妃夕喊上,乃是为了衬托自己,可不是为了叫她出风头的!

  思及此,她眼底流过恶毒之意,虽琴声未变,可琴音之间,却多出几分不同寻常的味道。

  花亭中的人毫无所觉。

  她身畔的沈妙言,却暗暗挑眉。

  原来这凤琼枝也不简单,竟然也懂得如何利用琴音对付人……

  她想着,唇角微勾。

  凤琼枝眼底闪过得逞的暗芒,低声道:“二姐姐可听说过,有的琴音,能叫人发癫呢。”

  她在琴曲中注入了暗音,只有身侧的凤妃夕能听见。

  而那暗音若是听久了,凤妃夕整个人就会似癫若狂、失去理智,说不准还会当众自脱衣裳流露出种种丑态。

  她倒要看看,若凤妃夕露出这般不知廉耻的一面,江家是否还会要她做儿媳。

  “大姐姐说话真是高深莫测,我听不懂呢。”沈妙言逍遥自在地抚琴,眼底皆是笑意。

  “你能得意的,也只有现在了。”

  凤琼枝说完,陡然把大量低沉的暗音灌入琴曲之中。

  这琴曲,花亭里的人听着与之前并无不同,可她知道,这些暗音,足以搅乱凤妃夕的神智,令她被她控制!

  她唇角弧度渐深,她已经看见,身侧的沈妙言手指颤抖,整个人摇摇欲坠。

  下一瞬,凤琼枝陡然把琴音拔高。

  她用余光,看见凤妃夕踉踉跄跄站起身,笑得痴傻,在原地转了几圈,继而开始跳起舞来。

  她舞姿笨拙,垂涎三尺地盯着江堆雪,已然开始学那青楼里的姑娘,不要脸地边跳舞边脱衣裳。

  花亭中的所有人皆都震惊不已,一时间惊呼声迭起。

  凤琼枝笑容越发得意。

  “去死吧!”

  她低声呢喃,琴曲霍然落下最后一个音符。

  她看见凤妃夕穿着衣襟大敞的素白中衣,露出里面淡色的肚兜来。

  无数贵公子,都用鄙夷的目光盯着她。

  下一瞬,凤妃夕宛若疯子般痴痴笑着,整个人晕倒在地。

  ……

  大风骤起。

  无数粉白淡紫的花瓣纷纷扬扬被吹落,轻柔落在花间少女的长发与衣裙间。

  沈妙言梨花白的宽袖在风中飞扬,白腻纤细的指尖按住微颤的琴音,面无表情地望向那个疯疯癫癫倒地不起的凤琼枝。

  已经有几名侍女脱了大袖奔过去,把她露在外面的肌肤裹起,哭着像君天澜告罪。

  她望着凤琼枝被抬走的背影,唇瓣弯起。

  这个女人大约不知道,她曾跟五哥哥学过琴音之镜。

  若也遇上擅长琴曲的敌人,可弹奏镜曲,令那个人藏在琴曲中的一切阴谋,皆都作用在她自己身上。

  那女人自找苦吃,沉醉在她自己编织的陷阱里,也怨不得她。

  她想着,起身迈着款款莲步走到花亭外,朝君天澜屈膝福了一礼,“臣女刚刚弹琴弹得出神,却不知大姐姐是怎么了?臣女想去栖凤园探望大姐姐,还望皇上允准。”

  她得抓紧时间,去栖凤园笑话凤琼枝啊!

  君天澜盯着她。

  这个女人如今一副柔弱模样,仿佛风一吹就倒,跟前几日那个扒着他脖子的女人,仿佛浑然是不同的两人。

  他倒是从未见过这般擅长伪装的女人!

  这样的女人,寻常男人招架不住,所以决不能叫沈连澈娶到府中,没得要祸害他的。

  他正想着,旁边传来一道清越而恭敬的声音:“皇上,臣有话想和凤二姑娘说。”

  君天澜侧目看去,说话的乃是太师府的江堆雪。

  他捻了捻墨玉扳指,他记得,江堆雪好似是这小疯子的未婚夫来着……

  他抬手允了。

  江堆雪谢过恩,带着自己的侍女,步出花亭走到沈妙言跟前,神色疏离:“你与我过来。”

  沈妙言悄悄撇嘴,却也想知道这个陌生男人找她做什么,于是跟着他一道往东南角而去。

  君天澜始终用余光盯着他们。

  不知怎的,他看着这两人背影时,总觉胸腔里不大舒服。

  他微不可察地蹙了蹙眉尖,暗道那小疯子分明是个狡猾的小狐狸,偏偏所有人都没看出来,只有他切身体会过。

  江堆雪是君子,行事作风光明磊落,定会被那小疯子蒙骗,他得过去盯着,省得自己的臣子被女人骗了。

  他点点头,暗觉自己这个想法非常合理又通人情,于是起身,悄无声息地跟上了他们。

  连澈原本也想跟上去的,可惜被凤百灵缠住,以评鉴书画之名,如何也不肯放他走。

  凤府的大花园里,有一片梨花林。

  粉白的梨花热热闹闹地簇拥在枝头,吐露着金黄的花蕊,凤冠也似,格外招人欢喜。

  沈妙言走得有些累,随意靠在一棵粗壮的树干上,淡淡道:“江公子想说什么?”

  江堆雪果然是君子作风,双手抱拳在胸口,动作十分标准地朝她作揖。

  “哟,江公子莫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这个未婚妻的事儿?”沈妙言挑眉,觉得这个男人倒是有意思得紧。

  江堆雪低垂眼睫,轻声道:“从前我并不知道与你有婚约,因此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。事到如今,我再娶你过门,是对你的不公。我没办法分心喜欢两个人,对不起。”

  说着,余光忍不住往他带来的那位侍女身上瞟。

  “哦。”

  沈妙言点点头,仍旧是风轻云淡的模样。

  江堆雪微讶地望向她,这个姑娘,怎的半分惊讶伤心也没有?

  他又很快收回视线,没有最好,想来解除婚约时,她也不会悲伤,如此,他的负罪感也会少些。

  沈妙言伸了个懒腰,仰头透过粉白梨花枝,望了眼被分割开的春日晴空,随性道:“我要睡会儿,江公子请便。退婚一事,我不会插手,你自个儿想办法去与长辈说吧。”

  江堆雪得了她的允诺,心中欢喜,忙又施了一礼,才带着侍女离开。

  两人走出一段距离,江堆雪才顿住步伐,对侍女道:“柔儿放心,我回府之后,就会与母亲说清楚,请她来风国公府退婚。”

  唤作柔儿的婢女低垂眼睫,望了眼远处正在爬树的小姑娘,蹙眉道:“公子是人中龙凤,前程锦绣,那位凤国公府的二小姐,真的会这般轻易放手吗?公子,我怕她有什么阴谋。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