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451章 她的荣辱,全在朕的手上

第1451章 她的荣辱,全在朕的手上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099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42:27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君天澜冷笑,“好一个要江山不要美人。”

  “用一个女人换一个国家,对皇兄而言,应当是好买卖。”

  “你做梦。”君天澜冷声,“祭天大典结束之后,你就滚回北幕。若不走,那五十万大军,即刻踏平你的国度。”

  “皇兄以为,我在乎北幕吗?”

  “你不在乎北幕,却在乎她。可她的荣辱,却全在朕手上。只要你保证,不再招惹她,朕允你,今后绝不再欺辱她。”

  君舒影的双手紧紧攥成拳头。

  他紧盯着这个同父异母的兄长,直到此时此刻,才意识到,他们二人之间的心智,究竟相差多少。

  君天澜薄唇微勾,“不是说你爱她吗?既然爱,何不选择放手?只要你放手,她以后都会活在朕的庇佑下。还是说,你所谓的爱,只是占有?”

  “才不是!”君舒影皱眉。

  君天澜眼中皆是嘲讽,“你也亲眼看到了,她如今过得是何种生活。若不想她一直待在教坊司,那就放手。”

  君舒影当然知道小妙妙现在过得是何种生活。

  他握紧了拐杖,掌心渐渐沁出细汗。

  叫他放手,他内心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。

  然而……

  他声音发涩,“若我不再招惹她,你果真愿意待她好?不叫她再受委屈?”

  “自然。”

  “立她为后?”

  “朕的后位,始终都是她的。”

  君舒影望向通往教坊司的游廊。

  那悬在廊下的宫灯,一盏又一盏,把游廊的前方照得凄迷美艳。

  可他,或许再也不能沿着这条路,去见她了。

  如果答应君天澜的条件,他这辈子,大约都不能再逗她笑,不能带她去看北幕的雪山和天池,不能带她回锦州城外那座小小的幕村。

  可如果不答应,他没有办法从这条恶狼嘴里抢出妙妙,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的小妙妙受苦。

  他,会心疼。

  与其让他和小妙妙都不好过,不如由他来选择放手。

  所有的疼痛,他一个人承受,就够了。

  他闭了闭眼,尾音发颤:“我答应你。”

  君天澜把玩着墨玉扳指,抬步离去。

  君舒影独自站在凄迷的宫灯下,临水照影,孤单寂寥。

  那双极致艳绝的丹凤眼,盛满了悲怆。

  他此生最接近妙妙的地方,大约就是幕村和现在。

  可惜,全都被君天澜无情掐断。

  无可奈何。

  无可奈何……

  日子一晃而过,很快便到了祭天大典那日。

  因着今年大周一统四海,所以祭天大典比往年要隆重许多。

  君天澜斋戒沐浴后,亲自登上东阳山顶,祷告祭天。

  皇室宗亲们纷纷在山腰上行大礼,君天烬、君舒影、君无极等等皇家子弟也都在其中。

  繁琐的仪式足足进行了整整一日,才终于在日渐西斜的暮色里正式结束。

  东阳山的行宫早已准备妥当,众人入住其中,歌舞四起,好不热闹。

  正殿里,沈妙言被君天澜强留在身边。

  她默默看着那厮披着件衣裳在灯下批阅奏章,百无聊赖地玩了会儿九连环,忍不住道:“你听见外面的歌舞声了吗?”

  “嗯。”君天澜头也不抬,手底下运笔如飞。

  沈妙言握住九连环,又道:“听闻东阳山附近有个城镇,你听见那城镇里的爆竹声了吗?”

  “嗯。”

  沈妙言歪了歪脑袋,望着他一目十行地浏览过那些奏章,再用朱砂笔一一作批注。

  她又看了看他手边那一尺多高的奏章,嘲讽道:“你是皇帝,可这样的正月里,却还要批阅这许多奏章。君天澜,你活着不累吗?”

  “累?”君天澜笔尖微顿,“这天底下,总要有个人这么累地活着。正因为我的累,满行宫的文武百官,才能放心地欣赏歌舞。天底下的百姓,才能安心地放爆竹,扎花灯,庆祝即将到来的上元节。”

  他说着,翻开一本奏章,又迅速做起批注来。

  沈妙言面颊却是莫名一烫。

  她做女帝时,从来不愿意花时间,在这些奏章上。

  很多外地送来的奏本,全是扔给张祁云他们处理的。

  她实在闲得无聊,于是同君天澜争论道:“但身为皇帝,应当懂得分清轻重缓急。若事事亲力亲为,岂不是要活活累死?把无关紧要的小事分派给大臣处理,才是为帝之道。”

  君天澜扯唇而笑,“天下之事,哪件事是无关紧要的小事?你在魏北时,身边有张祁云他们,他们皆是可以放心重用的肱股之臣。然而我的朝堂上,鱼龙混杂,又如何能把国事交由他们随意处置?”

  沈妙言哑口无言,懒得与他争辩,自个儿吃起了酥点。

  恰在这时,宫人进来禀报,说是北幕皇帝求见。

  君天澜余光瞥向沈妙言,就看见她眼睛亮了一下。

  他搁下朱砂笔,淡淡道:“请进来。”

  君舒影很快牵着幕昔年进来了。

  父子俩穿着打扮一致,俱是天赐的好容貌。

  君舒影身上还有伤,半垂着眼帘,似是不敢多看君天澜。

  他正正经经地在距离沈妙言一丈远的地方坐了,声音很低:“小妙妙,我和昔昔今晚就要回北幕了。”

  沈妙言一愣,“今晚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怎的这样赶时间?”沈妙言不解,“莫非是北幕出了什么事?”

  “我到底是北幕的君王,出来久了,大臣该心急了。”君舒影口不对心地解释着,又望向幕昔年,“小昔昔,可有什么话,想对你娘亲说?”

  幕昔年恭敬地朝沈妙言磕了三个头。

  他直起身,双眼平静,“孩儿未能承欢膝下,望母亲恕罪。”

  沈妙言把他扶起,“我理解你的选择。”

  幕昔年抱住她,小脸轻轻贴在她身上,嗅够了她的甜香,才放开手。

  君舒影牵着幕昔年往外走,沈妙言下意识跟上,“我送送你们。”

  君舒影余光望向君天澜,却见他半垂下眼帘,俨然是不悦模样。

  他在心底叹息一声,驻足回望向沈妙言,笑容温和:“外间风大,不必再送,没得染了风寒。”

  沈妙言略微诧异,“五哥哥,你怎么了?”

  君舒影不知如何解释,又不敢把他和君天澜的交易告诉她,沉吟片刻,才扯了个谎:“母后飞鸽传书,说灵歌怀了身孕,我……”

  ——

  四章!谢谢昨天打赏的十三位小宝贝!!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