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558章 阳阳,我是你爹

第558章 阳阳,我是你爹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5390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3:39

  

  客院里,阳阳搂着曦儿,柔声安抚,“曦儿,别怕!哥哥会保护你的,你放心!有哥哥在,不会让任何人伤到你。”

  曦儿紧抓着他的衣服,“哥哥,这里是哪里?他们为什么要抓我们来这里?”

  “他们说这里是京城,但现在我们在哪里?我也不知道。曦儿别怕,哥哥会保护你。他们一路上,对我们并没有什么,不好的地方。想必,让他们来抓我们的人,又不是要害我们。”

  阳阳虽小,但看事情比较犀利,他分析的很到位。

  一路上,曦儿把他当成主心骨。

  这会儿,听着阳阳一直在肯定不会有事,说会保护她,曦儿不安的心,也渐渐的平静了下来。

  她抬头,紧紧揪着阳阳。

  “哥哥,娘亲不是也在京城吗?还有乔姨,会不会是娘亲让人来接我们?”

  阳阳摇头,“不可能是娘亲。”

  如果宋暖打算带他们来京城玩的话,不会日夜赶路,也不会悄然的带他们离开,不跟家里说一声。

  更何况,如果宋暖真打算带他们来京城,那她来京城的时候,就会带上他们,不会后面又派人去接。

  阳阳猜想,这个人把他们弄到京城,肯定是想利用他们。

  可是利用他们做什么呢?

  这一点,阳阳也不知道。

  “哥哥。”

  “嘘!”阳阳轻嘘一声,捂住了曦儿的嘴,“曦儿,别说话,外面有人来了。待会不管发生什么事,你都不要太紧张,有哥哥在知道吗?”

  曦儿重重的点头,一双大眼睛骨碌碌的转。

  阳阳刚松开手。

  房门就被打开了。

  二人齐齐朝房门看去,看到赵泽宇从外面进来,皆是有些惊讶。

  “宇叔叔?”曦儿立刻唤道。

  阳阳则皱了皱眉头,眸底有了戒备。

  赵泽宇大步走了进来,蹲在他们面前,上下打量着他们。检查一遍,发现他们没什么事,这才心安了一些。

  “来人啊,立刻备些点心送过来,再给小少爷和小小姐备换洗的衣服,备热水给她们梳洗。”

  “是,王爷。”

  丫鬟们匆匆下去准备。

  赵泽宇起身,把他们二人抱了起来,一人坐着一个腿上。

  阳阳挣扎着,从他身上滑下来。

  曦儿见状,也七手八脚的,从他身上下来,紧紧的挨着阳阳站着。

  赵泽宇暗暗叹了一口气。

  他发现了阳阳眸底的防备,心里既有高兴,又有失落和无奈。

  这个孩子,对他的防备心很重。

  赵泽宇也没有勉强他,而是扬起笑脸看着他们。

  “这一路上,辛苦了,他们可有怠慢的地方?”

  屋子外面,那些去高山村接阳阳和曦儿的人,还站在那里。

  阳阳眸子一转,整张脸就沉了下来,很是不高兴的样子。

  赵泽宇眯了眯眼,问,“他们怠慢你们了?”

  阳阳哼了一声,“他们把我们从家里掳出来,连夜赶路,一路上,连吃都不给我们吃,喝也不给喝,就怕我们找个理由逃跑,难道这算是礼待吗?”

  外面的人听着,心尖一颤。

  正准备进来解释,房门就砰的一声,赵泽宇怒气冲冲的从里面出来。

  “本王记得,千叮咛万嘱咐,让你们好好的照顾小公子和小小姐。这一路上,你们居然是这样照顾他们的?”

  外面的五六人,呼啦一声跪在地上,“爷,事情不是这样子的,实在是那两个小鬼,他们太……”

  砰砰砰!

  话还未说完,人就被赵泽宇踢倒在地上。

  赵泽宇眉头皱起,眸底闪过戾气。

  那几人从地上爬起来,连忙求饶,“王爷,事情不是这样子的,真的不像他说的那样,那小子他……”

  “来人啊。”

  “是,王爷。”

  “把他们几个给我拉出去,乱棒打死,再丢到乱葬岗去。”

  “是,王爷。”

  “求王爷饶命!”

