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198章 白雪番外:犹是春闺梦里人

第198章 白雪番外:犹是春闺梦里人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188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21:19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早春三月,安府。

  桃花开了满园,尚还未及笄的安府小姐安似雪,指挥着丫鬟在园中搭了个秋千架。

  她每日里,跟着夫子学完诗词歌赋,便拿了喜欢的杂书,坐在秋千上看。

  她知书识礼,从小就被教导在家从父,出嫁从夫。

  而关于将来,她知道爹爹早已为她规划好,没什么可操心的。

  更没什么,可憧憬的。

  于是十四岁的年华里,仿佛读书,便是她一生的乐趣所在了。

  细嫩的指尖翻过书页,尚还未看到下一行,便有一声“哎呀”响起。

  她抬头看去,不远处,冬兰绊了正扑蝴蝶的冬梅一脚,冬梅往前栽倒,却不小心将站在前面的侍女也扑倒在地。

  她便禁不住轻笑出声,秋千轻晃,鹅黄的衣裙在春风中飞扬。

  然而刚笑了几声,突然有略嫌轻佻的含笑声音自墙外响起:

  “墙里秋千墙外道。墙外行人,墙里佳人笑。笑渐不闻声渐悄。多情却被无情恼。”

  几个丫鬟吓了一跳,冬兰连忙高声询问,“谁在外头?可知这是安尚书府?!”

  安似雪挑眉,望向那高高的围墙,外面也不知是谁,将这半首词吟诵的婉转悠扬,配合着她的笑声,明明是轻佻,却偏又应景得很。

  “在下姓白,名清觉。打墙外走过,听见你家小姐笑声清脆悦耳,一时有感而发,吟了这半阙词。若有失礼之处,还望见谅。”

  他的声音颇为温厚,并无半分戏弄之意。

  冬兰还要呵斥,安似雪抬手,示意她噤声,自己捏着嗓子说道:“你怎知,刚刚笑的人,便是我家小姐?”

  那人答道:“笑得那般矜持,自是深闺里,被种种规矩束缚的姑娘。另外,小姐实在不必捏着嗓子,同在下说话。”

  他的尾音微微上扬,带上了一丝戏弄。

  安似雪颇有些羞恼,抿了唇瓣,不肯再搭理他。

  那人等了会儿,不见她说话,便笑道:“春光正好,可惜小姐被困在这深闺之中,看不到更好的春色,如繁华的十里长街,如遍野的青山绿水。当真可惜!”

  说罢,便大笑离去。

  安似雪紧紧抓着秋千架,蝴蝶翩跹过枝头,她抬头去看,花团锦簇里,那些蝴蝶,美丽,而自由。

  第二次同他说话,是下雨天。

  暮春的濛濛细雨中,她独自撑一把素白纸伞,靠在墙角,哭得伤心。

  明年便该及笄,她不小心听到爹爹和娘亲的谈话,说是再给她的亲事缓一缓,等到新帝即位,就将她送进宫中。

  安家若想更进一步,总该出一位娘娘的。

  以一个女儿,换取家族的强大,多划算。

  她伸出手,接住几滴冰凉的雨,却不知自己哭什么。

  早就注定了的命运,有什么好哭的呢?

  她望向满地零落的桃花瓣,它们跌进湿泥里,满身都染上了脏污。

  眼睫低垂,她心底的冰凉,更甚这雨水。

  那个人温厚的声音,在这时忽然响起:“你哭什么?”

  她吓了一跳,转身去看,可触目所及却只是高大的围墙。

  她擦了把眼泪,声音透着倔强:“与你何干?”

  那人的声音染上几分笑,“若有什么不开心的事,不妨说出来给我听。”

  她紧紧握着木纹伞柄,犹豫良久,轻声道:“我爹爹要把我嫁给我不认识的人,我有些难过。万一,他待我不好,怎么办?”

  他闻言,笑得愈发柔和,语气满是温柔与包容:“那不如,你嫁我好了,我总会对你好的。”

  他说的那般自然,仿佛他们熟识已久,仿佛他一直都在这里。

  两人便是这样结识的,在不曾见过面的时候,他早已心悦于她,她亦是彻底堕入,他编织的温柔里。

  再后来,她第一次做出违逆夫子和爹娘教导的事。

  她悄悄命丫鬟搬了梯子来,拎着裙摆登上梯子,头一次看见,这个总是笑容温厚的男人。

  明明是第一次见面,却仿佛相识已久。

  他说,“好久不见。”

  她鼻子发酸,有些想哭。

  再后来,她十六岁那年,紫阳山下篝火夜宴,她被父亲献给年轻而霸道的君王。

  她求父亲成全她和他,可父亲却对她跪下,声泪俱下地说,安家的荣耀,全都指着她。

  她默然地换上舞裙,并未告诉爹爹,她背负不起这样沉重的包袱。

  圆台上的那一支梳妆舞,于她而言,每一步,都如同跳在刀尖上。

  疼得钻心。

  因为她知道,他也在篝火边看。

  他看着她进了皇帝的营帐,看着她进宫为妃,看着她小心翼翼侍奉楚云间。

  他什么都没说,由始至终,笑得温厚。

  由始至终,对她,千依百顺。

  而后宫中的尔虞我诈,是能将人逼疯的。

  那晚她绣着桃花,请他来帮忙给妙言传话,之后却又强硬地逼走他,倔强地要同他划清界限。

  那一晚,她很久才睡着,梦中,仿佛又回到那一年春天,暮雨中,他说,那不如,你嫁我好了,我总会对你好的。

  她睁开眼,听见窗外落了细雨。

  青灯照壁,冷雨敲窗,她拥着冰冷的被衾,忽然无比想念那个春天,忽然无比想念他。

  她用尽一生的勇气,擅自做了假怀孕的决定,以便借着这个理由,获得出宫的机会。

  只要到了宫外,就好动手脚了。

  她逼着他制出假死药,毫不犹豫地吞吃之后,便开始实行那个不可告人的计划。

  她知这计策的后果。

  若事败,不止她自己,整个安家都会被牵连进去。

  若事成,她同他长相厮守,她永远都能做那只自由美丽的蝴蝶。

  幸运的是,她成功了。

  之后的漫长岁月里,她偶尔也会想,到底是她成功了,还是楚云间有意放过她?

  ——你们都是这样,没有谁,真心想要留在朕的身边。

  ——何必用这种极端的法子离开,弄得朕好像不解风情似的。

  ——白清觉,也挺好。至少,比朕好。

  那些言语,像是发生在梦中,又像是真实存在过。

  她站在窗前,摇了摇头,将这些纷扰的思绪都从脑中赶走。

  白清觉从背后抱住她,宽大的臂弯,让人无比安心。

  她低头,抚摸着他的手指,眼中闪过回忆。

  那晚,她被他从泥土中挖出来,她对上他的视线,他笑容温厚:“好久不见。”

  暮春的雨淅淅沥沥,素白的纸伞遮过她的头顶,她鼻尖一酸,两行清泪潸然而下。

  她将手放到他温厚的掌心,语带哽咽:“好久不见。”

  春闺漫漫,此梦安好。

  白清觉,愿我们一生安好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