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723章 我要做太子殿下的王妃

第1723章 我要做太子殿下的王妃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330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47:00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“你表哥带人从楚南过来,想要接千金回家。”

  君舒影把海鲜粥放到她面前,余光瞟了眼幕昔年。

  小家伙面无表情地端坐着,正吃着魏千金给他夹的糖水荷包蛋。

  魏千金很开心,顺带问了沈妙言一嘴:“皇姑姑,爹爹接我回家,你要不要与我一道?”

  不等沈妙言说话,幕昔年冷声道:“我母后自然与我住在一块儿,去楚南做什么?”

  “喔……”千金有些害怕地缩了缩小身子,小心翼翼瞅了眼身侧的小男孩儿。

  沈妙言把两个小家伙的表情看在眼里,唇角忍不住噙起浅浅的弧度。

  待到用罢早膳,她笑道:“皇上带昔年去处理国事罢,我与千金说些女孩儿家的悄悄话。”

  她突然唤了君舒影“皇上”。

  男人眉尖微挑,这称呼比起“五哥哥”,虽略显生疏,但不知怎的,他竟然觉得莫名有种安心感。

  就好像她成了他的皇后,要帮着他们的儿子收揽小姑娘。

  因此,他心情愉悦地翘起唇瓣,“中午在锦绣大殿置了国宴,让宫女给你打扮漂亮些。”

  说罢,就牵着幕昔年离开。

  两个大小男人走后,沈妙言朝魏千金招招手,示意她坐到自己身边来。

  她给千金盛了一碗粥,温声道:“你爹爹这趟来接你,乃是越了万水千山,可见他爱你得紧。不过,千金果真舍得你的太子殿下吗?”

  小女孩儿搅着嫩手,无措道:“皇姑姑,太子殿下对我也是极好的,可我想念爹娘,还是想要回家呢。”

  “那,等将来千金长大了,再来给太子殿下做王妃,好不好?”

  “啊?王妃啊……”小姑娘吃惊地张大嘴巴。

  “王妃就是北幕未来的女主人,到时候,千金无论想吃什么,都会有人给你双手奉上,多好!”

  魏千金心动得紧,忙不迭点点头,“太好了,我要做太子殿下的王妃!”

  她应承得极快,浑然不知王妃是干什么的。

  ……

  晌午时分,锦绣大殿内已然坐了不少贵族。

  他们彼此觥筹交错,只等着皇上和太子过来开席。

  魏锦西赫然也在其中,正激动地搓着手,焦急等待千金过来。

  此时,东宫内。

  幕昔年遣退了寝殿里的宫女,独自站在华丽的雕花落地青铜镜前,面无表情地盯着镜中人。

  穿宫女服制的千金,捧着金缕腰带从屏风后绕出来,一边给他扣上,一边埋怨:“太子殿下,你真的好烦,从前你都是自个儿穿衣裳的,怎的今儿偏偏要我帮你穿?!”

  幕昔年望着镜子,唇角微勾:“魏千金,你知道你自己食量有多大吗?你吃本宫的喝本宫的,让你干点儿正事,你怎么就那么多意见?”

  说着,见魏千金扣好了金腰带,便坐到软榻上,懒懒伸出一只光脚丫子:“鞋袜。”

  小胖妞吭哧吭哧跑到屏风后,望着大大的鞋柜,上面的靴子、绒鞋,各式各样,多达上百双!

  她叉腰,“太子殿下,你要穿哪一双鞋啊?”

  幕昔年晃了晃脚丫子,“左起第五列第九排,墨色鹿皮绒绣宝相花纹的那双。”

  说着,唇角腹黑弧度更盛。

  小胖女跳起来也只能够到第八排……

  魏千金费劲儿地跳了半天也没能够到那双鞋,于是随便拿了双绣柳叶纹的牛皮靴出来。

  幕昔年挑眉,“这双和本宫的锦袍花纹不搭,本宫不穿。”

  魏千金蹲坐在地,费劲儿地给他套上罗袜,“让你穿你就穿,男孩子,那么穷讲究做什么!”

