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506章 君天澜的眼底皆是宠溺

第1506章 君天澜的眼底皆是宠溺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026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43:12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君天澜把她揽在怀里,温声道:“大周有个传统,放风筝时,剪断风筝线,让它乘长风而去,便可带走一切灾难祸患。我小时候,每年春日,都要和钦原一起放风筝,祈求事事顺心如意。”

  “这都是哄小孩子的。”沈妙言冷言。

  君天澜低头亲了亲她的发心,“人活着,总得有个寄托不是?”

  沈妙言望着天穹,没说话。

  初春的风从大地上吹拂而起,卸去一整个冬天的厚重,轻盈而至云霄。

  嫩芽儿钻出树梢,溪流汨汨而过草坡,藏在洞穴中的小动物,也纷纷出来觅食。

  山野林间,处处都是热闹,处处都是欢喜。

  两人没待多久,福公公穿着便装过来,恭敬道:“四公子,顾大将军差人去谢府,接了顾相爷回顾府。如今顾府与谢府都瞒着相爷,他怕是还不知道谢小姐与张大人下个月就要成亲的事儿。”

  君天澜抱着沈妙言,跨上夜凛牵来的疾风,“继续瞒着。”

  福公公忙应了声“嗻”,恭敬地目送他策马远去。

  疾风生得膘肥体壮,通体乌黑发亮,无一根杂毛。

  沈妙言坐在前面,望着疾速倒退的山林风景,又举目望了眼那座宏伟的城池,忍不住轻声道:“你慢些,我不想这么快回去。”

  那城池虽壮观,却不是她的城。

  那宫廷虽华美,却并非她的宫闺。

  她宁愿在这野外,再多待些时辰。

  君天澜在这种事情上,向来是愿意迁就她的。

  他勒住缰绳,疾风立即缓了下来,不停打着响鼻。

  沈妙言瞧见路边儿有卖春饼的老婆婆,于是伸手指道:“我想吃春饼。”

  君天澜从荷包里取出十个铜板,递给老婆婆身边的小女孩儿:“一个春饼。”

  小女孩儿捧过,稚声道:“奶奶,这位客人要一个春饼!”

  那老婆婆显然是做春饼的好手,动作极迅速地从面团上扯下一个面揪揪,摊开来,洒上一把春笋丁、瘦肉丝、香菇丁等,再用另一个面揪揪盖上,沾了好油,往那发烫的铁锅里一丢。

  整个过程,不过几瞬的时间。

  沈妙言歪了歪脑袋,好奇地望着那老婆婆教她孙女儿做春饼的要诀,不觉莞尔。

  总觉得,这才是她想要的生活。

  面饼上,很快有气泡隆起。

  待到烙至两面微黄,再撒上一把芝麻,香喷喷的春饼,便算是做好了。

  君天澜接过用牛皮纸包好的春饼,递给沈妙言,由着疾风自个儿慢吞吞往前走。

  春饼入口鲜香,沈妙言吃得满面红光,赞叹道:“手艺真好!春天就该吃这种饼的。”

  君天澜轻笑,眼底皆是宠溺。

  沈妙言吃到一半儿时,前方传来了马蹄声。

  她抬头望去,只见徐湛正带着几名侍卫,穿窄袖劲装,背着弓箭,像是出来狩猎的。

  她撇撇嘴,把视线转了过去。

  徐湛行至君天澜跟前,在马上微微欠身,“皇上。”

  君天澜抬手示意免礼,正要继续往前走,徐湛笑道:“与美同游,皇上果然好兴致。只是我妹妹若是知道了,怕是要伤心的。”

  沈妙言闻言望向他,只见他瞳眸漆黑不见底,唇角噙起的笑容,透着若有若无的阴森感,叫人极度不舒服。

  这种感觉,就像是在面对无寂一般。

  似是注意到她的视线,徐湛把目光挪过来,脸上那股子带着阴森感的笑容更盛了些。

  君天澜把沈妙言的脑袋按在他怀里,声音淡淡:“已是春日,山野中狩猎的人颇多。徐卿若是进了山林,需得小心,莫要让自己被人错认成了猎物。”

  语毕,不等徐湛说话,便带着沈妙言离开。

  徐湛冷笑,回头望了眼那远去的两人,眼睛里泛出摄人的冷光。

  疾风掠出很远,速度才慢慢降下来。

  沈妙言好奇地回头张望了眼,轻声道:“你有没有觉得,徐湛很像一个人?”

  “我师父?”君天澜声音淡淡。

  “嗯……”沈妙言咬了咬唇瓣,收回视线坐正,“无论是眼神,还是那颗丹药,都与无寂脱不了干系。”

  她沉吟了会儿,轻声道:“有没有可能,徐湛他,就是无寂?”

  君天澜握着缰绳,并不言语。

  “有可能,有可能真正的徐湛已经被他杀了,这个男人,不过是他易容的……我就知道他没死,他回来了,他定然是来找我的……”

  她尾音微颤。

  君天澜握住她发凉的双手,声音清冷却坚定:“如今我才是天下之主,他找你做什么?”

  沈妙言一愣,转头望向他。

  只见男人目视前方,面庞线条弧度冷峻,暗红凤眸透深邃不见底。

  半晌后,她眨了眨眼睛,慢慢收回视线。

  两人回到镐京城后,君天澜又去顾府探望顾钦原。

  沈妙言不愿意看见那个男人,于是坐在院落门前的石阶上,捡了小石子扔着玩儿。

  正玩得起劲儿时,一道清丽的嗓音响了起来:“你这丫鬟怎么当差的,看不见有人过来吗?”

  沈妙言抬起头,只见来人身着淡粉色绣花裙,腰肢细软,皮肤白腻,一张鹅蛋脸清秀可人,梳精致的朝云近香髻,周身气度格外清雅。

  她识得这个女人。

  此女正是顾家的庶女,顾湘湘,今年约莫二十岁了,当初顾太后还想把她与君天烬配成一对的。

  她的视线又落在她的腕上,只见她腕上挎着个梨花木食盒,大约是来给顾钦原送药膳的。

  她抓住小石子,起身给她让路。

  顾湘湘似是没料到这小侍女是沈妙言,歉意地朝她点了点头,才抬步进了院子。

  屋子里,君天澜已探视完顾钦原。

  他站在房廊下,刚掩上隔扇,顾湘湘清丽的嗓音就自背后响了起来:“表哥,二哥他睡下了?”

  君天澜转身,见是顾湘湘,又扫了眼她拎着的食盒,淡淡道:“已睡下,这膳食,还是等他醒了再送过来罢。”

  顾湘湘笑容温雅,“表哥错了,这食物,乃是嫂子吩咐给表哥送来的呢。天色已晚,表哥不若就在顾府歇下,明日再回宫?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