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682章 乖乖嫁给我,也能少吃些苦头

第1682章 乖乖嫁给我,也能少吃些苦头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047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45:59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“终于有一天,我受不了她的笑容了。

  “我取出一颗忘情丹,叫她吃下去。我想要她忘记过去,忘记亲人,我想要毁掉她眼睛里的光芒!

  “她真的很单纯,连问都不问那是什么丹药,就直接服食了!她食用之后,说,‘辰哥哥,你是不是很讨厌我啊?对不起,我惹你不高兴了。’”

  无寂说着,眼神之中多了一抹黯淡。

  沈妙言轻轻呼出一口气,元国皇族约莫是姓元,想来,无寂的真名,大约叫元辰。

  坐在圆桌旁的男人,忽然轻笑出声。

  他偏头盯向沈妙言:“她说完那句话,就忘记了一切。她失去了过去,也不会有将来。她有的,只是我为她规划好的现在。佛语中,经常被僧人提起的一句话是,‘我不入地狱,谁入地狱’。

  “可这世上,唯一有心胸做到这个地步的,不是那群迂腐而贪得无厌的僧人,而是她!是你娘亲那个烂好人!”

  他猛然加重语调,“烂好人”三个字,几乎是被他咬牙切齿吐出来的。

  他周身原本高远悠闲的气息,也逐渐变得阴寒入骨。

  沈妙言下意识缩了缩身子,望着他莫名愤怒的脸,于这千年前的古旧皇宫之中,忽然窥视到了这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男人,内心里小小的一隅。

  她娘亲与元辰,是全然相反的两个人。

  一个光明,一个黑暗。

  一个善良,一个残酷。

  元辰置身黑暗已久,几乎与黑暗融为一体,甚至,他本身就是黑暗。

  这样的他,太容易被娘亲吸引。

  大约促使他带着娘亲远赴楚国的真实原因,并非是什么诞下龙裔那种荒诞的推演,而是……

  他并不愿意娘亲与魏惊鸿私奔。

  他爱慕娘亲!

  当他喂娘亲吃下忘情丹时,沈妙言甚至相信,如果那个时候,娘亲稍稍流露出不情愿,他一定不会逼她……

  如果是那样,那么今日的一切,会不会都被改写?

  沈妙言想着,轻声道:“斯人已逝,你再如何歇斯底里,再如何后悔,也不会有机会重新来过。你是千年前的亡魂,你本就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。放弃你报复中原的想法,好好修道,兴许终有一日,能修成正果呢?”

  元辰冷笑,“修道?我的存在,就是道!今日,我就要杀了中原的帝王,娶你为后,弥补我二十多年前的遗憾!”

  “我不是我娘亲,你拿我做替代品,根本不可能得到你想要的满足感!”

  沈妙言皱眉。

  “若我说,我偏要呢?!”

  元辰上前,一把拎住她的衣领。

  那双狭长阴冷的眸子,透出刻骨的苍凉与霸道,“只要我想,这天下都可以是我的!区区一个女人,又算得了什么?!我可以生擒君天澜,将他身上的帝王气运尽数嫁接到我身上!也可以杀了他,然后率领阴兵侵略天下,用鲜血与上百万人命,堆砌出我想要的帝王气运!”

  “疯子!”

  沈妙言冷声。

  这个男人,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!

  元辰不以为意地冷笑,拽住她的长发,把她从拔步床拖到条案边,拿起嫁衣就要为她穿上。

  “今日宜嫁娶,我的娃娃乖乖嫁给我,也能少吃些苦头。”

  “我不要!”

  沈妙言厌恶不已,手脚并用地挣扎。

  然而在元辰面前,她这点子挣扎全然不够看。

  眼见着元辰快要给她套好嫁衣,沈妙言挣扎之中,猛然甩了一巴掌到他脸上!

  元辰苍白的面颊上,立即现出五个红指印。

  他慢慢抬眸,盯向这个不乖的女人。

  他的唇角,缓慢勾起。

  下一瞬,沈妙言被他重重甩在圆桌上!

  “嘶……”

  她倒吸一口凉气,腹部撞击到桌边的疼痛,几乎疼得叫她说不出话来!

  元辰面无表情地站在她身后,紧拽住她的长发,把她拉到自己跟前,冷冷道:“敬酒不吃吃罚酒。娃娃既然不听话,就别怪我翻脸无情!”

  说完,拖着沈妙言的头发,把她给拉到拔步床前。

  他把她重重摔在榻上,不顾一切地欺身而上!

  他撕扯着她的衣裳,动作粗鲁极了,长而尖细的指甲甚至划破了她娇嫩的肌肤。

  那双漆黑而狭长的凤眸中,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情感。

  沈妙言于他而言,本就是她娘亲魏筝的替代品。

  如同一个娃娃,坏了也没有关系,死了也没有关系。

  他总有办法缝补好,也总有办法叫她活过来。

  他不舍得把魏筝的尸体炼制成活死人,因为那是对她的亵渎。

  可对于沈妙言,他却是没什么感情的。

  拔步床上,沈妙言几乎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去挣扎,却被元辰轻而易举就制住双手与乱蹬的双脚。

  他埋首于她颈间,深嗅着她身上的甜香。

  那双剑眉,却是越皱越深。

  不是这个味道!

  魏筝身上,不是这个味道……

  她们明明是血脉相承的母女,为什么她一点都不像她……

  如果她不像她,那他娶她有何用?!

  这个念头,叫他几欲疯狂!

  他越发凶狠地掐住少女的腰身,隔着火红的嫁衣与里衣,那白嫩的肌肤早已青紫交加,全是指印。

  “你放开我!放开我!你这个混账王八蛋!”

  沈妙言大骂着,因为疼痛与恐惧,眼泪染湿了睫毛,滑入云鬓之中,逐渐打湿了凌乱的青丝。

  挣扎之中,她狠狠咬住元辰的头皮!

  元辰拽着她的头发迫使她松口,扬手就给了她一个耳光!

  他力道很重,沈妙言被扇得偏过了头,狼狈地吐出一口血水,整个人都晕乎乎不知今夕何夕。

  元辰终于放开了她,皱着剑眉,在寝宫中来回踱步。

  “应该像的……她们应该像的……”

  他不停呢喃。

  床榻上铺着金丝红缎的锦被,沈妙言躺在上面,凌乱的青丝铺陈开,越发衬得小脸白嫩。

  漆黑的睫毛早已湿润,半张面颊微微肿起,晶莹而苦涩的泪水顺着眼角滑落,缓慢渗进了那樱红的唇瓣里,渗进了描金的缎被中。

  嫁衣上的红玉盘扣被生生撕开,露出素白的丝绸里衣。

  露在外面的一截粉颈,透出惊人的纤细与荼蘼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