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730章 你一定不能忘记我!

第1730章 你一定不能忘记我!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028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47:15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君舒影压根儿没看她,径直往莲华宫而去。

  思雅慢慢直起身,咬住唇瓣,不甘地目视他远去。

  旁边有小宫女唏嘘道:“原以为咱们皇上这辈子都不会立后,没想到……那位非昔姑娘究竟是什么来头啊,竟突然就当了皇后,这份福气,旁人还真是比不上。”

  又有宫女道:“说起来,思雅姐姐喜欢了皇上这么多年,我还以为姐姐能做皇妃的,可如今皇上怎的看都不看姐姐……”

  “多嘴!”

  思雅瞪了她一眼,没好气地往坤宁宫而去。

  ……

  沈妙言回到莲华宫,换了身舒适宽松的常服,懒懒倚在贵妃榻上,抱着暖乎乎的手炉发呆。

  过了会儿,有宫女进来禀报,说是魏国的安乐王求见。

  魏锦西与柳依依一同进来,原是要来与沈妙言辞行的。

  沈妙言蹙眉,“表哥这样急做什么,过了中元节再走,也不迟啊。”

  “宝儿等得急呢,整日里写信传书,让我早些把千金带回去,她想千金得紧。”魏锦西笑得憨厚。

  沈妙言点点头,母亲思念女儿,着实是人之常情。

  于是她让宫女去准备夜宴,作为给魏锦西和千金饯别的家宴。

  柳依依则望着沈妙言,满脸欲语还休的表情。

  沈妙言知晓她仍然放不下报仇的事儿,于是笑着同魏锦西提起,要抓紧时间给柳依依相看婆家,把柳依依羞得满面通红,只字不提报仇之事,飞快跑了。

  夜华如水。

  饯别的家宴过后,幕昔年领着魏千金返回东宫,穿行在游廊中时,却忽然顿住步伐。

  宫灯摇曳,浮光掠影。

  廊外水池里的假山上,青苔之间,还积着半尺高的白雪。

  幕昔年身着太子服制,发束金冠,坐到扶栏上,双手抱胸,慢悠悠地晃起双腿。

  宫灯的光照着他的侧脸,虽小小年纪,却已隐约能看出将来的风姿卓绝。

  千金仍是白白胖胖的模样,穿淡粉色小宫女衣裙,捧着果盘站在旁边,盯着里面切好的白玉甜瓜舔了舔唇角,“太子殿下,我明儿就要回家了。”

  幕昔年垂眸,随手拈起一瓣甜瓜,自个儿咬了口,忽然把剩下的塞进千金嘴里。

  “唔……”

  魏千金抬起一双湿漉圆眼,不解地望向他。

  幕昔年盯着她,“甜否?”

  魏千金慢慢吃完那瓣甜瓜,点点头,“嗯,甜!”

  幕昔年伸手戳了戳她白嫩嫩的腮帮子,淡淡道:“这是白玉甜瓜,只有北幕才有。你若爱吃,将来回来找本宫,本宫请你吃瓜。”

  “太子殿下你真好!”魏千金笑眯了眼,认真地点点头。

  昔年跳下扶栏,忽然捧住千金的小脸,亲了口她的额头。

  面对小姑娘惊讶的表情,他满脸严肃,一本正经道:“本宫亲了你,你就是本宫的女人了,你长大了只能嫁给本宫!”

  千金眨了眨水眸,惊恐地捂住肚子,“那我是不是要生小孩儿了……”

  幕昔年想了想,认真道:“听说男人与女人发生了关系,那个女人就会生小孩儿。现在咱们俩发生关系了,说不准你肚子里已经有了小宝宝。魏千金,你若是回到魏国,可千万不能改嫁!等你生了小宝宝,本宫就去魏国接你回来!”

  千金很担忧害怕地捂住肚子,紧张地点点头。

  昔年拉起她的小胖手,沉默片刻,再度严肃叮嘱:“魏千金,你一定不能忘记我!”

  “你是我孩儿的爹爹,我当然不会忘记你!”

  小姑娘同样满脸严肃。

  翌日一早,魏北的人趁着晨曦,启程离京。

  幕昔年站在城楼上,不舍地目送魏千金的软轿离开,回到东宫后,忍不住发了好大一通脾气。

  然而发过脾气之后,他就全副身心地投入了学习之中。

  他想成为世间最优秀的男儿,将来长大了,才有资格去魏国提亲!

  ……

  眼见着临近中元节,包括萧城烨在内,几乎所有戍守北幕边关的大将们皆都陆续返京述职。

  君舒影因此比平日里要繁忙许多,连回莲华宫的时间也少了。

  中元节这日,他在锦绣大殿里同朝臣饮罢酒,直到暮色时分才返回莲华宫。

  踏进宫中,但见沈妙言身着素袄常服,乌发随意披散在腰间,正抱着暖炉坐在窗边贵妃榻上研究琴谱。

  小姑娘没穿鞋,雪白玲珑的脚丫子从裙底露出,小巧精致,格外招人喜欢。

  他上前,拿过罗袜和靴履给她穿上,又替她梳了个发髻,笑道:“今儿中元节,咱们去雪城里转转?”

  沈妙言没什么意见,于是搁下琴谱,同他一道微服出宫。

  雪城里的中元节,习俗与中原无异,都欢喜点上许多花灯,装扮街道与楼阁。

  灯花映雪,景致很是美好。

  君舒影身着墨色挑金线狐毛大氅,戴一张妖里妖气的狐狸彩绘面具,怀中拥着沈妙言。

  小姑娘穿琵琶袖素色袄裙,衣领上的狐毛衬得她小脸圆润精致。

  她被男人紧紧拥着,只露出小脸,小心翼翼朝四周的熙攘繁华处张望,琥珀色瞳孔中满是好奇。

  君舒影拿碎银子在路边儿买了串红艳艳的糖葫芦塞到她手里,笑道:“前面有玩杂耍的,可要过去瞧瞧?”

  沈妙言咬了口糖葫芦,甜山楂入口酸甜清香,外面裹着的晶莹糖衣在唇齿间融化,甚是甜腻。

  她“唔”了声,瞧见不少人往街头涌去,于是欢喜地点点头。

  君舒影拥着她朝街头而去,然而前面人挤人的,把视野重重遮挡。

  他生得高大,倒是能看见里面的热闹。

  他低头,却看见怀里的小姑娘踮着脚尖,举着糖葫芦,十分艰难地想要往里张望。

  男人的薄唇忍不住翻出宠溺温笑,在沈妙言的惊呼声中,一把将她举了起来。

  他像是抱小孩儿般,十分熟稔地把沈妙言放在自己右肩头坐着。

  小姑娘惊吓不轻,待回过神,心中却忍不住涌出浓浓暖意。

  她低头望向身下的男人,但见他戴着彩绘的妖狐面具,双眼含笑,站在灯火中的模样,自是极好看温柔的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