  幕昔年:“……”

  半个时辰后,他带着千金,磨磨蹭蹭地到了锦绣大殿。

  魏千金伸着脖子朝魏人的座位上张望,一眼就看见了自己爹爹。

  她鼻尖一酸,紧忙冲了过去,“爹爹!”

  幕昔年下意识地想要抓住她的宽袖,然而却抓了个空。

  他暗暗咬牙,养了这么久都没养熟,这小东西当真是个白眼狼……

  而魏锦西听见千金的声音,满脸激动地把她抱起来,心肝宝贝地唤个不停。

  这厢父女相逢暂且按下不表,另一边,女眷的席位上。

  锦绣大殿用二十四幅镂花檀木围屏隔空,男客们坐在外面,女眷则坐在里面。

  沈妙言身着素色琵琶袖袄裙,笑吟吟出现在席位上。

  她如今面容稚嫩,在座的北幕贵女皆不认得她,只以为她是某位封疆大吏的千金,因为不曾出现在雪城之中,所以面生。

  而因为她住在莲华宫,似乎很得皇上眷顾,所以她们几乎都把她看做北幕未来的皇后,待她很是尊敬。

  沈妙言同这些小姑娘一一见过礼,目光越过她们,落在了里侧。

  只见身着鹅黄长裙的少女,正独坐饮酒。

  她微微一笑,朝她走过去,“怎么只喝酒?莫非是北幕的菜肴不合柳小姐的胃口?”

  柳依依愣了愣,惊悚地寻声望去,只见来人面容稚嫩清丽,端的像极了沈姐姐!

  只是,比沈姐姐看起来要小上许多岁。

  大约只是长得像吧?

  她想着,笑容疏离而客气,“这位姑娘是?”

  沈妙言轻笑着落座,“非昔。”

  这是她胡诌的名字,反正,她早已非昔日之人。

  柳依依微微颔首,正待说话,却听见外面响起宫女们行礼的声音。

  很快,一名身着红衣的少女踏了进来。

  少女梳着凌云髻,生得妩媚动人,身段极好,额间还细细贴着花钿。

  她目光霸道,扫视了一圈内殿,最后盯向沈妙言,“你就是皇上从天山带回来的那个女人?!”

  这大约又是君舒影的烂桃花了……

  沈妙言想着,没把她放在心上,只淡然地垂眸饮茶。

  “哼,听闻你是南边儿某个官员的女儿,果然边陲小镇出来的女人,就是没见过世面,看见本小姐也不知行礼的!”

  她骄傲地抬起下巴,目光中满是对沈妙言的鄙夷。

  “哦?我倒是不知,小姐你是几品诰命,就需要我向你行礼了?”沈妙言悠悠呷了口杏仁茶,淡然挑眉。

  那小姑娘没料到这边陲小镇来的女人,竟也知道没有诰命是不必行礼的。

  她还以为这女人什么都不知道,想叫她对自己行礼,以便让她出糗,好叫旁人笑话她……

  她正懊恼时,君舒影不知从何处转了过来,牵了沈妙言的手,笑道:“御花园落了雪,景致极好,我带你去瞧瞧?”

  他穿本黑色的织锦斗篷,斗篷上落着绒雪,可见是刚从外面进来。

  斗篷上的银狐毛,衬得他面如冠玉,俊美非凡。

  那双丹凤眼浸着柔柔的水光,叫满殿的女眷看得痴呆,皆都忘了行礼。

  沈妙言也呆愣了下,旋即明悟,君舒影这是在为自己撑腰。

  死过一次的人了,哪里会委屈自己,于是她笑吟吟起身,同他一道步出锦绣大殿。

  那红衣少女气恼地跺了跺脚,躲到旁边伤心去了。

  殿中的姑娘们逐渐恢复觥筹交错,细声讨论起君舒影与沈妙言。

  而柳依依却暗暗挑眉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