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718章 父皇他好像变了……

第1718章 父皇他好像变了……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061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46:57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小小年纪的姑娘,已然开始伤春悲秋,觉得自己就像是从前太子哥哥念的诗歌里所说的“浮萍”,独自一棵孤零零活在这座陌生的皇宫里。

  若非有佑姬陪着,她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。

  而面对妹妹的控诉,念念眸色渐深。

  半晌后,他冷冷道:“娘亲会回来的,皇伯伯和父皇都说过,她一定会回来!”

  “他们就是看你年纪小,哄骗你的!说不准那个男人这次出海,不过是寻个与娘亲长得像的女人带回来敷衍了事!”

  鳐鳐双手叉腰,“戏本子里都说了,继母没有好人的,她会虐待你、折磨你,然后再生一个她自己的孩子顶替你!等我长大,我定然要离开这儿,去找我的太子哥哥!”

  清脆的嗓音,像是枝头圆滚滚的小黄鹂。

  念念心中窝火,冷声道:“你胡说!”

  “我才没有胡说!”

  鳐鳐不屑。

  念念拢在宽袖中的拳头绷得紧紧,半晌后,他转身迅速跑了。

  他要去城门口等着,等着看父皇是不是把真的娘亲带回来了。

  父皇那么爱娘亲,一定不忍心让别的女人顶替娘亲的位置!

  长长的游廊中,只剩下鳐鳐一个人。

  她孤零零站在陌生的御花园中,清澈宛若琉璃的琥珀色瞳眸中,渐渐浮现出害怕与孤独。

  虽然嘴上说着娘亲不会回来的话,可心里……

  还是希望娘亲能回来。

  她不要喊其他女人娘亲!

  那个男人……

  那个男人虽然讨人厌,可娘亲那么喜欢他,而他也很喜欢娘亲。

  如果他们在一起,娘亲应该会很幸福的……

  小姑娘黛青的眉尖紧紧蹙起,已然开始了不符合年龄的左思右想。

  ……

  念念带领百官,在天光大亮时等候在了镐京城外。

  小小的少年,独自骑坐在小灰宽阔结实的狼背上,不安地等待着。

  难捱的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,众人等到晌午,终于看见有侍卫骑快马,从官道上疾驰而来,禀报君天澜即将入京的消息。

  百官们纷纷整理仪容,没过多久,果然看见前方灰尘扬起。

  君天澜一马当先,墨金色大氅在风中猎猎作响,正疾驰而来。

  百官下马,恭迎圣驾。

  念念却仍旧坐在狼背上。

  他看向君天澜身后的人,一个个看过去,却仍然没能看见沈妙言的影子。

  再往后瞧,官道上那被马蹄溅起的尘埃已然缓慢扬落,并没有软轿什么的跟在后头。

  他咬了咬唇瓣,漆黑漂亮的丹凤眼不解地盯向君天澜。

  君天澜面无表情,纵马来到他跟前,伸手揉了揉他的小脑袋,“怎么在发呆?”

  “娘亲呢?”

  君天澜深红的凤眸微微一滞。

  半晌后,他在寒风中唇角微勾,墨金发冠映衬之下,端的是凛贵无双的姿态,“她应已复生,只不知在哪个角落。等处理完这阵子堆积的国事,我自会命人去寻她。”

  说罢,不等念念多言,已然策马离去。

  寒风四起。

  念念望着他消失在官道上,稚嫩的眉眼,渐渐皱成一团。

  父皇他好像变了……

  连澈上前,随口道:“我会包揽下寻你娘亲的事儿,你放心就是。总归,你娘亲定然还活在某个角落,找到她,不过是时间问题。”

  念念虽小,却也知道眼前这个红衣男子是觊觎自己娘亲的。

  于是他淡淡道:“多谢舅舅。”

  刻意加重了“舅舅”两个字。

  连澈额角跳了跳,没跟他计较,扬鞭而去。

  此时,东宫里。

  鳐鳐小姑娘还在纠结今儿到底要不要仔细打扮,若是娘亲真的回来,临时打扮可是来不及的。

  就在她对着两双软靴发呆时,杏儿已然迫不及待地奔进来,把打听到的事儿告知了她:

  “奴婢听说,皇上没带女帝陛下回来呢。皇上一回来就去了乾和宫处理政务,只字未提女帝陛下。公主,你说皇上是不是出去一趟,见识到外面的姑娘,就不喜欢你娘亲了?”

  鳐鳐惘然地盯着两双漂亮软靴。

  果然。

  果然娘亲还是没有回来……

  她轻轻叹息一声,在地上铺着的软毯子上面坐了,抱膝陷入了沉思。

  杏儿见她如此,眼眸微转,在她身边蹲下来,劝道:“公主殿下,今时不同往日,皇上已然与过去不一样了。说不准,将来另立皇后也是有的。”

  鳐鳐睁着湿漉漉的双眸,怔怔地盯着虚空。

  杏儿眼底掠过重重暗芒,给她把那两双漂亮的短靴收好,似是漫不经心地提醒道:“依奴婢看,公主平日里还是要多和花公子接触。保住这门婚事,将来有所依靠,才是顶要紧的呢。”

  她说着,似是想起了花思慕的俊俏模样,忍不住悄悄红了脸。

  鳐鳐不过是个六岁的小姑娘,哪里懂那许多。

  她听着这样的教导,眨了眨漂亮湿润的琉璃眼,只在脑中过了过就忘掉了。

  思慕哥哥虽然好,可他不喜欢同她玩小女孩儿之间过家家的游戏。

  比起思慕哥哥,她更喜欢与佑姬玩呢。

  ……

  乾和宫内,君天澜捡了些重要的国事处理,终于在入夜前批阅完。

  他抬眸望了眼雕窗外渐渐暗下来的天色,淡淡吩咐:“摆驾东宫。”

  福公公领旨,立即去招仪驾了。

  他乘坐龙辇来到东宫时,念念已按照规矩,带着鳐鳐和佑姬在宫门前等着。

  他踏下龙辇,望了眼三个小孩儿,抬步朝殿内而去。

  东宫正殿里灯火通明,圆桌上布置好了精致菜肴。

  他撩袍在上席端坐了,淡淡道:“朕前些时日出海,因此不曾在宫中。你们的功课,可有落下?”

  念念仍旧想着沈妙言,只觉与面前这个父皇也隔阂了几分。

  于是,他只面无表情道:“夫子教导的功课,儿臣都已完成。”

  君天澜随意考问了他几道简单的策论,小家伙答无遗漏,让他很是满意。

  冷冽的目光,又落在了鳐鳐身上。

  鳐鳐怕极了他,缩了缩小脑袋,悄悄往君佑姬身后躲。

  君天澜收回视线,让宫女把鳐鳐的书兜拿过来。

  杏儿很快呈上小姑娘平日用的书兜,君天澜随手抽出一本《诗词集》,翻了几页,却见这书跟新的似的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