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660章 就不怕她的心,被北幕皇帝拐走吗

第1660章 就不怕她的心,被北幕皇帝拐走吗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023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45:39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一念起,

  诸魔生。

  自幼修习佛家经书的贵公子,原本如高山修士般的出尘如莲气息,已隐约沾染上了魔障业果。

  那一腔执念如何也挥之不去,甚至已逐渐深入他的骨髓。

  他原本漆黑的瞳眸,在多年执念的冲击之下,彻底化为血红。

  他调动全部内力,猛然撞开连澈,不顾一切地袭向君天澜。

  连澈哪里肯放他走,双刀化作虚影,沉着冷静地同他战在一处。

  君舒影将手中那柄长剑舞得令人目不暇接,冷冷道了句“滚开”,长剑便携裹着冰冷,飞速刺向连澈面目。

  连澈堪堪侧首,长剑擦着脸皮而过,剑风斩断了他的一缕长发。

  他盯着那柄剑,桃花眼多了几分深沉。

  这剑上的毒……

  短暂的走神时间里,君舒影直接抬脚把他狠狠踹了出去!

  他的脚风蕴含着十成内力,连澈倒飞出去,重重撞击到树干上,狼狈地砸落在地,吐出大口污血。

  沈妙言在旁边看得心惊胆战,忙奔过去把他扶起,“没事吧?”

  连澈摇头,“无妨。”

  说着,抬头盯向那还在打斗的两人,“君舒影剑上淬了剧毒,见血则死,无药可解。”

  沈妙言毫不怀疑他的话,望了眼处于下风的君天澜,咬了咬唇瓣,不顾一切地就往他们那边跑。

  连澈死死抓住她的后衣领把她拖回来,怒声道:“你做什么?!”

  沈妙言回头:“当然是劝架啊!”

  “你血统被压制,上去就是送死!”连澈没好气。

  沈妙言皱眉:“万一四哥被剑伤到,死了怎么办?!”

  “想开点,也许他俩都死了呢?不过,就算他俩都死了,也还有我愿意娶你。咱们也不必待在西郡这鬼地方,一起回琼华岛,多好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沈妙言给了他一记白眼,正要挣脱他,却看见君天澜被君舒影完全压制。

  他本就不想杀君舒影,而他又手无寸铁,防御已是困难,根本就无法主动出击。

  再加上君舒影手持长剑、招招致命,他能够撑到这个时候,已属难得。

  君舒影发疯般,扫堂腿透着十二分的劲道,猛然踹向君天澜。

  君天澜猝不及防,被他踹得倒飞出去,重重趴倒在地!

  君舒影提着长剑,满头青丝无风自舞。

  他盯着那个男人,缓步上前。

  那张出尘绝艳的面庞上,半丝表情也无。

  他提剑,恶狠狠朝着君天澜的背后刺下!

  “住手——!”

  沈妙言尖叫出声。

  可惜连澈紧拽着她的胳膊,根本就不让她过去。

  君舒影的长剑还在落下。

  眼见着就要刺进君天澜的后背,却堪堪在他的外衣上停止。

  他沉默着,顿了半晌后,把手中长剑扔了出去。

  他朝君天澜伸出手。

  君天澜翻了个身,薄唇弧度很浅,握住他的手,顺势一跃而起。

  众人懵了。

  君舒影松开手,淡淡道:“你早就知道,我不会杀你?”

  君天澜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你的功夫很好,却不是精于杀人的那种。”

  “对你,我下不了手。”君舒影笑得嘲讽,“真可笑,明明被你抢走了皇位和女人,可现在,我却对你下不了狠手……”

  君天澜沉默。

  他是如此,他,又何尝不是呢?

  他们血脉中流着同一种血液,往日里小打小闹也就罢了,可真正论起生死,其实还是……

  不希望对方死在自己手里的。

  君舒影望向远处的沈妙言,笑道:“公平竞争吧。总归,她现在是自由身。”

  君天澜点了点头,“可以。”

  沈妙言望着那莫名其妙就和好的两人,不解问道:“他们在说什么?”

  连澈挑眉轻笑,“说姐姐蠢笨,不值得他们深爱。”

  沈妙言恼了,“净会胡说八道。”

  结果这一晚上闹下来,最后受伤最重的人,反而是上去拉架的连澈。

  第二日清晨,沈妙言还在房中梳洗时,君舒影敲门进来了。

  他身着霜白锦袍,俊美的脸上有块小小的淤青。

  丹凤眼里带着歉疚,轻声道:“昨晚的事,我很抱歉……”

  “以后少喝点酒。”沈妙言对着铜镜,随手拿起一柄银莲花发钗挽住头发。

  君舒影乖乖点头。

  “对了,”沈妙言忽然转身望向他,“那柄剑,你从哪里弄来的?”

  君舒影把昨晚的事儿细细说了一遍,“……如今想来,那个男人就是你们口中的无寂吧?我自幼修习佛经,几乎不受大周皇族心魔的影响。可即便如此,他三言两语间却还是唤醒了我沉睡了二十多年的心魔……其心计与手段,不可谓不可怕。”

  沈妙言点点头,想起从前与无寂的交手,认真道:“他的确可怕。我总觉得他是以一种戏耍的态度对付我们的,若他认真起来,就算咱们所有人加起来,也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  她说着,垂下眼帘,盯着脚上的绣花鞋。

  忽而,她抬起头:“对了,蓬莱阁!”

  “什么?”

  沈妙言站起身,三两步冲到他跟前,拽住他的宽袖就把他往外面拖:“我昨晚在夜市里看见了徐思娇,她被人抓了!我猜,抓她的肯定是那些人贩子!她定然被卖进了蓬莱阁!”

  君舒影跟着她匆匆离开徐府,特意挑了无人的小路,悄悄往蓬莱阁而去。

  而两人的行踪,全被夜凛禀报给了君天澜。

  男人端坐在花厅里,正慢条斯理地用着早膳。

  听见夜凛的话,他淡淡道:“随他们去。”

  小丫头好不容易重新接纳了他,他不能再强横乱来,叫她生气。

  夜凛抬起眼帘,犹豫地望了眼自家主子:“主子就不怕小姐的心,被北幕皇帝拐走吗?”

  自家主子又不会说情话,又没有北幕皇帝那张比女人还好看的脸,很容易占下风啊!

  君天澜瞥了他一眼,把他脸上的担忧尽收眼底。

  他没好气地搁下茶盏,“老五什么时候从朕身边抢走过妙妙?”

  对于他的魅力,他还是相当有自信的。

  夜凛默默低头,难道沈小姐被抢走的次数还少吗?

  他家主子自我感觉也太良好了!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