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000章 今夕何夕

第1000章 今夕何夕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037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35:07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沈妙言仰起头,琥珀色瞳眸倒映出夜幕上的千万朵烟花。

  烟花很美,却令人产生一种岁月若流火,时间如砂砾的悲哀。

  她悄悄望向身边的两个人,他们都望着天空,侧脸是同样的精致沉寂。

  像这样三个人一起安安静静看烟花的夜晚,今后还会有吗?

  她不知道。

  远处传来寂寥清冷的歌声:“今夕何夕,存耶没耶?良人去兮天之涯,园树伤心兮三见花……”

  一场烟花作罢,皇宫的钟声敲响,已是新的一年了。

  君舒影回了自己的行宫,君天澜陪着沈妙言,在长生殿歇下。

  角落燃着的一座枝形灯盏,让殿中看起来光影斑驳。

  君天澜拥着怀中的人儿,察觉到她的辗转反侧,不由摸了摸她柔软的头发,“睡不着?我让拂衣点些安神香?”

  “别。”沈妙言背对着他,“大年三十的,让她们好好歇着吧。”

  “我的妙妙真是纯善。”君天澜把她抱得更紧了些,低头亲了亲她的脸蛋,“不过,子时已过,现在是大年初一了。”

  沈妙言闭着眼睛,淡淡“嗯”了声。

  “今年是嘉和二年,妙妙十八岁,我二十七岁。时间过得真快。”君天澜在她背后轻叹,大掌抚上她的肚子,“咱们的宝宝,二月就该出生了,也不知是个乖巧的,还是个顽皮的?”

  沈妙言睁开眼,望着明黄色的帐幔,轻声道:“该是乖巧的吧,我怀他以来,他从没有闹腾过。”

  君天澜薄唇漾开浅浅的弧度,“是,一定是个乖巧的。”

  沈妙言握住被角,即便背对着他,也能感觉到他身上软软的幸福感。

  她不由撇嘴:“乖巧或者调皮,不都是你的孩子吗?你有什么可乐的?”

  话音落地,却听得背后的男人笑出了声。

  半晌后,那笑声渐渐歇了,一个轻柔的吻落在她的脸蛋上:“是因为妙妙肯搭理我,我才这么高兴。”

  那人呼吸之间都是柔软。

  不知怎的,沈妙言心跳有些紊乱,于是把被子蒙过头顶,只专心入眠。

  她渐渐睡着了,却没有意识到,在这一刻,自己竟莫名不再惧怕黑暗。

  而与此同时,飞燕宫内,赵婉儿哭着把茶盏、玉器等物都摔了,嘴里骂骂咧咧个不停:“赵妩那个贱人算什么东西,凭什么能做王妃,凭什么连皇上都帮着她!她怎么不去死呀!”

  殿中婢女们跪了一地,俱都战战兢兢不敢多言。

  “哟,这是闹什么?”安子璇系着兔毛斗篷从外面进来,扫了眼殿中的狼藉,撇嘴道,“公主摔了这些东西也没用啊!您已经被贬为贵人,难道发一通脾气,就能回到贵妃的位置上吗?”

  赵婉儿双眼通红:“怎么,你是来看我笑话的?!”

  “不敢。”安子璇在绣墩上坐了,认真劝她,“公主今晚的确是做错了,那赵妩只是王妃,与咱们并没有直接的利害关系。更何况她是你的堂姐,她有好前程,你也能间接受益啊!说起来,咱们真正的对手,是沈妙言才对。”

  赵婉儿蹙眉,觉着她说的甚是有理。

  安子璇按着薛宝璋的吩咐,似是喟叹:“皇上可真宠爱沈妙言,让她一个人住在那么大的长生殿!四面还都环水,景致可真好。不过景致好是一方面,这数九寒天的,若是行到一般翻了船掉进水里,她怀着身孕,那真是有的受了!”

  “落水?”赵婉儿仿佛得到了什么天大的提示,连眼睛都亮了起来,“子璇,你说,若咱们果真把沈妙言弄没了,皇上会不会宠幸咱们?”

  安子璇见她心动,顿时窃喜,连忙道:“那是自然!我听锦贵妃娘娘说了,皇上之所以不宠幸咱们,都是因为沈妙言善妒,不准皇上来探望咱们!”

  “原来如此,她可真是个恶毒的妒妇!”赵婉儿义愤填膺,“凭什么好东西都让她一个人占了?子璇,咱们不能坐以待毙,我有个想法,你听听如何!”

  这厢两人商议完毕,东边天儿已经露出了一点鱼肚白。

  两人因为彻夜未睡,眼睛里隐隐可见红血丝,只是脸上的神情却格外激动,那股子亢奋劲儿,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俩马上就能当皇后似的。

  天色大亮时,薛宝璋坐在梳妆台前梳妆,碧儿从外面回来,她耳边嘀咕了几句,末了说道:“……直到晨色熹微,那安子璇才从飞燕宫里出来。奴婢寻思着,她俩该是商量了一整晚。”

  薛宝璋慢条斯理地戴上东珠耳环,唇角噙着一点笑,面容端艳,“常言道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,可本宫瞧着,就她俩那两个猪脑子,再商量个三天三夜,也商量不出什么有用的计谋。”

  碧儿拾起一只发钗给她簪上,笑道:“能让沈妙言损失点儿什么自是再好不过,若不能,给她添添堵也是好的。”

  薛宝璋抬手扶了扶发钗,眉梢眼角都是从容不迫,“是这个理儿。”

  三天后,正是正月初四,明日便是迎财神的日子,君天澜怕沈妙言闲着无事可做,便允她邀请朋友来长生殿玩。

  沈妙言认真地亲自带领拂衣等人布置宫殿,夜九忽然过来,说是有要事求见她。

  夜九隶属夜字辈的暗卫,是君天澜送给沈妙言的侍卫,年纪虽然小了点,可胜在人机敏,功夫也是不错的。

  可沈妙言没地儿安排他,干脆打发了他负责在她出行时划船。

  小家伙丝毫不觉得自己大材小用了,即便只是划船,也仍旧用心对待,没有丝毫怨言。

  “他怎么会忽然来找我?莫非是不想再划船了?”沈妙言嘀咕着,让添香把他带进来。

  夜九一进来,就满脸正经地朝沈妙言单膝跪下,拱手道:“启禀娘娘,卑职有事要报!”

  “何事?”

  夜九低头从怀中取出一封银票,恭敬地呈给添香,“这是赵贵人身边的丫鬟交给卑职的,那丫鬟让卑职趁着娘娘在船上时,故意让娘娘失足落水,说若是事情办成了,就再给卑职五百两银票。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