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693章 前世:送你一片锦绣江山(17)

第1693章 前世:送你一片锦绣江山(17)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105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46:32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纤弱的身板,大约再也不会发育得窈窕饱满。

  心中升起一股怜惜与愧疚,他低头,轻轻含住她的唇瓣。

  “唔,不要……”

  沈妙言推拒着,一手还小心翼翼护在自己的肚子上。

  君天澜想起太医说过的话,说是前三个月和后三个月最好不要行房事。

  然而……

  他正是热血的时候。

  胸腔里的野兽蠢蠢欲动,他像是饿了多年的狼,面对散发出鲜美味道的嫩肉,哪里能忍得住。

  “我会轻些……”

  他厮磨着她的耳垂,嗓音透着浓浓的贪欲与渴求。

  沈妙言还想要推搡他,然而男人已然攥住她的双手,将她的手牢牢禁锢在她身后。

  他俯身亲吻着她的唇瓣,一路向下。

  ……

  男人要了整整一夜。

  那么贪婪而急迫的样子,就仿佛今日过后,他们就将永别。

  沈妙言哭得嗓子都哑了,暗道果然男人在床榻上说的话,都是不能信的。

  明月隐在树梢后,北极星的光芒也逐渐暗淡。

  已近黎明了。

  君天澜抱着沈妙言,轻抚过她柔软的长发,温声道:“我大约很快就会回来,你乖乖待在这里,一定不要乱跑。”

  沈妙言不想同他说话,于是装作睡着的样子,静静蜷缩在他怀中。

  君天澜望着她睫毛轻颤的模样,唇角不觉勾起浅浅的笑意,又道:“等我回来,我就带你离开。你不是喜欢棉城吗?到时候,我会同皇兄辞去朝中所有官职,带你回棉城。咱们盖一座木屋,养些兔子和鸡鸭,再养几只山羊,可好?”

  沈妙言慢慢睁开眼,琥珀色的清澈瞳孔中,逐渐浮现出从前那些温馨的回忆。

  半晌后,她嘀咕道:“随便你了……”

  君天澜一怔。

  暗红的凤眸之中,倒映出小姑娘傲娇的模样。

  那张素来凛贵清冷的俊脸上,逐渐涌出浓浓的欢喜。

  他低头,深深吻住她的唇,低沉沙哑地呢喃出声:“等我回来……”

  黎明前,君天澜身着细铠,带着两千名禁卫军,潜入了地底。

  沈妙言坐在梳妆台前,拿起珍珠发钗,小心翼翼挽上云髻。

  她换了身胭脂红的襦裙,妆容精致,打算出门闲逛。

  虽然被折腾了一夜,但许是因为那个人的承诺,她的心情居然很不错。

  她在街上买了很多有西郡特色的小玩意儿,回到府中细细收拾成一个小包袱,欢喜地抱在怀里,乖巧等待君天澜回来。

  她盯着雕窗外的日头,暗道他大约很快就会回来。

  也许两个时辰后就回来了,也许下一瞬他就回来了。

  不过是个奇怪的道士,怎么可能会是他的对手呢?

  然而她从日上中天等到玉兔东升,也仍旧没能等到君天澜。

  府邸里,就连韩棠之也坐不住了。

  他又从军队里点出两百名功夫还算不错的侍卫,亲自找到沈妙言,正色道:“沈姑娘,地底怕是出了什么事。我要过去一趟,你代我主持大局,勿要让地面的局势也乱了套。”

  沈妙言也很想去下面瞧瞧,然而韩棠之没给她说话的机会,就迅速离开了。

  她彻夜难眠,独自在房中等到夜半,却也没看见地底有任何人回来。

  她再也坐不住,直接收拾了水和干粮,命贴身保护她的夜寒守住西郡城,自个儿单枪匹马,不顾一切地闯进了地底。

  她在地底摸索了整整两个时辰。

  就在她全然迷了路,不知该何去何从时,陡然看见遥远的地方,一座城池亮起了千灯万盏。

  宛如黑夜之中的灯塔,吸引着地底所有的生物。

  她毫不迟疑地策马,朝那座城池疾驰而去。

  就在她前往城池时,远处响起了震彻天地的喊杀声。

  她心中越发惶恐,难道这地底,还藏着敌人的军队不成?

  马儿疾驰了两个时辰,终于靠近了战场。

  小姑娘那双漂亮的琥珀色瞳孔,倏然放大!

  硝烟四起,只见与禁卫军们厮杀的,居然是身穿前朝盔甲的阴兵!

  他们早已死去多日,青灰的皮肤上遍布尸斑,连表情都是僵硬的。

  她在战场外,看见国师大人正挥刀,浴血奋战。

  他浑身都是血,发髻歪斜,英俊的面庞上更是溅洒上无数血点!

  她心中惶恐,忍不住就要冲过去。

  可战场的厮杀太过激烈,她又不会功夫,压根儿就没办法冲进去。

  她焦急地攥紧缰绳,看见国师他们全然处于下风,那数千名精锐禁卫军,竟已是死伤大半!

  君天烬衣衫褴褛,骑在跛了腿的乌云踏雪上,笑得狰狞,不顾身上深可见骨的伤口,不停厮杀四周的阴兵。

  花容战和韩棠之都受了重伤,可他们谁也不敢停下。

  因为一旦停下,就是死!

  战斗圈不停缩小。

  那些阴兵铺天盖地而来,无穷无尽,杀之不竭!

  几名阴兵中的将军,忽然策马而来。

  沈妙言看见其中抡铁锤的一个凶猛大汉,隔着老远把手中的铁锤砸了出去。

  那铁锤以疾速破风而来,直接从背后砸中了花容战的头颅。

  他从马背上跌落。

  “花,花狐狸……”

  沈妙言呢喃。

  旋即,她跃下马背,穿过打杀的人群,奔到花容战身边。

  他的头被砸破了。

  血浆四溢。

  早已没了呼吸。

  而他的手中,还紧紧攥着一方火红绣帕。

  绣帕上绣着一朵海棠花。

  角落里,刺绣着“倾慕”二字。

  沈妙言不可置信地跌坐在地。

  她抬袖擦去眼泪,茫然四顾,只见禁卫军竟然无一存活!

  韩棠之力竭地跌落马背,阴兵们立即涌了上去。

  等他们撤离时,沈妙言看见原地只剩下一具残破得无法辨清容貌的尸体。

  眼泪从她的面庞上滑落,她捂住嘴,无声哭泣。

  所有的阴兵,都逐渐朝国师与君天烬涌去。

  君天烬形状癫狂,盯着远处那灯火通明的皇宫,唇角邪肆勾起,大骂道:“你这孬种,你躲在阴沟里做什么,你出来啊!有种,你站出来啊!!”

  他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地底,余音不绝。

  沈妙言望向皇宫。

  只见皇宫的高塔上,正坐着一名身穿黑色道袍的男人。

  他脚边,是奄奄一息、浑身鲜血淋漓的姬如雪。

  ,

  老菜掐指一算,前世还有三章结束,惨烈的前世啊。

  后面三章会解释交代北幕冰棺和白骨、连澈的来历、三哥重生的原因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