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锦绣萌妃>目录>

第22章 国师大人,好闷骚!

第22章 国师大人,好闷骚!

小说:锦绣萌妃作者:风吹小白菜字数:2400更新时间:2018-12-26 09:18:26

  

  全本言情小说 ,锦绣萌妃

  花容战没搭理她,瞟了眼沈妙言被果汁沾湿的衣襟,将目光投向江淑,“这杯果汁,是你泼的?”

  沈妙言低头望向自己的衣裳,想起添香那日说的含雪缎,圆眼睛里忽然多了几分戏谑。

  江淑面对如此俊美的男子,心跳很快,先在气势上矮了三分,摆出一副媚态来,声音娇弱:“沈妙言她以下犯上,淑儿稍作惩罚,不知花公子有何指教?”

  “本公子还真有所指教。”花容战直起身,脸上的笑容带着几分坏意,却更加迷人,“沈小姐身上穿的衣裳,乃是含雪缎所制,寸衣寸金。江小姐将这身衣裳毁了,打算如何赔偿?”

  在场的人都吃了一惊:“含雪缎?!”

  含雪缎乃是蜀州进贡的极品锦缎,一年也就两匹而已。

  可今年进贡的含雪缎,全都被皇上赏给了国师,怎么会出现在沈妙言身上?!

  他们不可置信地盯着沈妙言的衣裳,只见微风吹来,裙摆宛如流水般拂动,却又有如堆雪砌玉,妙不可言,美不胜收。

  不是含雪缎,又是什么?

  江淑也吓了一跳,不可置信地盯着沈妙言,往后退了一步:“不可能……她怎么穿得起含雪缎?!像她这样的罪臣之女,就该穿粗布麻衣才对!”

  沈月彤同样面露惊讶,忍不住上前细看,阳光下,只见衣料纹理清晰,犹如片片雪花织缀而成,微风拂动,衣料上散发出若隐若现的梅花清香,正是含雪缎无疑!

  花容战摇着折扇,好整以暇地盯着江淑:“大家都知道,含雪缎这东西,珍贵无比,得用冬日存储的梅花雪水来洗。一旦沾染了其他水,这衣料便等于毁了。江小姐,你打算赔偿多少银子给沈小姐?”

  “不可能!她怎么可能穿得起含雪缎……”

  江淑仍旧震惊,可是看见沈月彤遍布阴霾的脸色,她便知道,花容战并未说谎。

  含雪缎一年就那么两匹,连公主都未必穿得起,可见价值贵重。

  让她赔,她拿什么赔?!

  花容战望向沈妙言,笑容透着一丝坏意:“沈小姐,你打算开什么价?”

  沈妙言圆眼睛里都是狡黠:“江姐姐,念在你初犯,我做个好人,也不讹你了。你看我身上都湿了,不如你把你的衣裳脱下来给我穿,我便放过你好了。”

  花容战扑哧一笑,以扇掩面,一双弯弯的桃花眼望向江淑:“哟,江小姐这可是赚了呢!”

  “你们……你们欺负人!”江淑连忙抱胸,气红了眼圈。

  让她大庭广众之下脱衣裳,她的名声还要不要了?

  她以后还要不要嫁人了?!

  她含泪转向沈月彤:“沈家姐姐,你可得帮我!”

  沈月彤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,哪里有空管她的事,神态极为冷淡道:“是你自己泼的水,与我何干?”

  江淑见她翻脸不认账,顿时涨红了脸。

  花容战摇着折扇:“江小姐若是不肯脱,那便拿五千两黄金出来吧。对江府而言,想来也不是什么难事。”

  江淑听了,差点晕厥过去。

  五千两黄金,是他们江府十年的进账了!

  周围响起了窃窃私语声,江淑只觉所有人都在看她的笑话,羞得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
  “江小姐,你到底脱不脱啊?”花容战拉长了音调,声音里含着调侃。

  虽说逼女人并非君子所为,可他花容战素来不是什么君子,他不在乎自己的名声。

  沈妙言懒懒道:“江姐姐,要么拿五千两黄金出来,要么把你身上的衣裳给我,我可等着呢。”

  江淑红着脸,早知道这小丫头不简单,她就不会那么猴急地跳出来对付她了。

  若是让爹爹知道她随手一杯水,就泼没了五千两黄金,定会打断她的腿!

