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497章 想躲,已经来不及!

第1497章 想躲,已经来不及!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078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43:05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他们只觉这丹药药香扑鼻煞是好闻,大约的确能延年益寿,于是纷纷夸赞起徐湛有孝心。

  沈妙言站在人群中,盯着那颗朱红丹药,却忍不住面色发白、手脚泛凉。

  旁人识不得这丹药,她却是识得的。

  这分明是折腾了她七年之久的东西!

  她下意识地望向君天澜,却见他仍旧端坐在大椅上,只随意扫了眼那枚丹药,就移开目光,好似并不知道这丹药的厉害。

  或者说,是乐意看徐家内乱。

  她慢慢稳了心神,眼见着徐政德含笑服食了丹药,暗道那徐湛绝对知道这丹药的厉害,可他明知道这丹药吃不得,却仍旧献给自己父亲,也不知是图什么……

  没等她想明白,寿宴已经快要开场。

  侍女们纷纷离开大厅,准备上菜上酒。

  沈妙言夹杂在其中,捧着托盘穿梭过游廊,越发觉得徐家,不简单。

  无论是徐湛还是西北徐家,恐怕都和无寂脱不了干系。

  午宴过后,在场的官僚贵胄及家眷们,纷纷告辞离去。

  能够留下来参加晚宴的,只有和徐府沾亲带故的那一小拨亲友,以及皇家子弟。

  晚宴设在高楼水榭,一众宾客们席地而坐,边吃酒谈笑,边欣赏歌舞。

  沈妙言跪坐在徐思娇身后,正闲着无聊时,却听得对面传来一道冰凉低哑的嗓音:“听闻沈姑娘乃是教坊司中,最出类拔萃的一位美人,想来歌舞应当不在话下吧?”

  沈妙言抬头望去,正对上徐湛冰冷黑暗的目光。

  她暗道,这人的眼睛,和他的名字真是一点儿都不般配。

  想着,嘴上却敷衍道:“啊哈哈,出类拔萃倒是谈不上,歌舞就更不行了,连贤妃娘娘都比不过呢。”

  徐思娇撇嘴:“你怎么与我兄长说话的?!我兄长想看你献舞,你听不出来吗?!”

  徐湛低笑了声,“歌舞之类,终究脂粉气太浓。听闻沈姑娘出身魏北,想来骑射应当是极擅长的。我有个玩法,赌上魏北铁骑的声誉,不知沈姑娘可敢配合?”

  “不敢不敢!”沈妙言忙摆手拒绝。

  这徐家兄妹来势汹汹,她又不是傻的,才不会应下。

  徐湛没料到她竟然这般厚脸皮,好似一般人听见他刚刚那激将的话,都该义愤填膺的应下吧?

  他垂眸,转了转手中杯盏,“皇上觉得呢?”

  沈妙言心中一咯噔,望向君天澜。

  这厮巴不得她出丑,看来她又要倒霉了……

  果然不出她所料,君天澜淡淡道:“酒席无趣,若徐公子有能解闷儿的主意,不妨说来听听。”

  徐湛微微一笑,“投壶。”

  “投壶?”在场众人纷纷好奇。

  徐湛起身走到水榭厅堂中央,望向沈妙言:“过来。”

  沈妙言自知自己跑不掉,于是咬咬牙,抬步走了过去。

  徐湛示意小厮取来一只木雕花精致漆筒,抬手放到沈妙言的脑袋上,朝众人笑道:“此漆筒为壶,我自诩箭术尚算可以,愿为大家表演七丈远射箭投壶。五支羽箭,若无一投中,我罚酒三坛。”

  沈妙言暗暗翻了个白眼,呸,什么罚酒三坛,他若是射不中,她的脑袋恐怕就要开花了!

  还三坛酒,三坛酒能换她活命吗?!

  想杀她直说啊,一杯毒酒倒也算干脆,至于这般大张旗鼓?!

  须知,她头顶漆筒,羽箭的着陆点高出地面许多,那羽箭就不能走直线了,而必须在半空中呈抛物线下落进漆筒。

  可短短七丈远,二十多米的距离,怎样惊才绝艳的控箭能力,才能让那羽箭在这么短的距离里,在半空中划出恰到好处的抛物线?

  她已暗暗打定主意,见势不好就赶紧躲开,绝不陪这厮玩命。

  偏偏徐湛似乎仍嫌不够,微微一笑,用不透光的布条把双眼蒙了起来,喝道:“拿箭来!”

  小厮立即恭敬地双手奉上弓弦和羽箭。

  沈妙言闭了闭眼,这可真是曹操背时遇蒋干,蚕豆背时遇稀饭——倒霉透了!

  她下意识就要望向君天澜,然而转头的刹那,却想起这几个月她与他的恩恩怨怨,于是梗着脖子,暗道便是死,也绝不能去求他。

  君天澜早把她的小动作看在眼里,事实上他也正等着她这一转头。

  至少,至少这代表,她心里还是有他的。

  于是他起身,在徐湛即将射箭的刹那,淡淡道:“慢着。”

  徐湛手一顿,“不知皇上有何见教?”

  君天澜稳步走到他身边,接过福公公呈上来的玉带蒙住双眼,大掌朝旁边一伸:“朕倒是想和徐卿比个高下。”

  说话间,夜凛已经把穿云弓箭递到他的手中。

  男人拈弓搭箭,薄唇勾起一抹轻笑,“徐卿意下如何?”

  徐湛不以为意,“陛下有此雅兴,微臣自当奉陪到底。”

  沈妙言咬住唇瓣,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好好儿的,又来了个搅局的……

  怎的,君天澜是不看到她脑袋开花,就不肯罢休?

  怕徐湛射不死她,自个儿亲自上阵来了?

  她顶住雕花漆木筒,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,琥珀色瞳眸盯紧了君天澜,戒备心提升到顶点,浑身每一寸躯体都紧绷着。

  歌舞早已撤下,唯有角落珠帘后,一深衣公子正抚琴弹着《将军令》的曲调。

  烛火摇曳,众人屏息凝神。

  下一瞬,两只羽箭,同时离弦!

  “铛——!”

  沈妙言往后一个趔趄,险险站稳身子,仰头望向上方,只见漆木筒中,正笔直插着两根羽箭!

  “好!”

  四周响起铺天盖地的喝彩声。

  沈妙言吞了口口水,稳住心神,抬眸望向对面的两人。

  只见他们俩再度拈弓搭箭,冰冷的金属箭头,像是瞄准了她,又仿佛没有。

  “嗖”一声响,徐湛的羽箭抢先离弦!

  沈妙言睁着圆眼睛,不知是错觉还是其他,总觉得,这支羽箭掠过的轨道,与刚刚不同。

  她双手扶住漆筒,好奇地仰起头,那羽箭竟然在后半段加快了速度,在半空中掠出道道残影,以疾速射向她的脑门儿!

  想躲,已经来不及!

  ——

  今天只有四千字。

  嗷,不小心在键盘上弄泼了半杯水,整个键盘的电路板都被烧坏了,心疼得不要不要!!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