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375章 我所有的野心,不过都是你

第1375章 我所有的野心,不过都是你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056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41:21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衣服上落了一层灰,看起来很脏。

  他抿抿唇瓣,弯腰捡起,毫不在意地抱在怀里,继续往文华宫而去。

  此时,承庆殿中,君舒影与君天澜对饮了一坛烈酒。

  沈妙言换了身常服从后殿出来,望向君天澜:“能让我单独与他说说话吗?”

  君天澜薄唇轻扯,知晓他家丫头这是要算旧账的意思了,于是毫不在意地起身避开。

  此时大殿中光影寂寂,殿外屋檐下的琉璃灯染出重重光晕,照亮了夜幕中飘飞的细雪。

  偌大的殿中,只有他们两人。

  君舒影眯着微红醉眼,望着他魂牵梦绕的姑娘。

  她拎着裙摆,正从御阶下方走上来,袅袅婷婷。

  他一眨不眨地看着她,心跳莫名加速。

  沈妙言在他对面跪坐下来,抬眸静静望着他。

  “小妙——”

  “啪!”

  沈妙言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。

  君舒影醉意全消,捂着发疼的面颊,小心翼翼地瞅她:“这是怎么了嘛,当了女帝,脾气这样的大……人家如今也算是个皇帝,你怎么能这样打我……”

  沈妙言笑得狰狞,“我且问你,薛宝璋当年肚子里的种,究竟是谁的?!”

  君舒影眼神微变,很快笑道:“自然是我那位好四哥的!她是他的太子妃,怀的不是他的种,莫非还是我的不成?”

  “你还在哄骗我!”沈妙言气急,“我都看过当年宫中的那些密档了,时间上对起来,她根本就不可能怀上四哥的种!”

  君舒影冷笑,“小妙妙莫非是忘了,如今那座周宫,是由谁说了算吗?这世上什么都能作假,他动用皇帝的特权,改一下那些密档,又有何难?”

  他生得高大,半个身子探过矮几,顿在沈妙言面前的模样,颇有压迫力。

  他用食指挑起沈妙言的下颌,声音低哑:“我的小妙妙,这世上能一心一意待你的,只有我。江山可以舍去,金银可以不要,我寻遍这世间至宝,真正想要的,唯有一个你……”

  她,是他今生的妙不可言。

  因为她,他的人生,亦变得妙不可言。

  喜乐是她,悲苦是她。

  他眼中所有的色彩,都是她的一颦一笑!

  沈妙言打开他的手,很努力地认真与他辩驳:“他不会骗我!薛远自己都承认了,人证物证俱全,偏你还死咬着不肯认!君舒影,你便是认了又如何?!你曾待我那般好,我便是气,也总归会原谅你!毕竟,薛宝璋已经不在了!”

  君舒影端坐好,挽袖给自己斟了杯酒。

  他低垂着眼帘,修长的眼睫遮住了瞳眸里的水光。

  怎么可能认下,一旦认下,他和她,就真的没有可能了吧?

  他比君天澜晚了好多年才认识妙妙,晚到他认识她时,那个男人已经走进了她的心底最深处。

  他也不如君天澜,与她育有几个孩子,唯一一个昔年,还是过去自己死皮赖脸抢来的。

  他什么都比不上君天澜,他仅仅能够维护的,也只有自己那点子清白。

  虽然,连那清白都是假的……

  可悲,可怜,可叹。

  他仰头,饮尽杯中酒水,眼圈通红地将酒盏重重搁到矮几上。

  他盯着对面的女人,恶狠狠道:“小妙妙,赌上我后半生的幸福,我发誓,我绝没有与薛宝璋有过苟且之事!

  “若是有,便叫我一辈子不再娶妻纳妾,一辈子只守着咱们的过往,直到我枯死在北幕的天山雪池里!

  “让我的墓碑,立在天山最巍峨的高峰上,注视着你所在的方向,守护着你的灵魂,直到地老天荒!”

  他说的情真意切。

  沈妙言皱眉望着他,这人发了这般狠的誓言,倒是叫她犹豫起来。

  君家的兄弟,都是不择手段的男人。

  四哥他,果真会为了欺骗她,而伪造那些册子吗?

  见她神色犹豫,君舒影拎起矮几旁的酒坛子,揭了封泥,仰头大口大口饮尽。

  沈妙言自斟自饮,饮过两盏酒,才抬眸望向君舒影:“别喝了,咱们出去走走?”

  她鲜少这般约他。

  君舒影放下酒坛子,许是因为醉酒的缘故,也或者是因为其他,丹凤眼红了一圈。

  那丹凤眼中潋滟着泠泠水光,浮于流光虚影中,如梦似幻。

  在寂静的冬夜里大殿,美得惊心动魄。

  沈妙言从他脸上收回视线起身,暗道这厮当真是生得一副妖孽模样。

  她自诩定力尚且还行,也难免被他的容颜惊艳到,若是叫其他定力不佳的姑娘看见,不知得惊艳成什么样?

  两人各自系着锦缎镶毛斗篷,打游廊中穿过。

  廊外一侧有蜿蜒池塘,水光被宫灯的光晕折落在廊中,浮光掠影,凄迷美艳。

  沈妙言缓声道:“请五哥哥出来,乃是有要事相商,不知五哥哥可能听我一言?”

  “你我之间,又有什么话是不能说的?”

  沈妙言唇角噙着端丽的笑容,她此刻舍弃了沈妙言的身份,只保持着君王的仪态,她是以一国君王的身份,与他说话。

  “五哥哥也知道,如今天下诸国并立,谁都想吞并其他国家。我不知道张祁云曾经对你说过什么,但我却想,如今局面其实也很安稳,百姓安居乐业,又何必为了统一天下那种无聊的事情,再兴起战火呢?”

  她此言不虚,如今虽四国并立,可四国的疆域间却隔着天然的屏障。

  这么多年,百姓也早已习惯各自的国度。

  四国安安宁宁地发展着,甚至比从前天下一统时,更加繁荣富庶。

  而这样的话,她也想说与四哥听。

  想打消他的野心,想与他好好在一起。

  君舒影笑了笑,在一处石阶上停下步子,转身望向站在上一级石阶上的姑娘,“小妙妙,我对这天下,同样没有野心。你这番话,算是白说了。”

  沈妙言挑眉,“当真没有野心?”

  君舒影与她隔得很近,借着宫灯的微光,静静凝望她,哑声道:“自始至终,我所有的野心,不过都是你。”

  沈妙言一愣。

  男人喝了太多烈酒,胸腔中酒气上涌,盯着沈妙言的丹凤眼越发的红。

  他盯着面前的女人,这是他朝思暮想的姑娘!

  ——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