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367章 那个姑娘,是大魏女帝?!

第1367章 那个姑娘,是大魏女帝?!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030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41:12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沈妙言眯了眯眼,她接手楚国之后,明明吩咐军队不准妄为。

  据她派出去的探子回报,楚国各地与从前无异,大魏军队所过之处秋毫无犯,并没有发生过这县令说的这些事。

  这男人为了满足一己私欲,这般给搜刮银子找借口,也是难为他了。

  她尚未说话,秦县令身旁的女人娇笑道:“哟,妹妹若是做了老爷的侍妾,与我便是姐妹。啧啧,等进了府,姐姐给你挑几匹你从来没穿过的绫罗绸缎做衣裳,如何啊?老爷,你说好不好嘛?”

  秦县令笑得猥.琐,大庭广众之下摸了把她的胸,“还是我的娇娇大方……”

  阿杏被他们恶心得不行,皱眉转向沈妙言,鼓起勇气轻声道:“妙妙,这县令出了名的爱强抢民女,等公子回来,你们还是快逃吧?他手底下有好多打手,你们不是他的对手的……”

  沈妙言端坐着,指关节轻轻叩击着木桌。

  她没理阿杏的话,只盯着秦县令,坦然道:“朕并不记得,有派人搜刮钱粮。”

  话音落地,在场所有人俱是一愣。

  须臾,秦县令和他的小妾捧腹大笑:“这真是丈八的灯台,照得见人家,照不见自己!”

  “哎哟,老爷,府里这位新妹妹可真爱说笑,这连‘朕’都自称上了,将来岂不是要自称西王母了?哈哈哈哈哈!”

  阿杏羞窘不已,额间沁出细汗,紧张道:“妙妙,那个称呼,可不是随便用的,若是给外人知道,是要掉脑袋的……”

  沈妙言面无表情,任由所有人笑作一团。

  秦县令他们笑得快要抽筋,终于停下来,纷纷想要奚落沈妙言几句。

  只是望过去时,却见这娇小玲珑的姑娘,静静端坐在梅花树下,艳绝小脸上,更多的是不怒自威的凛贵。

  这般出尘尊贵的气质,便只是穿着大花棉袄,看起来也像是穿着赫赫昂贵的战袍,令人无端生出一股崇拜敬服。

  “哈哈,哈……嗝!”

  那名妖里妖气的小妾笑不下去了,不知怎的,竟不大敢直视沈妙言,只扯了扯秦县令的衣袖,低声道:“老爷,你瞧她……莫不是疯了吧……”

  秦县令心里七上八下地打着鼓,转念一想,女帝陛下正在京城筹备四国盛典,怎么可能会在种小村子里!

  他恢复了底气,捻着胡须居高临下道:“你可知,你刚刚犯了株连九族的大罪?!本官告诉你,你若肯乖乖跟本官回家,好好伺候本官,伺候得舒服了,本官就饶过你!”

  沈妙言深深呼吸,仍是面无表情地端坐着,“常青县令秦授,贪赃枉法、鱼肉百姓,纵容表亲搜刮掳掠,罪不可赦。斩,立,决。”

  最后三个字,从容不迫地从她口中吐出。

  寒风骤起,吹落了满树梅花。

  夜凛率着暗卫们始终守在附近,听见她的判决,正要冲下去,一名楞头青年拉住他,狐疑道:“大哥,咱们是皇上的暗卫,又不是她大魏的暗卫,为什么要听她的呀?”

  夜凛抬手摸了摸他的脑袋,语重心长:“记住,某些场合,女帝陛下的话,比咱们皇上的话,还要重要。女帝满意了,咱们皇上才会满意。”

  一群暗卫,如幽灵鬼魅般出现在院中。

  腰间别着的金玉令牌,在冬阳下折射出浅浅光晕,隐约透露出皇家气息。

  秦寿和他的小妾瞪圆了眼睛,不可置信地望着这群暗卫。

  他们,他们是皇家的人?!

  也就是说……

  也就是说,那个坐在木桌后的小姑娘,真的是大魏女帝?!

  两人望着那群暗卫如屠杀羔羊般,把他们带来的打手都给杀了,顿时吓得噗通跪下!

  他们一边磕头,一边膝行向沈妙言,哭嚷出声:“皇上饶命!皇上饶命!小的有眼不识泰山,皇上饶命啊!!”

  阿杏满脸茫然,她视为好朋友的妙妙,竟然,是大魏,女帝?!

  她呆呆站在原地,莫名产生一种我是谁、我在哪儿、发生了什么的感觉。

  沈妙言垂眸喝茶,并不理会秦授和那小妾的求饶。

  她的国度,决不允许这种贪官污吏存在。

  秦授吓得尿了裤子,空气中传来腥臭气息。

  眼见着他快要膝行到沈妙言跟前,一道冷风从天骤降。

  身着黑色修身长袄的男人,面无表情地挡在沈妙言跟前,暗红凤眸居高临下地盯着秦寿。

  秦寿早听说过那位大周皇帝的瞳眸天生暗红,今日一见,立即意识到了他是谁。

  天啦,他竟然一下子招惹了两位帝王!

  还嚷嚷着要杀其中一个,再让另一个做他的小妾!

  他疯了吗?!

  他指着君天澜,“你你你你你——”

  求饶的话尚未说出口,君天澜眼底杀意四溢,大掌覆到他的天灵盖上,直接拍死了他!

  杀了秦授,他从袖管中取出帕子,嫌弃地擦了擦手。

  秦授的小妾瘫坐在地,淡黄色液体在裙子上晕染开。

  沈妙言喝罢茶,起身走到她面前。

  那小妾稍稍恢复些神智,忙求饶道:“皇上饶命!求皇上看在咱们同为女人的份上,放过民女!皇上饶命、皇上饶命啊!”

  君天澜皱眉,这女人并未犯下人命,也就是贪慕虚荣了些,罪不至死。

  然而沈妙言却一手掐住她的脖子,把她高高举起,琥珀色瞳眸冰冷无情:“你打了我朋友,还想全身而退?”

  她轻笑出声,手中“咔嚓”一声响,竟是生生捏碎了那女人的脖颈!

  她把女人的尸体丢在地上,拿帕子仔细擦拭过双手,淡淡道:“四哥看着我做什么,莫不是厌恶我这般德行?”

  她说着这种淡漠的话,胸腔里却涌上一股翻江倒海般的戾气。

  在看见血腥时,她已经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。

  想要杀戮。

  想要把对不起她的人,全都狠狠踩在脚下!

  君天澜并不言语,只抬手示意夜凛等人清场。

  沈妙言转向他,仰头盯紧了他的脸:“四哥果然嫌弃我?”

  君天澜抬手覆上她细嫩的面颊,神色清冷,淡淡道:

  ——

  嗷,PK输了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