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82章 他是一只大灰狼

第82章 他是一只大灰狼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074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19:19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“供奉?”

  君天澜声音低沉,一脸似笑非笑,朝沈妙言走近几步,吓得她连连往后退。

  她的小身子撞到案几上,双手撑在身后,惊恐万分地仰头望着君天澜,十分丢人地咽了口口水。

  他的目光很深邃,身躯又是那么的高大,这样居高临下的姿态,叫沈妙言害怕不已。

  “妙妙可喜欢国师了,自然要好好供奉……”

  她低声说着,努力扮出一副孺慕的姿态来。

  君天澜却没了听她说瞎话的耐心,大袖一拂,在后面的大椅上坐下来,手指轻轻叩击着大椅的扶手:“跪下。”

  沈妙言深深呼吸,面对着他压迫而阴沉的目光,只得缓缓跪了下去。

  厨房里那几个小丫鬟回来的时候吓了一跳,谁都没料到国师会突然过来,因此纷纷行大礼,一时间小厨房里跪了大片。

  厨房里的气氛很压抑,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是国师不叫她们起来,她们谁也不敢贸然起来。

  这群小丫鬟陪着沈妙言跪了小半个时辰,沈妙言终于忍不住,哇一声哭了出来。

  君天澜挑眉看去,她的小脸憋得通红,只一个劲儿地哭,双眼肿成核桃,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。

  他不由冷笑:“你还好意思哭?”

  沈妙言一个劲儿地掉眼泪,并不答话。

  她哭了好一会儿,君天澜有些不耐烦了:“你做出那些东西来,自己打算如何处理?”

  “我会把它们抹掉的……”

  沈妙言哭嚎着,扶着身后的案几颤巍巍站起身,小手将揉好的面人都拢到一处,使劲儿地把它们揉成一团。

  面团放了小半个时辰,已经很硬了,她的力气又小,于是费了大劲儿,才将它们都揉作一团。

  她吃力地揉着,背对着君天澜,眼泪啪嗒啪嗒砸在面粉团上,她想,她再也不愿意看见君天澜了。

  小厨房里就只有她低声哭泣的声音,君天澜坐了一会儿,这哭声着实让他烦恼,于是他起身往厨房外走去。

  沈妙言听见他离开的脚步声,抱着面团转过身子,不知道打哪儿来的勇气,突然发狠,将那面团朝着他的后背砸了去。

  君天澜的步子顿住,面团砸在他的后背上,又重重落地,发出一声闷响。

  小厨房里的丫鬟们都惊呆了,连大气也不敢喘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  沈妙言砸他只是一时气恼,是冲动之下的行为,她完全没有想过,砸完君天澜的后果是什么。

  阳光从门外投洒进来,将他的影子拉得纤长。

  他的背影看起来是那么的挺拔孤傲,透着一股阴寒,叫沈妙言渐渐害怕起来。

  于是她做了一个十分丢脸的举动。

  她拎着裙子,直接转身,钻进了桌子底下。

  君天澜缓缓转过身,就看见了这滑稽的一幕,她钻得如此之快,仿佛生怕慢一秒,他就会吃了她似的。

  小厨房里的丫鬟们纷纷捂嘴窃笑,这位沈小姐,真真是个宝。

  君天澜背着双手,一步一步走过去,声音平静:“出来。”

  “不要。”沈妙言在里面蜷成一团,小脸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,活生生像是一条做错事害怕主人责罚的小狗。

  “你能在里面躲一辈子吗?”君天澜低头看着她散落在地面的裙摆,冷声说道。

  “能躲一会儿是一会儿。”沈妙言小声回答,将膝盖抱得紧紧的。

  于是君天澜收回视线,大掌轻轻覆在了桌面上。

  下一瞬,整张桌子都裂了开来。

  沈妙言默默蹲在那儿,顶了满头的碎木头屑,一双水润乌黑的圆眼睛里,满满都是生无可恋。

  君天澜低头看着她的小模样,目光微顿,伸手拧了她的耳朵,将她一路拖出了小厨房。

  两人走后,小厨房里顿时炸开了锅,几个丫鬟们激动不已地抱成团:“主子和沈小姐好有爱哦!”

  “上次添香姐姐说看见国师压着沈小姐,我还不信,现在可算是信了!”

  而在这群小丫鬟口中“好有爱”的君天澜和沈妙言,此时已经到了书房。

  沈妙言是一路被拖回去的。

  君天澜一手拧着她的耳朵,一手负在身后,浑身气度都是少有的优哉游哉,那薄唇微翘的模样,好似是没费工夫就捡了只兔子的大灰狼。

  而沈妙言红着眼眶,满头满身都是脏兮兮的木头碎屑,紧跟着君天澜的步子,唯恐被拽疼了耳朵。

  等到了书房,君天澜才松手,一撩袍摆,淡然地落座:“跪下。”

  沈妙言站在他跟前,盯着他面无表情的脸,真的很想扑上去咬他一口。

  这家伙有事没事儿就叫她跪下,她看起来是那么好欺负人的吗?!

  今天在小厨房钻桌子时丢了脸,被拧耳朵拽回书房那一路也丢了脸,她以后还要不要出门见人了?

  她想着,一动不动,只红着眼瞪君天澜。

  “不想跪?”君天澜随手拿了本书,声音淡漠。

  “嗯。”她闷闷应着。

  “一个时辰内把《诗经》前二十首背下来,免了你的罚。若是办不到,就去衡芜院大门口跪着。”

  君天澜说着,随手将诗册丢给她。

  沈妙言捧住,一双眼透着精光:“若我能背下来,你以后不准随便就罚我跪,不准随便拧我耳朵。”

  “好。”君天澜声音慵懒,翻开自己手中的书卷,一脸淡漠地阅读起来。

  沈妙言深深呼吸,站在他跟前,翻开《诗经》,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书面上,认真地轻声念诵。

  京城中的人都知道她不学无术,是个大草包。

  那是因为她的兴趣,从来就不在学习上。

  可若是好好发愤图强,她的记忆力是不输任何人的。

  小时候爹爹常把她抱在怀里,叫她背一首唐诗,就奖励一块合欢饼,当时她背得认真,半天的功夫就能得到不少饼子吃。

  后来她大了,爹爹不再像小时候那般抱她,也不会再有背一首诗就奖励一块合欢饼的好处。

  功课上,便也就惫懒下来。

  可现在不一样了,背了诗,是有大好处的。

  君天澜抬眸,就看见她红润润的小嘴巴一开一合,念念有声,那小模样竟是出奇的认真。

  狭眸中含了一抹轻笑,这小丫头,也并非是朽木不可雕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