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711章 我做出的努力,在你眼里一文不值

第711章 我做出的努力,在你眼里一文不值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084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30:50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沈妙言挑开布帘跨进来,声音软糯:“四哥,我来看你了!”

  君天澜脸上的冰冷神色立即被柔软取代,见她拎着两个大大的食盒,于是起身走过去,从她手中接过:“怎么又来了?”

  “想四哥,就来看看你。”

  小姑娘笑得乖巧,在矮几对面坐下,“咱们好久不曾一道用膳了呢。”

  说着,将碟碗从食盒中取出摆好,小小的矮几很快被摆满珍馐美味,沈妙言嗅着空气中的肉香,馋得不行,却还是先斟了两杯酒,望向对面的男人:“四哥,咱们先喝一杯。”

  君天澜接过,酒杯小小的,只有一口的量。

  酒味并不烈,乃是果酒。

  小姑娘将酒杯放下,给他夹菜:“上次来的匆匆,好多事都没和四哥说。太子府被抄之后,李斯年、拂衣他们都被抓去了天牢,我是被君舒影捞出来的。”

  “嗯。”君天澜声音淡淡。

  “顾钦原说大长公主能帮四哥,我就去找她了。她人真好,见我无处可去,就留我住在她府里。四哥,等我老了,我也想成为像她那样的女人,活得精致又安逸,身上总带有一股佛香,说话时轻言细语,待人非常和善。像她那样的女人,便是岁月,也不忍太过为难她吧?”

  小姑娘眼中难掩尊敬。

  君天澜又“嗯”了声,给她碗里夹了棵青菜。

  沈妙言最不喜欢吃蔬菜的,只是今天……

  她盯着青菜看了良久,乖乖和米饭一起吃下去了。

  君天澜诧异于她的乖巧,想着大约是遭逢此难,她的性子被磨得越发温润,便没有往深处想。

  两人又喝了半壶酒,这顿饭才算作罢。

  沈妙言将残羹收拾进食盒,打来水服侍他净手净面,自己也清理一番,弄干净齐整后,她倚进他怀里,用脸颊蹭了蹭他坚硬温暖的胸膛,又抬头亲了亲他略带青胡茬的下巴:“四哥……”

  “今天怎么这样乖?”君天澜抚摸她柔软的头发。

  沈妙言爬到他身上,将他背后的帘子拉上,双手搂住他的脖颈,一言不发地去亲他的唇。

  ……

  君天澜大掌握住她的手腕,凤眸凝重: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

  女人心思最难猜。

  她们说着同意的话,有时候却是拒绝的意思。

  说着拒绝的话时,却又往往代表同意。

  沈妙言垂下眼帘,脑子飞快地转过,最后从他身上爬下来,走到软榻另一边落座:“我……我要嫁人了。”

  君天澜挑眉,拉起她的一只手:“嫁给谁?”

  “我是认真的!”沈妙言转向他,小脸上全无笑意,“四哥被关在宗人府,也不知道将来能不能出去,我不嫁人,难道要等你一辈子吗?!大公主说她帮不了你,她说能帮你的只有薛宝璋!你……要不你娶她吧!你娶了她,就能出去了!”

  这谎话编得着实不咋地,君天澜不过瞬间就联想出了她这些天的动向,唇角的笑容立即消失无踪,将她拉到怀里,大掌捏住她的面颊:“你去薛府求她了?谁让你去的?!”

  见心事被戳穿,沈妙言咬唇不语。

  君天澜眼中多了些许冷讽,别人不信他也就罢了,他亲手养大的女孩儿,竟也这般信不过他的能力!

  周身的气息越发阴冷,他抬高音量,冷声道:“我问你,谁让你去求人的!”

  沈妙言面颊涨得通红,双眼蒙了层雾水,只咬唇不语。

  君天澜恼她这副没出息样,放开她,语带严厉:“站好!”

  沈妙言双手攥着裙摆,委委屈屈地站在他面前,却如同软脚虾般歪歪扭扭没个站相。

  君天澜盯着她,一字一顿:“我有让你去求人吗?”

  沈妙言慢吞吞地摇头。

  “站直了,说话!”男人陡然提高音量。

  沈妙言朝天翻了个白眼,如今讨论这些有什么用,他被关在这里,难道她能狠得下心,什么都不做,就在外面吃吃喝喝?

  君天澜更怒,从窗台上抽了把褪漆的戒尺,“啪”地一下,打在她的手背上:“站好!在宫里待了那么多天,嬷嬷就是这般教你站姿的?!”

  白嫩的手背上立即现出一道红痕,沈妙言痛得捂住手背,含泪吼道:“你干嘛凶我?你以为我愿意求人?我费了那么大力气,我是为了谁呀?!”

  这世上,谁愿意低声下气去求别人,不过是生活所迫罢了。

  若不能屈,那便再无伸的可能。

  能屈能伸,不是他曾教她的为人之道吗?

  君天澜扫了眼那道红痕,又怒又心疼:“你是我的女人,我可以为了你去求别人,却不容许你为了我,放下身段去求人。”

  沈妙言的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,她实在想不通这个男人都混到这个地步了,怎么还能说出这样的话。

  娶薛宝璋,难道不是他最好的选择吗?

  她抬袖擦了擦眼泪,低声道:“我愿意为了你在外面拼尽全力,也愿意为了你在外人面前舍弃所谓的尊严。因为我觉得,在你这里,你会给我尊重,会给我尊严。可是,这一次……”

  并没有。

  我费尽心机,得到的不是理解与心疼,而是不由分说地一戒尺……

  小姑娘擦干眼泪,眼睛里都是倔强,“我已经答应薛宝璋,让你娶她了。若当初你不曾救我,现在早已娶了她吧?她才貌双全,配你正合适。而我什么都不会,连做出的努力,在你眼里也一文不值,换来的不过是一戒尺……”

  她越说越委屈,君天澜面色阴沉,却并没有哄她的意思,只冷声道:“是你不信我。”

  不信他的能力,不信他的话,只自作主张地行事,自以为是在对他好,却不知将他推到别的女人身边,是对他最大的伤害。

  沈妙言哭得有些累,哑声道:“反正在你眼里,你说什么都是对的,我做什么,都是错的。”

  这话,颇有些心灰意冷在里面。

  ——

  生活就是这样,譬如父母,譬如师长,譬如爱人,他们觉得是在为你好,但你觉得并不是。有时候你觉得你在为别人着想,但别人并不觉得。

  阿狸说,我喜欢香蕉,可是你却给了我一车苹果,然后你说你被自己感动了……

  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