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511章 姐姐,我要把你推上皇后的宝座(4)

第1511章 姐姐,我要把你推上皇后的宝座(4)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051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43:16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君天澜哪里肯放手。

  他霸道地托着她的后脑,低垂眼帘,强势地辗转品尝她的味道。

  他觉得她比那红豆酥糖还要甜,几乎要甜尽他一整个春天。

  直到吻得身下的姑娘喘不过气,他才松开嘴,盯着她的双瞳,一字一顿地强调:“并非是前夫,记住了。”

  沈妙言大口大口喘着气,望向上方放大的俊脸,眼底皆是惊恐。

  君天澜给她理了理略显凌乱的额发,才重又坐回去,又推了碟玫瑰牛乳酥到她手边,“乖,吃罢。”

  全然是哄小孩儿的语气。

  沈妙言咬牙,狠狠瞪了他一眼。

  琼林宴上,东阳书院的岳山长和南阳书院的洛山长,并其他几名德高望重的老官,正仔细对比着这些从大火中抢救出来的答卷。

  四周虽挤满了人,然而此刻却安静得落针可闻。

  所有人屏息凝神,皆都紧张地盯着他们。

  陈青书面如死灰,整个人几乎快要软下去了。

  徐政德剩下的唯一一只手,紧紧攥成了拳头,眼底迅速流转着算计的暗芒。

  连澈则无聊地摆弄着手中长剑,不时朝高阁处瞟上两眼。

  过了两刻钟,那几人终于放下手中答卷,对视几眼后,由年纪最大的岳山长出面,正色道:“沈小将军,这些答卷,我等比对出结果了。”

  “嗯?”连澈缓缓抬眸。

  岳山长望了眼看不出表情的徐政德,语气透着无奈:“来自西郡举人的答卷,的确是做了记号。所有西郡举子答卷的第三行,角落处都有个极浅极小的墨点。若不仔细看,根本注意不到。”

  “呵……”连澈把玩着长剑,挑着一双不笑也含情的桃花眼,“把阅卷的那几名官吏,全给我带上来!”

  那几名阅卷官早被抓了,个个儿低着头,被禁卫军们推搡上来。

  连澈靠着椅背,面无表情地审问他们:“说罢,背后组织这场科举舞弊的人,是谁?”

  几名阅卷官自知事情败露,纷纷跪地痛哭,余光时时望向正襟危坐的徐政德,却压根儿不敢把他供出来。

  须知,他们的妻儿老小,早被徐家那位大公子控制住了。

  一旦说了,就是全家被诛的命!

  厉修然摇着折扇,擦了把脸上的灰,柔柔笑道:“沈将军,据我所知,这些个大儒,平日里常常自诩如何如何清廉,茶余饭后,还不时怒骂咱们女帝陛下,以标榜他们的清高。如今却出了这种丑闻,可真是打脸得紧。”

  他顿了顿,笑容阴险了几分:“依我说,就该把他们的妻儿老小全都抓过来,谁不说就杀谁全家,这场审讯,岂不是简单得很?”

  那些个阅卷官闻言,不可置信地望向他。

  连澈却没说话。

  他慢条斯理地站起身,朝陈青书走去。

  黑色牛皮长靴,缓慢地践踏过那平摊在地上的长长请愿书,还在那签着四十多个名字的落款处,清晰地留下半个脚印。

  宛如讽刺。

  他红衣凛冽,在阳光下站定,微微抬起下颌,朝陈青书龇牙一笑。

  一口白牙,闪烁着森森寒光。

  下一瞬,佩剑出鞘!

  “啊啊啊啊啊——!!”

  陈青书猛地尖叫出声!

  他捂住血流如注的肩膀,倒在地面,拼命抽搐挣扎:“手……我的手……我的手……”

  连澈漫不经心地用长剑挑起那截断臂,扔到他身上,“你的手。”

  陈青书看见自己的右手,怔了半瞬,猛地哭嚎出声:“啊啊啊啊啊——”

  连澈唇角勾起,缓缓转向那几名彻底呆住的阅卷官,“听闻诸位大人都是镐京城有名的大儒,想必这写字的右手,对诸位而言,应当十分重要吧?”

  他声音纯净清澈,却又暗含着丝丝沙哑。

  原本该是格外好听,格外性感的。

  可听在这群官员耳朵里,却与那地狱阎罗的催命声,没什么区别。

  他们战战兢兢,其中有胆小的,已然吓尿了身。

  徐政德冷冷道:“沈侍卫长这是在做什么?莫不是在刑讯逼供?须知,大周有律法,刑不上大夫——”

  他话音未落,连澈已经不耐烦地将长剑掷到他跟前。

  长剑斜斜插到徐政德脚边的草地里,剑身颤抖,铿然作响。

  徐政德面色发白,缓声道:“沈侍卫长,好大的本事……”

  “本将军审案,容不得旁人插嘴。”

  连澈倨傲挑眉,视线重又落到那群阅卷官身上。

  精致的唇角扬起邪恶的弧度,他上前,抬脚就把其中为首的一人,给恶狠狠踹了出去!

  那人已是五十余岁的年纪,平日里养尊处优,长得白白胖胖,何曾遭受过这种对待,登时躺在地上,捂着心口咿咿呀呀地叫唤,竟是爬不起来了!

  连澈却不管他,上前就踩住他的胸口,不耐烦道:“快说,究竟是谁在背后,组织了这场舞弊?!本官耐心可是有限得很!”

  “你你你……”被踩住的大儒颤颤抬手指向他,一口气没提上来,直接晕厥了过去!

  连澈嫌弃皱眉,却没因为他晕过去就放过他,直接抬脚,踢藤球般,把他给凌空踢了出去!

  那官员重重砸到树上,吐出大口血,活生生给砸醒,又活生生给疼晕了过去!

  连澈冷眼望向其他阅卷官。

  那眸光太过凌厉,骇得他们纷纷往后一缩。

  高阁之上,沈妙言忍不住捂脸,她这个弟弟行军打仗是一把好手,然而审案却是没有什么耐心的。

  连澈对着这群闷嘴的鸭子,已然濒临暴走的边缘。

  他抽出身侧侍卫的佩剑,大步走到陈青书跟前。

  那陈青书还在捂着断臂大叫,见他走过来,吓得蹬着两条腿往后缩。

  连澈面无表情,抬起长剑,直接就扎进了他的另一只手,把他死死钉在了地面!

  鲜血喷薄,那陈青书不停哭嚎抽搐,像是被抛上岸的一尾鱼,看得在场的文官们,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。

  连澈抱臂,冷眼转向那群呆若木鸡的阅卷官,“诸位还是不打算说?”

  那群人咽了口口水,下意识地望向徐政德。

  徐政德正喝着茶,茶盖轻抚过碧绿茶面,瞳孔中,狠光毕露,暗示意味十足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