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428章 朕又何必再爱惜你?

第1428章 朕又何必再爱惜你?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052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42:09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君舒影受宠若惊,立即应了声好,与她一道去了楼上。

  楼上的雅座里,陈设布置犹如寝屋,其实就是男女恩爱之所。

  两人在窗边软榻上坐了,楼底下的丝竹管弦声很有些辽远,越发衬得长夜寂寥。

  沈妙言拿起剪刀,剪短烛芯,温声道:“五哥哥说要带我出宫,可还记得?”

  “自然记得。”君舒影含笑,就着烛火细细端详她越发精致的容颜。

  “再过三日就是除夕,当晚,教坊司的姑娘要在国宴上表演歌舞,我也会出场。此外,听闻还有宫外的戏班子进宫唱戏……”沈妙言伸出手,挑起他的下颌,“五哥哥可明白我的意思?”

  君舒影是何等通透的人,瞬间明白她想让他做什么,捉住她纤细的手腕,认真地点点头,“妙妙是怕沈将军被君天澜的人监视了,所以才找上行动自由的我,来悄悄办这件差事。”

  沈妙言一笑,“五哥哥果然聪明。”

  她被教坊司的嬷嬷,没日没夜调教了许多日子,一颦一笑,皆自然流露出勾人的媚意。

  如今连这普通的赞许笑容,都带上了三分妖艳,七分蛊惑。

  君舒影也是男人,指尖按在她细嫩的手腕上,望着她眉梢眼角的媚意,只觉浑身燥热难耐。

  他抬手,把两人中间的小佛桌放到旁边。

  沈妙言望着他的举动,知晓他想做什么,心思百转千回,不知怎的,竟然并不想阻止。

  于是君舒影上前,把这朝思暮想多年的人儿抱进怀里。

  月色透过雕花窗棂,倾落在两人身上。

  君舒影低头,正好对上怀中姑娘纯净的目光。

  她身上自带一股异香,是从前不曾有过的。

  很好闻。

  大掌隔着薄纱,轻.抚过她的身.子,每一处都透着绵绵温软,每一处都令他爱不释手。

  他试探着,慢慢低下头,逐渐靠近她的唇瓣。

  沈妙言仰着头,轻轻阖上眼,漆黑的睫毛在白嫩的面庞上,投下两道扇形阴影,如蝴蝶般微微颤动。

  两人的唇瓣,终于如蜻蜓点水般,触碰到一处。

  继而,缓缓加深……

  君舒影吻得忘情,小心翼翼品尝过那令他魂牵梦绕的甘甜,直到吻得她几欲窒息,才稍稍松开些。

  他睁开眼,一手箍在她腰后,一手扣着她的后脑,唇瓣仍然贴着她的唇。

  他轻轻咬了咬她的唇瓣,相贴着笑语道:“妙妙的滋味儿,果然是极甜的。”

  沈妙言嗅着他身上特有的雪莲香,忽而一手勾住他的脖颈,仰头用li吻着他,一手勾住他的腰带,轻巧地解了开。

  她这般主动,君舒影哪里还有忍得住的道理。

  他把她抱到床榻上,不过片刻功夫,地面就散落了两人的衣裳。

  他们拥抱着滚进里侧,吻得.激烈,眼见着就差最后一步,雅座的雕花朱门,猛地被人一脚踹开!

  君天澜面无表情地负手踏进来。

  窗户并未合上,夜风透过窗棂,把他本黑色的袍摆吹得翻卷飞扬。

  他面沉如水,额间隐隐可见跳动的青黑色。

  床帐中的两人,霎时停了动作,双双看向他。

  君舒影用被子把沈妙言裹好,自个儿跳下床,捡起外裳披了,认真道:“皇兄——”

  “砰!”

  巨响声起,君天澜一拳砸到君舒影脸上,把他砸得倒飞出去,生生把那张实木圆桌撞得七零八落!

  沈妙言缩在锦被里,刚急急唤了声“五哥哥”,就被君天澜擭住面颊。

  他的凤眸如血般鲜红,声音低哑:“刚刚,是你心甘情愿?”

  沈妙言眼神倔强,狠狠瞪着他,艰难吐字:“我的五哥哥,比你好一百倍,一千倍!君天澜,我恨你!”

  君天澜松开手,忽而低笑出声。

  他的宽袖无风自舞,他站在月光里,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:“沈嘉,我爱了你这么多年,我为你努力这么多年,你却告诉我,君舒影比我更好……

  “沈嘉,我多年的努力,在你眼中,到底算什么呢?!”

  他忽而一把掐住沈妙言的脖颈,怒道:“你可知,若我如他那般无需担着祖业、担着家国天下,我给你的,比他能给你的还要多?!”

  他力气极大,沈妙言痛得呜咽出声,一张小脸渐渐涨得通红。

  君舒影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,上前握住君天澜的手腕,“皇兄,我们是真心相爱——”

  君天澜反手就给了他一拳。

  君舒影险险避开,血性上涌,竟变了脸,与君天澜在这狭窄的雅座里大打出手!

  沈妙言趴在床上,捂着喉咙拼命咳嗽。

  她抬起头望去,只见君天澜运了十成功力,一掌狠拍在君舒影胸口!

  君舒影终究敌不过这个男人,整个人如断了线的风筝,疾速往后撞去,把木雕花窗撞得稀巴烂,从二楼摔到地面,发出好大一声动静。

  沈妙言跳下床,飞快往窗边奔。

  她还未跑出几步,君天澜一把擒住她的手腕,凤眸是极致的冰冷:“沈嘉,你怎敢背叛我?!”

  沈妙言望着他宛如渗了血的瞳孔,脊背迅速爬上寒意,下意识地要往后缩,却见他扯唇一笑。

  森白的牙,在黯淡的灯火中显得格外瘆人。

  他从背后擒住她的双手,把她按在床架上,俯身凑到她耳畔,声音是来自地狱般的冷漠残酷:“既然你不爱惜自己,朕又何必再爱惜你?”

  他随手就把她裹着的锦被震碎,一手抓着她的头发让她的脸颊贴在床架上,一手仍紧攥着她的手腕,用这种屈.辱的.姿势,把她整个占据。

  他在做这种事情时,向来宛如一头饿急的狼,从来都不会怜香惜玉的。

  而如今面对心爱女子的背叛,他的愤怒犹如烈火,熊熊燃烧过干枯的原野,胸腔里的野兽叫嚣着吞噬一切。

  沈妙言疼得不停哭喊,却引不起身后人的丝毫温柔,反而换来了变本加厉的折磨。

  无休无止的折辱,直到天色渐晓时,方才结束。

  沈妙言意识涣散,狼狈地趴在地上,周身狼藉。

  满头青丝铺散在地,衬得肌肤越发白腻,于是那周身的青紫伤口,便也越发显得醒目而惊心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