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216章 一生一世一双人(下)

第216章 一生一世一双人(下)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178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21:38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阿瞒揉了揉鼻子,好奇问道:“师父,那是什么药啊?”

  “哼!”

  鹿神医一甩大袖,捋着花白的胡须,冷声道:“那药乃是你师祖留下的,名为一生一世一双人!”

  “当初本是要进贡给孝仁皇后,可惜后来发生了乐安之战,魏楚梁三郡割据为王,大周孝悯帝战死沙场,孝仁皇后随后自刎,追随着去了极乐净土,这药,才搁置在咱们这里!”

  他说着,抬手就给了阿瞒一个爆栗子:“你可知,若是男子服用了,会有何后果?!”

  阿瞒抱住脑袋,茫然地摇了摇头。

  鹿神医叹息一声,“若是男子服用,便会在第二日睡醒后,对见到的第一位女子动情。且,若是要行房事,也须得与这女子才行。其他女人,再不能叫他产生欲念。”

  阿瞒依旧满脸茫然,“师父,房事是何意?欲念又是何意?”

  鹿神医恨铁不成钢地瞥了他一眼,冷哼一声,跺脚离去。

  他算是看开了,那药留着也没用,若是被君天澜吃了,也算是缘分。

  只是,怕将来,可怜了那个小姑娘……

  那小姑娘瞧着娇弱纤瘦,哪里承受得了君天澜那样高大的男人。

  若是行房事……

  鹿神医鹿沉一手负在背后,一手捏着胡子,想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露出个老不正经的笑,便去往田间散步了。

  而厢房中的两人,对这些毫无察觉。

  窗下的圆木桌上置了一盘棋,君天澜闲着无事,便认真地教沈妙言下棋。

  沈妙言好半天才弄懂规则,刚打算好好同国师杀一局,没走几步,就直接败北。

  她气得不轻,重新置了一局,咬着手指头,想了半天才走出一步,对面的男人却风轻云淡,紧跟着落子。

  她抬头望向他,见他悠游自在,很有些恼怒,想着怎么都得胜他一局,才算是挽回面子。

  然而没过一会儿,这一局便又输了。

  君天澜修长的手指捻着一颗棋子,冷峻精致的脸上,表情似笑非笑:“妙妙可是着急了?不如,我再让你几子?”

  “谁要你让了!”沈妙言恼羞成怒,将棋盘上的棋子重新扒拉了,“再来!”

  然而无论来多少局,无论她悔棋多少步,最后还是君天澜赢。

  她抬头,怒视着他含笑的模样,最后起身扑过去,冲着他的手大口咬下。

  “沈妙言,你是小狗吗?”

  君天澜望着趴在自己身上的小姑娘,他能清晰地感受到她细小的牙齿,湿润的口腔,以及……

  流到他手上的口水。

  沈妙言松了口,摸了摸他手掌上的咬痕,上面的齿印并不清晰,她咬得不重,所以也没有渗出血来。

  她从袖袋里掏出小手帕,仔仔细细地将他手上的口水擦掉。

  君天澜挑眉,正疑心她怎么突然乖巧了,就瞧见她掀开他的大袖,精壮的手臂上,尽管被咬伤的口子已经结了痂,可牙印还是很清晰。

  那是她挨鞭子后,咬得君天澜。

  她摸了摸那处伤口,轻声问道:“国师,你疼吗?”

  他的瞳眸幽深了几分,“现在,不疼了。”

  沈妙言忽然跨坐到他大腿上,伸手捧住他的脸:“可我身上的鞭伤,还很疼。”

  她神色认真,并非开玩笑。

  “那么,要我怎么做,你才不会疼呢?”

  君天澜伸手抚摸她的面颊,指腹轻而细致地摩挲。

  他知道,那鞭伤早已痊愈。

  这小丫头说疼,大约说的,是她的心吧?

  沈妙言灿然一笑,指了指自己嘟起的唇瓣:“要国师亲一亲。”

  刚刚酝酿出的美好和暧·昧气氛,瞬间消弭无踪。

  君天澜凝视她片刻,默默伸出手,将她嘟起的两片唇瓣揪在一起:“沈妙言,你就是过得太舒坦。”

  “唔……锅酥……唔错了……”

  沈妙言被捏住嘴巴,小眉毛皱起,连话都讲不利索了。

  君天澜松了手,打了下她的屁股,“自己去玩儿。”

  沈妙言尴尬地摸了摸被打的地方,红着脸跑了出去。

  没过一会儿,她便出现在了窗外,手中还抓着一枝盛开的纯白棉花。

  她垫着脚尖,笑嘻嘻将棉花枝往君天澜发髻上插:“国师,我给你戴花!”

  君天澜黑着脸,“沈妙言!”

  与其说是呵斥,实际上一点力道都没有,不如说是无奈。

  沈妙言眉眼弯弯,一转身,便风一般跑进远处的棉花林里。

  她的身影那么自由,那么轻盈,素白的裙角在傍晚的风中飞扬,脚踝纤细,像一只翩跹的纯白蝴蝶。

  她很快钻进棉花林里,同纯白的棉花融成一片,只剩下大笑声远远传来。

  君天澜取下发髻上的棉花枝,默默看了一眼,便搁在窗台上,目光追随着那笑声,渐行渐远。

  日渐西斜,这棉城景色,如诗如画。

  称之为世外桃源,毫不为过。

  他摩挲着指间扳指,目光依旧注视着在棉花田里,跟大黄狗熟稔了后,带着它四处乱窜的沈妙言。

  若是能够同小丫头长长久久地住在这儿,也并非一件坏事。

  七月流火,九月授衣。

  九月筑场圃,十月纳禾稼。

  黍稷重穋,禾麻菽麦。

  粗茶淡饭的平和日子,其实,他很向往。

  他垂下眼帘,伸手摸了摸袍子里的那块墨玉麒麟,很快又恢复成面无表情的模样。

  窗外远处,有农妇站在田埂间,叉腰大骂:“你是哪家的小姑娘,还不赶紧出来,瞧瞧把棉花都踩倒了!”

  沈妙言窜出来,手里还抱着一束长长的棉花,裙子被勾破不少,小脸早成了花猫,面对农妇,颇有些忐忑:“大婶,对不起……”

  农妇将她大骂一顿,解了气,方才离开。

  却半句不曾提,赔偿的事儿。

  沈妙言望着她的背影,心中暖暖,便带着大黄回院子。

  她跑进厢房,献宝似的,将那一束花捧给君天澜看:“国师,漂亮吗?”

  君天澜抿了口茶,面无表情:“瞧你的样子,半分女孩子的矜持都没了。”

  沈妙言笑嘻嘻的,正要说话,却见窗外趴了个小姑娘,正是街上卖杏花的那个。

  她走到窗边,那小姑娘吓了一跳,想要躲到树后,却发现那棵杏树树干还很细。

  “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沈妙言好奇。

  那小姑娘卖花时很神气,现在却很胆怯,小心翼翼挪过来,背在身后的手拿出来,将掌心的东西放到窗台上,便红了脸,兔子似的快速逃走。

  沈妙言看向窗台,一粒亮晶晶的糖果裹在透明的糖衣里,在夕阳下,折射出淡淡的粉色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