  她悔恨不已,不敢让家里拿这么多钱出来,只得选择第二种法子。

  她的手指停在胸前的盘扣上,缓缓地解开了衣扣。

  周围的窃笑声更甚,她的眼泪不停掉落,委屈得要命。

  为了展示好身段,她里面只穿了一件抹胸肚兜,外面套着广袖云罗束腰裙。

  这么一脱,浑身上下便只剩肚兜和亵裤了。

  大好春光展现在众人面前,一些贵公子们连忙别过脸去,可到底还是匆匆扫了几眼。

  贴身的丫鬟连忙拿了自己的外套,给江淑披上,江淑早已无脸待在这里,掩面哭嚎着冲了出去。

  沈妙言颇为嫌弃地望了眼地上的广袖云罗束腰裙,小脸上都是不屑:“本小姐穿惯了含雪缎,这种粗衣,本小姐当真穿不得。”

  说罢,脊背挺直地走了过去,还顺带踩了一脚江淑的衣裳。

  花容战轻笑出声,很快跟上去。

  韩叙之本想要跟上去,只是看了看花容战随风扬起的火红色广袖,终究还是不甘地收回了步子。

  四周看热闹的人渐渐散了,沈月彤面色冷凝:“荷香,你去查查,为什么含雪缎,会在沈妙言手中。”

  “是!”

  沈妙言心情颇好,转身望向花容战:“你为什么会帮我?”

  花容战笑了笑,抬步往不远处的阁楼走去:“受人之托。”

  沈妙言目光往阁楼上看去,只见一位俊美如谪仙的男人,正负手站在雕花木栏后。

  山风吹来,他黑色绣金蟒的衣袍飞扬起舞,狭长的凤眸里,都是冷漠和霸道。

  沈妙言仰着小脑袋看他,忍不住扑哧一笑。

  国师大人,好闷骚!

  君天澜站在楼上,只看见那小东西站在草地上对他傻笑,随即拎着小裙子,轻快地跑了上来。

  花容战后一步上来,便看见沈妙言张开双臂冲到君天澜身后,将他紧紧抱住,小脸儿贴着他的后背,猫儿一般蹭了蹭:“国师大人,你真好!”

  君天澜背对着她,尽管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模样,花容战却惊讶地发现,这货的嘴角分明微微翘了起来!

  他摇开折扇,不住往自己身上扇风,今儿可真是见了鬼,向来高冷孤傲、不喜女人的国师大人,居然会让一个小女孩儿抱他,居然还笑了!

  君天澜回头望了眼沈妙言,“去换衣裳。”

  小姑娘乖巧地点点头,早把前些日子被打手心的仇恨抛到九霄云外,跟着侍女去换衣裳了。

  晋宁王妃办事周到,早备了些新衣在客房里,以供女客使用。

  沈妙言在一个小丫鬟的帮助下换了套衣裙,刚打开门准备去找君天澜,便听见一个尖锐的声音自隔壁响起:“她沈妙言算什么东西?!不过是罪臣之女,连贱民都不如,她凭什么穿含雪缎?她凭什么羞辱我?”

  是江淑的声音。

  “那个含雪缎,明明被圣上赐给了国师!是了,你看她长得白嫩,定是做了国师的禁·脔,才换来的荣华富贵!真是不要脸!”

  江淑毫不避讳,什么话都往外冒:“也是,她那种身份,做人侍妾都是抬举!也不知道那个国师长得什么样,虽然大家都说国师风华无双,可我看,他定是个鹤发老头!不然,怎么看得上沈妙言呢?哼,我要去告诉大家!”

  话音落地,房门“吱呀”一声被推开,江淑大步跨出了门槛,刚转身,就看见了沈妙言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