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498章 好好活着,便是对我最大的报复

第1498章 好好活着,便是对我最大的报复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050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43:06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然而很奇怪,如此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,她居然一点都不害怕。

  羽箭刺破空气的声音,近在咫尺之间!

  可是,却有更快的呼啸声,以雷霆万钧之势,疾冲而来!

  她抬眸,只见君天澜的穿云箭,宛如狂怒般射到那支利箭上,凶狠地将那羽箭折为两半!

  在座众人面面相觑。

  沈妙言眨了眨眼睛,望着掉落在自己跟前的羽箭,轻笑着上前踩了一脚,“徐公子没有射中呢。”

  徐湛低笑,不阴不阳道:“圣上果然好箭法。”

  君天澜站在灯火下,一身墨金锦袍衬得他姿容倾世,嗓音性感得叫人沉沦:“可要继续?”

  徐湛脸上神色微凛,再度拈弓搭箭。

  这一次,是三根羽箭。

  沈妙言站稳了身子,视线穿过灯火,定定落在君天澜身上。

  男人即便失去了视觉,却也仿佛能够知晓身边的动静,同样搭起三支穿云箭。

  六支利箭,几乎同时离弦!

  众人眼花缭乱地望着那六支轨道不一的箭,有胆小的姑娘,生怕沈妙言在那箭雨中血溅当场,连忙捂住眼睛不敢再看。

  然而沈妙言却从容地立在原地,望着箭雨呼啸而来,半点儿都不惊慌。

  这一次,徐湛压根儿不打算隐瞒他想射杀她的事实。

  他射出的三支箭,分别朝着她的脑袋、脖颈和心口而来。

  而君天澜的穿云箭,在一侧紧追不舍。

  沈妙言的目光透过箭雨,遥遥望向君天澜,只见对方薄唇微抿,周身气质冷峻威严,透着令人信服的沉稳。

  所以,她并不觉得自己今夜会死在这里。

  眼见着徐湛的羽箭即将射穿沈妙言,四周的人同时发出惊骇的呼叫。

  沈妙言眼睛都不眨一下,就看见君天澜的箭,在最后关头追了上来,直接将徐湛的羽箭斩断!

  君天澜薄唇微勾,他在那此起彼伏的尖叫声中,独独没有听见他的小丫头的。

  可见,他的小丫头,到底是信任他的。

  身侧,徐湛最后一支羽箭已经搭上弓弦。

  “皇上箭术精妙,微臣佩服得五体投地。”他冰冷开口,“微臣与皇上,就在这最后一支羽箭上,较量个高下吧。”

  话音落地的刹那,羽箭离弦!

  它带着雷霆般的怒吼,直冲屋顶!

  而沈妙言的头顶正上方,悬着一座巨大的青铜枝形烛台吊灯。

  那支羽箭笔直射到吊灯最纤细的铜链处,竟生生把那铜链给射断了!

  直径足有圆桌大的枝形吊灯,“吱呀”一声,重重朝沈妙言砸落!

  大厅中再度响起尖叫,所有人都捂住眼睛,不忍看那个风华绝代的姑娘,被吊灯砸成肉泥。

  毕竟,他们皇上再如何英明神武,仅凭一支穿云箭,莫非还能阻止这吊灯坠落不成?!

  那是根本不可能办到的事!

  徐思娇则双眼发亮。

  湛哥哥果然好计谋,如此一来,即便沈妙言死于非命,谁也怨不得镇国公府。

  毕竟,这只是游戏而已,谁能料到她会死在游戏中?

  在这千钧一发的关头,沈妙言不避不躲,仍旧保持着双手扶着漆木筒的姿势,定定注视着那个墨衣男人。

  明明恨他的……

  明明比谁都要厌恶他的……

  可这样的危急关头,她仍旧觉得,他会救她。

  这种信念,比任何时候,都要强烈!

  下一瞬,她意料之中的穿云箭,果然咆哮着穿透空气,带着来自九天之上的雷霆之怒,把四周的空气都给搅动,汹涌澎湃地涌向那座巨大的吊灯!

  那并非是常人可以办到的事。

  可君天澜,偏偏办到了。

  细长而锋利的穿云箭,携裹着巨大的能量,撞击在那座吊灯上,把它撞得歪过三百六十度,斜斜坠落到沈妙言的身后!

  巨大的灰尘,扬天而起。

  枝形灯台上的蜡烛,烧着了易燃的地板。

  混乱之中,君天澜摘下玉带,视线所及,是那个女孩儿清澈纯净的琥珀色双眸。

  她也在看他。

  透过四起的火光,透过漫天的尘埃,透过混乱的人群。

  他知道,她信他。

  而她知道,他不会让她死。

  他扔掉玉带,迈着沉稳的步伐,一步一步,穿透火光,走到她的面前。

  他大力将她拥进怀中。

  他抱得那么紧,仿佛要让她的骨骼与血肉,全部融入他的身体里。

  仿佛要将两人的灵魂,生生世世都绑缚在一起。

  “沈嘉……”

  他终于抱够了,低头亲了亲女孩儿的眉眼,才牵着她的手,大步离开了着火的水榭。

  沈妙言始终凝望着他高大的背影,追随着他的脚步而奔走。

  她的裙裾在火中飞扬,溅起无数火星子。

  似是察觉到她的裙摆带起了火焰,男人忽然驻足,把她抱到自己的肩膀上坐着。

  这个动作,他做的熟稔至极,仿佛他们之间从未有过争执或者仇恨,仿佛他们仍旧如同过去那般好。

  沈妙言微微蹙眉,低头看他,“为什么要管我?你就不怕徐政德他们看见?”

  君天澜那双暗红凤眸倒映着火光,脚步极稳地穿过水榭回廊:“若我不管你,这府里,便再没有人愿意管你了。”

  沈妙言咬了咬唇瓣,轻哼出声:“你再如何示好,我也是不会原谅你的。”

  君天澜罕见地扯唇笑了笑,声音极淡:“事到如今,你以为我还会奢求你的原谅吗?沈嘉,你好好活着,便是对我最大的报复。所以,无论如何,好好活着。”

  他的尾音湮没在大火燃烧的声音之中。

  沈妙言忽然觉得,自己看不透这个男人了。

  ……

  夜华如水。

  早春的夜里,草木萌动。

  幼草与树木,正悄悄地在月光下努力生长。

  布置简单的屋子里,沈妙言正慢条斯理地帮徐思娇把衣裙收好。

  徐思娇身着素白中衣中裤,托腮站在窗前凝思,不时发出长吁短叹。

  沈妙言把衣裳一件件挂到木施上,随口道:“你是不是喜欢徐湛?”

  徐思娇身子一颤,不可置信地回头望向她。

  “是喜欢的吧?”沈妙言淡然地迎上她的视线。

  月色下,徐思娇的面庞逐渐涨红,声音冷冷:“你少自作聪明!他是我兄长,我怎么可能喜欢他?!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