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700章 也曾鲜衣怒马,也曾风流纨绔

第1700章 也曾鲜衣怒马,也曾风流纨绔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071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46:40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徐湛以一己之力,独自守在石像边,同不停涌过来的阴兵们战斗!

  他浴血而战,嗓音冰冷地怒喊:

  “这么多年,他躲了这么多年!”

  “他是天地间最惊才绝艳的人物,他不应该与你们牵扯纠缠,活得不阴不阳!”

  “我宁愿他去死,也不要他继续错下去!”

  “若死亡是对他的救赎,若帮他是对他的背叛,那我徐湛宁愿背上弑师之名,也要拼尽一切,将他斩杀!”

  他身中数十刀,却仍旧倔强地守在石像旁。

  他要守住这里,死也要守住这里!

  想要那个男人变回从前的模样,

  死也要让他变回从前的模样!

  变回那个,温润如玉,宛若山野高士般的师父……

  会同他说笑,会调笑他没有学剑的天赋,会叫他回家去种红薯的师父……

  变回那个,温柔的,深爱子民与江山的太子殿下!

  温热的泪水从徐湛面颊上洒落。

  西北的男儿,在这一刻怒吼着爆发出铮铮铁骨,抡起双剑,同围剿他的阴兵们拼命!

  然而阴兵们太多了。

  他们蜂拥而来,没有感情地屠戮着这个男人。

  那位年轻将领骑着马,立在战斗圈外。

  他面无表情地注视了会儿在人堆里厮杀的徐湛,慢慢抬起头,望向上方那巨大的水银山川图案。

  昔日的元国,也是辉煌过的。

  他们并非如今这般不人不鬼的模样,他们也曾鲜衣怒马过闹市,也曾风流纨绔过青楼。

  也曾被闺中姑娘们欢喜爱慕,也曾金戈铁马笑傲沙场。

  可是,他们终究没能守住他们的国土。

  即便太子殿下再如何英明神武,他们也仍旧没能守住国土。

  他们的女儿被人肆意奸.杀,他们的同胞被人当做奴隶凌辱。

  大周的铁骑践踏着他们的国土,糟蹋着他们的尊严。

  无数同胞死在战场上,太子殿下走火入魔修入邪道……

  他用阴阳秘法唤醒了早已死去的他们,可是其因果代价,却是要他生生世世承受钻心的痛苦。

  他闭了闭眼。

  是不是该结束了,是不是这一切,的确该结束了?

  “湛哥哥!”

  一名体态娇小的姑娘,不知何时闯进了皇宫。

  她哭着,义无反顾地奔向徐湛。

  徐湛早已力竭,望着靠近自己的徐思娇,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。

  这个蠢笨姑娘,怎么又回来了?!

  徐思娇穿过阴兵,猛然抱住他的腰。

  来自贺兰山脚下的牧羊姑娘,生性不爱金银,不爱绫罗,更不爱什么贵妃之位。

  她爱的,始终是那苍茫茫的草原,和草原上陪她骑马的好儿郎。

  “湛哥哥……我欢喜你,比姐姐还要欢喜你……”

  “生前,是姐姐陪着湛哥哥。死后,娇娇想要陪着湛哥哥!”

  斩钉截铁的声音,透着小姑娘独有的倔强与坚持。

  徐湛一手握剑,一手轻轻覆在她的脑后。

  热泪从眼眶中涌出,他终是无言地抱紧了她。

  四周的阴兵丝毫不为儿女情长所打动。

  他们继续蜂拥而上。

  温热的血液溅洒在狮子石像上。

  待到阴兵们撤离时,那位年轻将领回首,看见石狮子巨像上,赫然是被剁碎的血肉。

  他们缠绵在一起,生生世世,永不分离。

  他又望向皇宫。

  那里,也曾有过他爱慕的姑娘。

  他忽然会心一笑。

  也许很快,他们会一同堕入轮回。

  若有幸下一世重逢,他定要好好追求她,告诉她他有多么喜欢她。

  ……

  战场上。

  君天烬带来的两万兵马,与阴兵们拼命厮杀。

  战场一角,十八名夜字辈的暗卫拱卫在一处。

  他们身后,白清觉正手法娴熟地为君舒影与连澈治疗伤口。

  他不时抬头,望向还在厮杀的君天澜。

  这个男人的意志力实在可怕,即便重伤,也仍旧不肯从战场上退下。

  只因为他是皇帝,他要身先士卒,他要和他的士兵们并肩而战!

  漆黑宽大的道袍在半空中凌乱飞舞。

  元辰笑得放肆,仿佛戏耍般同君天烬、君天澜战斗。

  袖中的手里剑仿佛用之无穷,随意抛掷,便直接刺入对方的血肉之中。

  饶是大周皇族的筋骨再如何坚不可摧,在他手里剑的锋芒之下,也仍旧如同切豆腐般不够看。

  君天烬睚眦欲裂,凤眸早化为血红。

  夺妻之恨,杀女之仇,他君天烬今日势要千百倍报复回去!

  手中银白长枪舞若梨花,把元辰的手里剑尽数打落。

  他发髻上的金冠早已跌落,满头青丝无风自舞,俊脸狰狞,疯魔般狂吼着。

  他的长枪宛如银龙,在半空中划出道道残影,在元辰身上亦留下了许多伤口!

  君天澜面无表情,舔.舐过溅洒在嘴角的温热血液,苍龙刀透着凌厉刀风,不停从四面八方袭击元辰!

  而元辰同时招架两人,竟丝毫不落下风!

  “你的文治武功,俱都是我所教授。我的乖徒儿果真以为,与你兄长联手,便能击败我?!”

  男人大笑。

  宽袖拂过,他一脚踹中君天澜原就重伤的胸口,把他从高空击落在地!

  君天澜始终面无表情。

  在他即将落地的刹那,苍龙刀陡然脱手而出!

  漆黑的刀身疯狂翻卷,它呼啸着,宛如带有生命的巨龙,朝元辰笔直袭去!

  就在同时,君天烬的长枪以劈天斩地之势,划出长虹贯日般的银白巨龙,咆哮着直入元辰的心口!

  元辰站在高空,削薄的唇角微微勾起。

  苍龙刀与红缨长枪,分毫不差地插进了他的心口。

  血液从他的唇角滑落。

  他慢悠悠展开双臂,宽大的袍袖被风吹得鼓起。

  君天烬扶住摇摇欲坠的君天澜,仰头望着他慢慢落地。

  狭长而锋利的凤眸,微微眯起。

  他记得上一世,在他与弟弟刺中元辰的心脏后,这个男人就彻底消失在了世间。

  想来,他的心脏,就是他最致命的地方吧?

  他想着,艰难地咯出一口污血,伴着破碎的脏器。

  然而……

  元辰只是缓慢低头,然后从容不迫地拔出了插在自己心口上的两柄武器。

  他轻笑着掂了掂它们,“用岩浆火淬炼过?你们是不是从古籍上得到的提醒,说是这世上,唯有岩浆火能彻底剿杀我这种不死不灭的人?”

  君天烬面色微变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