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645章 她喜欢他,还是喜欢他

第1645章 她喜欢他,还是喜欢他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042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45:26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“这么多年,你总是这个样子!什么事儿都不告诉我,总是按照自己的想法一意孤行!

  “当年在楚国逼宫时,你是如此;在镐京城逼宫时,你也是如此!现在,你还是如此!”

  “可是有时候,有时候……”

  她眼圈发红,声音忽然颤抖起来。

  长刀“哐当”一声跌落在地。

  她捂住面颊,崩溃地蹲下去,

  “有时候,我也想帮你啊……”

  自幼就弱小的她,也想要强大,也想与他在最危险的境地里互相扶持,也想成为他的依靠!

  而不是,始终躲在他的羽翼之下……

  烛火幽幽。

  西北的月光从窗棂外洒落,温柔地为地上的姑娘披上一层素白羽衣。

  长久的沉默后,君天澜起身,把这个他疼爱了十几年的小姑娘,从地上抱起。

  他把她安置在拔步床上,轻轻抬起她的下颌。

  她的睫毛很长,漆黑卷翘,隐隐有水光乍现。

  他低头,慢慢吻去她眼角的泪花。

  他的声音是天生的冰凉,在这个初夏的夜晚,却染上了别样的温柔,“抱歉……这么久以来,都忽略了你的感受。”

  沈妙言凝望着他坚毅英俊的眉眼,纤细的手指,轻轻触碰过他坚挺的鼻梁。

  半晌后,她抱住他的脖颈,紧紧闭上眼:

  “抱歉不如抱我……”

  君天澜一怔。

  女孩儿凑到他的耳畔,“四哥,等一切都结束,我们还能回到当初吗?若你活着,我也活着……”

  君天澜握住她的手腕,郁结了数月的心情,在她温声细语的轻问之下,终于全然放晴。

  他低头,唇瓣轻轻触碰着她的,“除非桃花枝上结出鹅梨,除非绝境之北的风吹进狭海以下三千里,否则,我绝不负你……”

  沈妙言边笑边哭。

  她仰起头,主动吻上男人的薄唇。

  她喜欢他。

  即便在他身边遭遇了种种不如意,

  可是怎么办,

  她还是喜欢他。

  她心中装不下万里锦绣的河山,

  就只恰恰装下一个他……

  月色倾城。

  重重垂纱帐幔被放了下来。

  烛影摇红之中,隐约映出两个人缠绻的身影。

  无寂也好,龙脉也罢,

  今夜里,他们所在乎的,

  唯有彼此。

  而蓬莱阁楼下大堂内。

  金碧辉煌的大堂里,贵公子与美姬到处都是,十分繁华熙攘。

  君舒影和连澈站在雕花楼梯上,两人皆是同样不解的表情。

  “小妙妙应当就在这里,怎么会找不着呢?”君舒影捻起一缕发丝,“难道,是被卖去了别的妓馆不成?”

  连澈把玩着佩剑,沉默半晌,淡淡道:“还是去别处找找吧,实在不行,咱们去问问海夫人。”

  海夫人就是他们在黑市里遇见的那位贵妇。

  “也只能如此了。”

  君舒影忧心忡忡,同他一道离开了蓬莱阁。

  翌日。

  沈妙言醒来时,“嘶”了声。

  “头发、头发、头发!”

  她轻唤着,费劲儿地把自己的长发从君天澜的臂膀下拽出来。

  君天澜抬起手臂,望着小姑娘松了口气的模样,重又把她捞进怀中。

  他抚摸着她白嫩的面颊,温声道:“昨晚,可有弄疼你?”

  此时寝屋中光线充足,拔步床内亦是十分明亮。

  沈妙言一张脸儿逐渐红了,把他的手推开,没好气道:“一大早起来,说什么浑话……有没有弄疼,你不知道吗?”

  “我如何能知道?”君天澜失笑,带着薄茧的宽大手掌,细细轻抚过她白腻的腰身,“妙妙的脾气倒是越发不好了。世上敢这般与我说话的人,也唯有妙妙一人。”

  沈妙言伸手捏住他的鼻尖,“你若嫌我,那你倒是去寻个温柔的姑娘呗,何必与我纠缠不休?”

  君天澜挑了挑剑眉,翻身把她压在身下,“这我可就不懂了,明明是妙妙昨晚自个儿贴上来的,又如何赖到我头上来了?”

  “你——”

  沈妙言语塞。

  男人轻笑,大掌穿过她的长发,低头吻住她的唇瓣。

  极尽温柔,极尽缠绵。

  在屋外守了一夜的侍女,只听得寝屋中又响起那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。

  午后,君天澜抱着又累又困的沈妙言去沐了个浴。

  他把她放进倒满热水的浴桶,拿起布巾,细细给她擦拭起身体。

  沈妙言迷迷糊糊的,靠在浴桶边缘,渐渐又睡了过去。

  梦境中,她又看见了那座古老宏伟的城池。

  千军万马激战着,那位有着透白皮肤、银白长发的年轻太子,奋力鏖战,即便寡不敌众,也不曾放弃。

  因为他,是他们国度所有人信仰的神明!

  可是敌人太多了,太多了……

  激战三天三夜后,他被敌人挑下马背,把他给生擒了。

  敌军逼迫他抬起头,他看见他父皇母后的人头,被高高悬挂在城楼之上。

  他看见城楼之上,古老的“元”字旗帜被火烧毁,换上了绣着“大周”二字的旗帜。

  他看见皇族所有人,都被从帝都皇宫里抓了出来。

  动手的是来自魏北的军队。

  这群蛮人,为了向大周皇族投诚表忠心,极尽羞辱他的亲人!

  男的被活生生折磨而死,女的则受尽侵.犯……

  就连他的妻子,就连他怀有身孕的妻子也……

  他们在强女干了他的妻子之后,活生生刨开她的肚子,把那刚刚成型的啼哭婴儿,残忍地扔到水里!

  “啊啊啊啊啊——!!”

  那年轻的太子殿下,捂住脑袋,痛苦地尖叫出声。

  漆黑狭长的双眸,在极度的仇恨之中,逐渐化为血红。

  想要报仇……

  想要颠覆大周,想要屠尽魏人!

  想要,毁掉这天下!

  他的眼眶之中,逐渐流出两行血泪。

  惊雷骤起,血月阴郁。

  他缓缓抬头,对着苍天,大笑出声。

  ……

  沈妙言震慑于这睡梦中的景象,猛然惊醒,指尖还带着惊惧的微颤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君天澜坐在小板凳上,一边给她梳洗长发,一边关切问道。

  “四哥……”沈妙言转向他,“大周之前,这中原王朝,是什么朝代?”

  “妙妙的史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吗?”君天澜笑得宠溺,“大周之前的王朝,乃是晋朝。”

  “晋朝?”沈妙言蹙眉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