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131章 长公主魂归离恨天(1)

第1131章 长公主魂归离恨天(1)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081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37:36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沈妙言不以为意,抬手把散发勾到耳后,偏头望了眼房廊外的烈日,笑道:“这里热,咱们进去吃冰镇西瓜。”

  傍晚时分,重华苑寝屋中窗户大开。

  沈妙言独自睡在窗边的凉榻上,正酣眠时,韩叙之捧着冰镇酸梅汤进来,瞅了眼沈妙言的肚子,把酸梅汤放在圆桌上,软声唤道:“王妃。”

  沈妙言揉了揉惺忪睡眼,迷茫地从榻上坐起,“什么时辰了?”

  韩叙之从盆中拧干帕子,替她擦了擦脸,“申时刚过。”

  沈妙言扶额轻笑,“我竟然睡了两个时辰。”

  韩叙之又捧来酸梅汤,“喝这个解解渴。”

  那乌梅色的汤汁盛在白瓷盅里,下面还沉着几朵金黄桂花,散发出清冽的酸甜气息与甜香,便是嘴刁的孕妇看了都生出食欲来。

  韩叙之望着她用瓷勺一勺勺舀着酸梅汤喝的慵懒俏丽模样,试探道:“王妃这胎,可要与镇南王说明?”

  沈妙言垂着眼帘,食了小半盅酸梅汤,才轻声道:“肯定要说的。”

  “我倒觉得,与其说了生出嫌隙,不如不说。反正不过才一个月,若王妃今夜与镇南王有了夫妻之实,把这胎儿安在他头上,也是可以的。”

  “叙之,”沈妙言把小盅放到他端着的托盘上,“他不仅是我夫君,更是我表哥,我不想瞒他任何事。为我梳妆。”

  韩叙之叹息一声,只得应是。

  沈妙言打扮清淡,挽着个食盒来到前院书房,只见书房门前的竹帘高高卷起,里面影影绰绰可见他正临窗写字。

  她踏进去,“表哥。”

  魏长歌回头,笑容仍旧如从前那般温暖,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

  沈妙言把食盒放到圆桌上,“过来看看你。你在做什么?”

  魏长歌急忙捂住书桌上的纸卷,“没……没什么……”

  沈妙言挑眉,看见他放在桌前的字帖,笑道:“你在临帖?”

  魏长歌不好意思地松开手,“临的不好。”

  “已经很好了。”沈妙言望着他规矩不少的字,眉宇间黯淡了几分,轻声道,“二表哥,我有件事儿,想与你说。”

  “嗯?”

  沈妙言垂下眼帘,不敢去看他的表情,硬着头皮道:“我……有身孕了。”

  不等魏长歌说话,她促声道:“你若介意,可以休弃我,我不会害怕,也不会怨恨表哥,因为本就是我的错。”

  书房中陷入沉寂。

  魏长歌执笔的手已然收紧,木制笔杆发出细微的碎裂声音,在空寂中格外清晰。

  沈妙言越发惶恐不安,深深低着脑袋,茫然地絮絮叨叨起来:“都是我的错……事情变成这样,全是我的错……你打我骂我都可以,怎么样都可以……我不会恨你……”

  话音未落,魏长歌忽然扣住她的手腕,把她抵在书桌边,低头凝视她小鹿般湿润的双眸,良久后,目光缓缓下移,落在她的朱唇上。

  他一寸一寸,慢慢靠近那樱红的唇瓣。

  即将碰上的刹那,沈妙言抬手,挡住了他。

  他抬眸,那双琥珀色琉璃眼中,清晰地涌现出不情愿。

  他扯了扯唇角,“表妹到底还是念着他的。”

  “并没有。”

  魏长歌松开手,余光瞥见她如受惊的兔子般逃开三丈远,淡淡道:“我不会休弃你,更不接受和离。”

  沈妙言不安地搅动双手,“表哥……”

  魏长歌眼中流露出嘲讽,“你回重华苑吧,让我一个人静静。”

  沈妙言自觉没有脸面再待在他跟前,屈膝行了一礼,转身狼狈地离去。

  夕阳落下,最后一抹余晖从魏长歌袖角滑落,他整个人笼在黑暗中,发出一声淡淡的嗤笑。

  她是他花了二十五年才抓住的月光,想要他放弃,不可能。

  翌日,沈妙言在宫里陪魏涵赏完莲花,撒娇道:“外祖母,我今晚想陪您一同用晚膳,一块儿睡觉。”

  魏涵笑着拍了拍她的手,“外祖母这里宫女众多,热闹得紧,哪里就用你陪了?你与长歌新婚不久,还是赶紧回去与他用晚膳才是正经。还有啊,外祖母怎么听人说你们是分房睡的?这可不行,外祖母还等着抱重孙娃娃呢!”

  沈妙言心中酸楚,面上却佯装羞怯,背转过身气呼呼道:“外祖母小气不肯留我用晚膳,却在这里说浑话羞我!哼,我这就回府!”

  魏涵望着她大步离开的背影,笑声越发爽朗。

  然而在沈妙言的背影消失之后,她却剧烈咳嗽起来。

  吴嬷嬷急忙拿帕子过来,魏涵用帕子捂住嘴,咳嗽完,一看那雪白帕子,上面的黑血极为醒目。

  她刚刚强撑出来的红润脸色倏然变得惨白,摇头苦笑:“我怕是命不久矣,可怜我这刚回家的外孙女,我走以后,谁来护着她……”

  吴嬷嬷红了眼眶,软声道:“镇南王对小郡主一片痴心,定会事事护她周全,公主不必忧心。”

  沈妙言回到镇南王府后,本欲直接去重华苑,却有前院的侍女过来,行过礼后低声道:“娘娘,王爷有请。”

  “请我?”

  “是,王爷在书房临字,听说郡主回来了,请郡主去书房一趟。”

  沈妙言有些诧异,却还是带着素问,抬步往前院书房走。

  谁知还未靠近书房,就被魏长歌的侍卫拦下,窘着一张脸,怯怯道:“娘娘,您来书房做什么?王爷现在不方便见您。”

  沈妙言心下百转千回,立即意识到刚刚那名侍女并非是魏长歌派出去请她的。

  不知那侍女是谁的人?

  把她引到书房,又所为何事?

  正疑惑时,却闻得书房中陡然传出一道娇媚清丽的女音:“长歌……那里不要……”

  是魏灵玄的声音。

  刚刚的疑惑瞬间就有了解释,沈妙言推开那名挡路的侍卫,提着裙子迈上台阶,猛地推开门闯了进去。

  书房的博古架后垂着几道轻纱,她撩开轻纱,清晰地看见了榻上不堪入目的一幕。

  魏灵玄偏过头,看见她过来,不由滚进魏长歌怀中,笑语嫣然:“咦,我们以为你今晚会宿在宫中。”

  魏长歌的桃花眼倏然放大,显然没料到沈妙言会出现,一把推开魏灵玄,匆匆套上衣物,皱眉道:“你听我解释!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