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584章 妙妙,我陪着你,一直陪着你

第1584章 妙妙,我陪着你,一直陪着你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3185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44:27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他的吻很温雅,也很克制。

  他的气味透着木质的清香和冰凉,宛如开满梨花的棠树。

  张晚梨闭着眼,任由他亲吻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她再睁开眼时,眼前的男人已然无影无踪,只剩下月光里飘舞的梨花。

  那匹他骑过的白马,静静站在原地。

  马鞍上挂着收拾好的行囊,里面有水,有干粮,甚至还有换洗的衣物。

  一如他这个人般体贴。

  他大约早就知道了她的计划,早就知道她把太子殿下弄出了宫,早就知道她要返回西南。

  而这,是他的态度,也是他的赠礼。

  她笑了笑,跨上马鞍,在官道上,朝着西南方向扬长而去。

  镐京城外,起伏纵横的山脉绵延不见尽头,河川闪烁着波光粼粼的月色,浩浩荡荡地淌过无数山脚。

  嵌在深蓝苍穹上的满月,静静俯瞰着那宛如羊肠般细长的官道。

  它从镐京城门延伸而去,过函谷关、玉门关,过洛阳道、江南道,一路朝大地上最偏远的西南绵延而去。

  那两个无言纠缠了多年的男女,终于在这一条不见尽头的官道上,分道扬镳。

  他们心知肚明,他们是一类人。

  寒凉的世间里,他们是可以依偎在一起取暖的一类人。

  可偏偏,他们无法成为夫妻。

  不是不适合在一起,而是,太适合一起。

  梨花兀自飘零。

  教坊司内,沈妙言蜷在床榻上,静静注视着窗棂外的梨花。

  都这个时辰了,想来小雨点和张晚梨他们,应当已经离开了很久。

  在屏风后沐完浴的君天澜,只穿着一条墨色棉亵裤过来。

  他的漆墨长发披散着,带着些许湿意。

  腹肌和胸肌都很健硕,可见爆发力与战斗力都是极好的。

  他走到床榻前,利落地上了床,把沈妙言抱进怀中,轻揉着她的脑袋,“在看什么?”

  “梨花。”沈妙言指着窗外的梨花树,“月色中的梨花很好看,是不是?”

  男人垂首亲了亲她的面颊,“没有我的妙妙好看……”

  说完,把她按在怀里,轻而易举就褪掉了她身上那层仅仅能遮羞的衣物,继而非常熟稔地,分开了,她那双白嫩纤细的小腿……

  沈妙言“啊”了声,额角沁出一层冷汗。

  那里,很疼。

  她知道大周皇族体质变态,可是这也变态了吧,她都陪着他玩了一个下午,然而这厮却像是不知疲惫似的,仍旧不管不顾地索取。

  合着他刚刚去沐浴不是代表着结束,而是代表着休整一下,重新开始的意思?

  “君天澜,你轻些……”

  她在男人没轻没重的动作下,忍不住地皱眉。

  君天澜咬着她细嫩的脖颈,目光落在窗外,却看见那棵梨花树下,正站着一个男人。

  他双手背在身后,身姿消瘦修长,面容英俊却惨白。

  他也在看着屋子里的情景,唇角勾起的弧度,透着慑人的阴冷。

  君天澜看着他,只觉头疼欲裂。

  内心的暴躁一层一层地翻涌,刺激着他的胸腔,逐渐刺激到他的头皮。

  “疼!”

  怀中的姑娘尖叫了声。

  君天澜回过神,只觉唇齿间逐渐弥漫开血腥味儿。

  他刚刚竟然咬破了妙妙的脖颈……

  他强压下内心那层不安的暴躁情绪,伸手“砰”的一声,重重关上窗户。

  黑夜,沉沦无边。

  沈妙言看不见四周的景物,只觉身上的男人不知是受了什么刺激,竟像是走火入魔般,起初还会顾忌她的感受,越到后面,动作就越发粗暴。

  而她,根本抗拒不了!

  在强大的力量面前,她的眼泪汹涌而出。

  不停捶打着男人胸膛的力道,看起来像是个笑话。

  她终于像是放弃了抵抗般,被男人翻过来覆过去的折磨,像是一个没有生命的木偶娃娃。

  这一夜,很漫长。

  当沈妙言失去意识时,那种被火焰与冰水包围的恐怖感觉,就又席卷而来。

  她沉沦在冰凉的水底,静静躺在冰棺中,根本动弹不得。

  很疼。

  很孤单。

  很绝望。

  窗外的花树,盛开着千万朵梨花,清丽绝伦至极。

  只是梨花树下的黑袍男人,却不见了踪影。

  夜色凝结成露,点缀在枝头的梨花上。

  周遭的一切,都是晶莹剔透的触感。

  这里是北幕天山。

  它是北幕最巍峨的一座山,山腰上云雾缭绕,透着神秘的美。

  山中几乎没有什么绿色植物,覆盖在这里的,是一眼望不到边际的白雪。

  偶有花丛生长在这里,开出的花朵,却也是晶莹剔透的色泽。

  天山之巅,有一座天然形成的巨大天池。

  这里终年落雪,可是天池的表面却并没有凝结成冰。

  水很凉,却并没有凝结成冰。

  甚至,还生长着几丛冰清玉洁的雪莲。

  天池四周开满了奇异的花朵,俱都是晶莹的纯白色泽,如同上苍从天穹处伸下妙手,雕刻而成的精致霜花。

  而就在这种人迹罕至的地方,居然弥漫着一股酒香。

  远远的,甚至有男人的吟唱声传来:

