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502章 直到他死

第502章 直到他死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056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27:04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楚随玉没看他,将温倾慕拉到身边,解下披风为她系上,声音平静:“生着病,就不要随便出来走动。”

  说着,揽着她的腰,看似动作轻柔,却是强硬地逼迫她往王府后院走。

  温倾慕回过头,花容战站在原地,妖美的面容被湖畔灯火镀上一层柔光。

  那双桃花眼里,满满都是恋恋不舍。

  她缓缓收回视线,垂下眼帘,手脚冰凉。

  她和楚随玉刚走进后院,一名小丫鬟就匆匆奔了来,屈膝行了个礼后,声音急促:“王爷,安侧妃娘娘派奴婢过来问问您,您今晚是否会去她那儿。”

  楚随玉瞥了眼温倾慕,只见她低垂着眼帘,似乎还在回忆花容战。

  他心口绞痛,冷声道:“来人。”

  两名暗卫走了过来,他送开揽着温倾慕的手:“温侧妃与外男拉扯不清,把她关进柴房!”

  “是!”那两名暗卫朝温倾慕抬手,温倾慕面容淡漠地抬步朝柴房方向走。

  楚随玉心头又是一阵火起,她就这样听话吗?

  若果真听话,又为何这几年都与花容战纠缠不休?!

  他一眨不眨地注视她的背影,只要她开口求情,哪怕只是流露一个哀求的眼神,他都不会将她送进柴房。

  可直到她走远,也不曾回头看过一眼。

  楚随玉站在夜风中,在这一刻,心如刀割。

  旁边的小丫鬟试探着道:“王爷,您还去不去安侧妃娘娘那儿了?”

  楚随玉黑沉着脸,抬步往安芊芊的院子走去。

  那小丫鬟心头一喜,连忙跟上。

  另一边。

  花容战骑在马上,在晋宁王府外的街角与君天澜道别。

  沈妙言掀开车帘,月光下,这个玩世不恭的男人情绪十分低落。

  她无法安慰他,只得静静看着他勒转马头,往花府而去。

  君天澜回到车中,夜凛驾着车缓缓往国师府驶去。

  她轻轻靠在君天澜肩膀上,“四哥也知道,今晚的一切,其实都是楚随玉设计的吧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可怜温雅一腔热血,竟不知是被人利用……”沈妙言唏嘘,“可见,女子要找夫君,人品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  “那我的人品可算好?”君天澜偏头看她。

  沈妙言亲亲热热地搂住他的脖颈:“嘻嘻,四哥是世上最好的男人,旁人都比不上!”

  君天澜听着心里高兴,薄唇便噙起一抹浅笑:“那亲我一下吧。”

  沈妙言毫不犹豫地凑上去亲了口他的脸。

  坐在外面赶车的夜凛一阵恶寒,他家那位冷酷无情的主子,什么时候也会说这种令人起鸡皮疙瘩的情话了?

  爱情真可怕啊!

  夜深了。

  晋宁王府中,安芊芊躺在绣床上,心满意足地睡了过去。

  楚随玉下床披了衣裳,走出院子,趁着月光清朗,抬步往柴房而去。

  他的心情十分复杂,柴房破旧,慕慕那样从小到大被娇养的姑娘,怕是从未吃过这种苦吧?

  想着,他停下脚步,不知不觉中竟已来到柴房前。

  他用内力震开门锁,房中点着一盏油灯,朦胧光线中,他深爱的女人蜷缩在稻草堆上,似乎已经睡熟。

  他缓步跨进门槛,瞥了眼被温倾慕扔在旁边的斗篷,瞳眸又黯淡了几分。

  因为是他给她系的斗篷,所以她就如此不待见吗?

  他弯腰拿起那件斗篷,轻轻盖在了温倾慕身上。

  他在旁边坐下,伸手将温倾慕额前的碎发捋到耳后:“慕慕,你恨我吗?明知道你喜欢的人是花容战,却还是向温阁老求娶你……”

  说着,唇角的笑容变得十分苦涩:“我费了大力把你娶进门,却又不曾好好珍惜你。慕慕,我一想到你心中还装着花容战,我就没有办法好好待你。我好嫉妒他!”

  桌上的油灯渐渐燃尽,清透的月光从柴房外洒进来,让这阴暗的环境看起来多了些诗情画意。

  楚随玉凝视她许久,最后失魂落魄地起身,往外走去。

  他走之后,温倾慕缓缓睁开了眼。

  她记得郊外官道上,她被逼迫发过的誓言:她永远不会离开他,直到——

  他死。

  美丽的瞳眸盛着清亮的月光,却十分冰冷。

  四月末,朝堂上发生了一件大事。

  晋宁王楚随玉公然收受贿赂,偷盗国库之宝,楚云间大怒,当堂褫夺他的封号,贬谪他为郡王,即日离京前往长州。

  长州位于南方,也算是富庶之地,因此朝堂上不少人称颂楚云间爱惜手足,即便弟弟犯下大错,也仍然不忍将他贬为庶民。

  沈妙言坐在倚梅馆的门槛上,仰头望着灰蒙蒙的天空,她倒不觉得楚云间有多爱惜手足,也不觉得楚随玉会干出偷盗国宝那种蠢事。

  楚随玉迎娶安芊芊那晚,夏侯挽挽的死太过蹊跷,即便楚随玉最后射杀了温雅,恐怕也惹来了楚云间对他的猜忌。

  白清觉从宫里回来,走上台阶,递给她一瓶从长街买来的泡泡水,笑容温厚:“发呆发成这样,在想什么呢?”

  沈妙言接过泡泡水,不好意思地笑了笑。

  白清觉摸了摸她的脑袋,抬步跨进门槛。

  沈妙言搅了搅那瓶泡泡水,拿起插在瓶中的铁丝圈,朝着空中吹气。

  三四个泡泡飘了起来,扶摇而上。

  沈妙言仰头看着,见有泡泡炸裂,禁不住又吹了几串。

  视线所及是灰色天空与没有光泽的泡泡,她正看得出神,却见有蝗虫自视野里飞过。

  绿色的,饱满的一只。

  她愣了愣。

  ……

  回到国师府已是傍晚,她进了衡芜院,刚踏上台阶准备去书房找君天澜,却被守在门口的夜凛拦住:“小姐,主子吩咐,谁也不见。”

  “连我也不见?”沈妙言挑眉。

  夜凛没吭声,却依旧保持着拦人的动作。

  沈妙言望了眼他身后紧闭的门帘,只得离开。

  她独自一人在花厅用晚膳,添香端了木盆给她洗手:“小姐,主子晌午从宫里回来就没吃饭,也不知道在书房忙什么。拂衣准备了一份热饭,您给他送进去吧?”

  沈妙言应了声好,心里也颇有些犹疑。

  四哥大约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,才会如此。

  可是,有什么麻烦事,是连他也无法解决的?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