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732章 南下镐京:此去三千里,不问归期

第1732章 南下镐京:此去三千里,不问归期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047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47:20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如今他妻儿双全,更是彻底收了心,只想宠着他们、惯着他们,想搜罗尽天下的珍宝捧到他们面前。

  夕光中,沈妙言低垂眼睫,捧着酒碗轻呷一口,却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  她明儿就要悄悄离开,又怎能答应昔年呢?

  她抿了抿唇瓣,这冷甜的梅花酒吃起来竟无比苦涩。

  面对父子俩满含期待的灼灼目光,她抿下嘴里的小酒,撒了个谎,“昔年要去,我自然愿意陪你去。”

  “好耶!”

  昔年开心地蹦下椅子,跳到沈妙言跟前,一把抱住了她。

  君舒影笑着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,“素来沉稳的北幕小太子爷,竟也有这般情绪外露的时候?给外头的宫女们看见,可是要笑话你的!”

  昔年毫不在意,笑得开怀,转过身抱住自己父皇蹭蹭。

  夜凉如水。

  沈妙言盘膝坐在拔步床上,抬头见君舒影还在批阅奏章,不安地搅了搅手指,眸光微转之间,已然下定决心。

  她赤脚下床,走到圆桌旁斟了杯茶,背对着君舒影,悄悄把一包迷药放进了茶盏中。

  这是萧城烨给她的,叫她放在茶里给君舒影喝下,以免离宫时惊动了他。

  她晃了晃杯盏,走到男人身侧,把茶盏放在他手边,“茶。”

  君舒影愣了愣,抬头望向小姑娘,却见她双手背在身后,一副欲说还休的模样。

  他端起茶盏轻呷,俊脸上笑容温暖,“妙妙开始关心我了……”

  他喝完茶,余光却看见沈妙言正赤着脚。

  眼底划过几丝不悦,他放下茶盏,突兀地把女孩儿打横抱起。

  沈妙言轻呼一声,攥住他的衣襟,羞恼道:“你做什么啊……”

  莲香满怀。

  君舒影朝床榻走去,温声道:“地上凉。”

  “凉一会儿又没关系……”

  “凉一会儿都不成。”

  他生了副温润如玉的君子模样,说话时却格外霸道。

  沈妙言被他塞进被窝,因着莲心蛊的作用,越发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值得人欢喜。

  她扯住他的宽袖,琥珀色瞳眸中盛着莹莹水光,“与我说说话吧?”

  她明日就要走了呢。

  君舒影怔了怔,旋即笑得温温,撩开缎被躺进去,单手撑着额角,“妙妙想听什么?我说与你听。”

  沈妙言无声地钻到他怀中蹭了蹭。

  小女儿家撒娇般的娇态,叫君舒影的心几乎要融化成水。

  他抬起小姑娘的脸儿,凝视着这张绯红清丽的容颜,丹凤眼中掠过重重思量与妒忌。

  原来妙妙喜欢一个人,会对他这般撒娇的吗?

  是不是从前无数个日夜,她就是这样跟君天澜撒娇的?

  那个男人占有她,却最终害她而死,这样的爱,不要也罢。

  他想着,怜惜地吻了吻她的额头。

  幸而上天怜见,叫他的妙妙死而复生。

  他的吻极为轻柔,顺着额头到耳畔,最后抵着她娇嫩白皙的耳垂琢磨轻揉。

  沈妙言被他弄得痒痒,忍不住在他怀中娇笑出声,挣扎着想往角落缩。

  男人大掌抵在她背后,咬着她的耳朵,淡淡道:“我的妙妙是世上最高贵的小姑娘,这天底下,谁也不能欺负你。谁若是敢叫你受半分委屈,我定要带着北幕百万铁骑,把他碎尸万段!”

  帐幔之中弥漫着浅浅的莲香。

  沈妙言蜷在他宽厚的怀里,抬眸望向他俊美出尘的面庞,在这冬夜里,竟分外安心。

  她慢慢亲了亲男人线条完美的下颌。

  君舒影轻拍了拍她的脑袋。

  眼见着烛影摇曳,已是夜深。

  沈妙言放在茶里的迷药起了作用,君舒影抱着她,渐渐沉睡过去。

  沈妙言睁着圆眼睛,始终凝着他的容貌。

  此去三千里,也不知终有归期否。

  她想着,目光落在男人嫣红的薄唇上。

  他的唇形很好看,唇峰含情,唇角精致,越发衬得肌肤白皙如玉。

  她看了会儿,慢慢坐起来,俯首贴上那唇瓣。

  触感冰凉,一如开在天山之巅的雪莲。

  ……

  已是黎明之前。

  夜色的黑暗宛如浓墨重彩,笼罩着这座极北之地的皇城。

  偌大的皇宫内,沈妙言扮作宫女,背着个包袱,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前往南方的路。

  有些仇,她要自己亲手去报。

  有些恨,她要用仇人的性命祭奠,方才能平息。

  南宫门处果然有人接应,她顺利离开了雪城皇宫,乘坐萧城烨为她准备好的马车,沿着宽阔官道,疾速朝南而去。

  而就在她走后不久,一道窈窕饱满的影子,小心翼翼潜入了莲华宫。

  思雅拿着从萧太后那里偷来的腰牌,遣退了宫女,悄悄推开寝殿大门。

  萧将军昨儿跟她说,叫她今日来寝殿里寻皇上,说这是她登上枝头变凤凰的唯一途径。

  她虽不解到底是怎么回事,但萧将军应当不会骗她。

  所以,她如约而至。

  ……

  天明时分。

  几缕金阳洒落在帐中。

  君舒影睁开丹凤眼,只觉头疼得厉害。

  他望向怀中的女孩儿,只见她一丝/不挂,正蜷在自己怀中。

  放在女孩儿背后的手指动了动,却觉触感不对。

  妙妙的肌肤,应当比这个细滑白腻许多才对。

  他皱眉,猛然掀开缎被。

  思雅抬起盈盈泪眼,端的是媚眼如丝的模样,娇声道:“皇上……您昨儿晚上,昨儿晚上……”

  昨儿晚上,她和皇上什么都没发生。

  但是,这并不妨碍她弄出点儿什么事来。

  她含泪望着君舒影,只见眼前的男人衣襟半敞,露出健硕胸肌,青丝葳蕤散落,丹凤眼艳绝入骨,鼻梁是罕见的高挺,薄唇更是勾人得紧。

  完全称得上是郎艳独绝,世无其二。

  她仅仅看了几眼,就心动得厉害。

  只要赖上他,虽然未必能当上皇后,但做个贵妃,应当还是能办得到的!

  她想着,唇角忍不住地翘起,垂下眼帘,捂着心口,作出一派被蹂.躏后弱不胜风的可怜模样,“昨儿晚上,奴婢奉太后娘娘之命,给皇上送宵夜,皇上拉了奴婢就……”

  颊上晕开两朵红云,她欲语还羞,风情无限。

  君舒影却只冷冷盯着她。

  半晌后,他冷笑一声,抬脚狠狠把思雅踹下了龙床!

  ,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