  “为官的,家业凋零;

  富贵的,金银散尽;

  有恩的,死里逃生;

  无情的,分明报应。

  欠命的,命已还;

  欠泪的,泪已尽。

  冤冤相报实非轻,

  分离聚合皆前定。

  欲知命短问前生,

  老来富贵也真侥幸。

  看破的,遁入空门;

  痴迷的,枉送了性命。

  好一似食尽鸟投林,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……”

  男人身着月白绣银莲花锦袍,腰间系着的宝相花银丝腰带,把他的身姿勾勒的十分挺拔修长。

  乌木簪束起一半的漆发,剩下的一半披散在腰间,连发尾的弧度,都透着散漫与雍容。

  他踩着一双厚底锦靴,修长的指间还拎着一葫芦美酒,吟唱几句,仰头喝上几口,与这冰天雪地间,竟像是自在神仙。

  他生着一张人神共妒的面容,岁月流逝,即便如今已是而立之年,却反而叫他更有种超脱世俗的仙风道骨之感。

  尤其是那双艳丽雍容至极的丹凤眼,仿佛蕴藏着这天山的孤绝冷傲,又仿佛潋滟尽这天池莲花的绝丽艳美。

  他的美,是能灼烧掉人双眼的热烈美。

  凡人,不敢逼视!

  他仰头,朝嘴里倒酒,酒葫芦里却已是空空如也。

  他骂了句什么,将贵重的紫金酒葫芦随意往雪地里一扔,随即就像赖皮似的,就这么在雪地上盛开的繁花间,呈大字躺下。

  雪花温柔落于他的眉宇。

  他很美,美到与这天地造化般,犹如鬼斧神工。

  然而他的脾气,却不怎么好。

  他忽然坐起来,随手拔掉一簇那些世间难得一见的奇异花草,赌气般扔到远处。

  他仰起头,望向天空的孤月。

  “月儿很孤单,我也很孤单……”

  他轻声呢喃。

  绯红的眼角,实在是难掩醉意。

  他抬手抹了把脸,带着醉意爬到天池旁。

  天池里的水很凉,可他并不介意。

  他掬水洗了把脸。

  满月倒映在天池水面,被他掬水的动作一搅和,便露出波光粼粼的涟漪。

  他洗罢脸,带着醉意审视这偌大寒凉的天池。

  池水很清澈,随着雪花轻柔落下,池面逐渐漾开一圈圈细小的涟漪。

  有白色的游鱼,成群结队从雪莲花丛下穿行而过。

  池水下方大约很深,因此他看不见池底究竟有什么。

  他观望了会儿,只觉无聊得紧,于是在池畔趴下来,手指搅动着水面,仿佛小孩儿似的,故意把那群小游鱼都给吓跑。

  他盯着遁入池底的游鱼,痴痴笑了起来。

  笑罢,他随手掐了朵半开的雪莲,轻轻簪于鬓角。

  他还记得当年初见妙妙时,他掐了朵瑶台仙凤,当着她的面簪在鬓角的情形。

  当时她还只是个小姑娘,可爱得紧……

  他沉浸在回忆中。

  而此时,满月已升到正中天。

  子时到了。

  天山上的云层舒展开来,满月的光辉,尽情倾泻在天山之巅。

  照亮了这偌大的天池。

  君舒影满脸醉意,痴痴望着天池水面。

  他看见满月下面,隐约有他的妙妙。

  她就躺在天池底,穿着精细考究的北幕皇后服制。

  那么漂亮……

  那么安详。

  “妙妙……妙妙!”

  他忽然惊叫着,“噗通”跳进天池,毫不犹豫地朝天池深处游去。

  然而,苍穹的云层又渐渐聚拢。

  满月的光辉,渐渐弱了下去。

  君舒影游离在黑暗中,四周都是冰冷的池水,他什么也看不见。

  他怔住了,任由身体自己浮上水面。

  他看见那轮满月仍旧落在水面,随着他的动作而轻微漾动。

  他喝醉了,连眼前的景物也逐渐模糊。

  他忽然发疯般游向那轮明月,“妙妙,你是我的妙妙吗?!妙妙不怕,妙妙不怕,我这就把你捞上来!不冷的,我抱住你,我抱住你就不冷了!”

  明月在他怀中碎裂开。

  雪花还在飘落,天池的温度低得可怕。

  君舒影的眉梢和睫毛上,都结了一层细霜。

  然而他全然不顾四肢逐渐僵硬的感觉,心里眼里,只有那一轮明月。

  他拼尽力气去拥抱月亮。

  哪怕那月儿虚无缥缈,哪怕那月儿一碰就碎……

  淌落的眼泪,在面庞上凝结成冰。

  他又哭又笑,最后一次拥抱住月儿,微微低首,声音温柔,仿佛是在对爱人呢喃:“妙妙,我陪着你,就算是天池水底,也不会冷,也不会孤单……”

  “我陪着你,一直陪着你……”

  他的身体已然冻得僵硬。

  他含着心满意足的微笑,缓缓沉入黑暗的水底。

  ——

  三千字大章。

 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懂这一章,纠结。

  ps:舒舒唱的歌是《红楼梦》金陵十二曲里的尾曲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