  几人连忙求饶,但是赵泽宇根本就不听,挥挥手,就让人把他们几个拉了下去。

  屋里面,曦儿听到了外面那些人的惨叫声,脸色煞白,很是不安,她紧紧的拽着阳阳的手。

  “哥哥。”

  阳阳低头看着她,轻轻安抚,将她的手握在掌心里,紧紧的包着。

  “没事,有哥哥在。”

  事实上,那些人并没有苛待他们,也没有像阳阳说的那么严重。

  阳阳就是故意让赵泽宇,打罚他自己的人。

  阳阳心中有气。

  气赵泽宇派人把他们掳到了这里。

  此时此刻,阳阳对赵泽宇的防备心,已经到了最高点,他不会相信赵泽宇的任何一句话。

  赵泽宇从外面进来。

  伸手去牵他们。

  阳阳立刻避开。

  赵泽宇的眉头,又皱了起来,低头审视着他,“阳阳,难道你不相信宇叔叔?宇叔叔什么时候伤过你们?那些人不懂事,误会了宇叔叔的话,让你们在路上,受苦了。走吧,宇叔皮带你去另外一个院子,在那里,我已经让人收拾好了房间。”

  说着,他又伸手过去。

  阳阳却将曦儿护在身后。

  赵泽宇看出了阳阳心中的防备,退了一步,没打算将他逼得太紧。

  “那行,你们跟在后面,我领你们去。”

  说完,他率先走在前头。

  阳阳知道,在赵泽宇的地盘上,他硬气不起来。

  眼下只能先应付着他,再看看他究竟想要做什么?

  两人跟在赵泽宇身后,一起来到了赵泽宇的院子旁边的,那座院子里。

  丫鬟们很快就送了点心,茶水进来。

  “吃吧,路上应该饿坏了,多吃一些。待会梳洗一下,宇叔叔再带你们到后院走走。”

  曦儿看着精致的点心,眼睛发亮,但是阳阳没有发话的时候,她不敢取。

  阳阳看出了她那馋猫的样子,忍不住微微的弯起嘴角。

  “吃吧。”

  话落,曦儿就不客气的拿了点心来吃。

  阳阳宠溺的看着她,无奈的摇头,倒了杯茶吹着,待到温度差不多的时候,递到了曦儿面前。

  “喝点茶,别哽住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曦儿接过茶,喝了几口,然后放了下来,笑得一脸满足,“哥哥你也吃,这点心真好吃。”

  阳阳摇了摇头,“你吃吧,我不饿!”

  赵泽宇看着他们二人之间的互动,脸上也有了笑意。

  那次在永平县的时候,他就知道,阳阳有多照顾曦儿,似乎事事都以曦儿为主。

  如果他想要留下阳阳,想要跟阳阳好好的相处,或者是父子相认。

  那他势必要先与曦儿打好关系,有了曦儿为他说好话,一定就能够事半功倍。

  侍卫匆匆从外面进来,附在赵泽宇耳边轻言几句。

  赵泽宇的脸色立刻严肃起来,他点了点头,然后看向阳阳他们。

  “你们先吃,吃完了就梳洗,休息一下。晚些时候,我再过来找你们。”

  二人点头。

  赵泽宇便出去了。

  曦儿从碟子里,拿起一块点心,递到了阳阳嘴边,“哥哥你也吼,这个真的挺好吃的。路上,你也没吃什么东西,一定饿了,我才不相信你不饿呢。”

  阳阳低头看着曦儿手中的点心。

  张开嘴,咬住点心。

  曦儿高兴的喂他吃完一块点心。

  阳阳不太喜欢吃甜的,怕她在喂自己,连忙道,“可以了,你自己吃吧,我四下看一看。”

  “哦,好的,哥哥。”

  曦儿坐在桌前吃东西,阳阳则趁着这个时候,把屋里熟悉了一下。

  不得不说,赵泽宇用了心思帮他们布置屋子,曦儿的屋子,完全就是按照曦儿的喜好来布置。

  阳阳回到桌前的时候,曦儿已经停了下来。

  “哥哥发现什么了吗?”

  阳阳摇头。

  “没有发现什么,但是,他把我们弄到这里,一定是有用意的。不过,你放心,目前他对我们没有什么恶意,咱们先走一步看一步。看看他究竟想要做什么?”

  曦儿点点头。

  “我知道了,哥哥,我一定不会给哥哥拖后腿。有什么事情,哥哥一定要跟我说,我可以帮哥哥的。”

  阳阳伸手揉揉她的脑袋。

  “曦儿真乖!”

  闻言,曦儿立刻笑眯了双眼。

  那边,赵泽宇匆匆来到书房,拆开桌上的信,看完之后脸色都变了。

  他布置在江湖上的力量,一夜之间,被人灭掉了不少分门。

  “立刻派人去查,无论如何都要查到是谁端了我们的地方?”

  “是,王爷。”

  赵泽宇处理了一下公务,正准备去隔壁院里找阳阳他们,宫里又来了人,皇上招他进宫。

  这一忙,赵泽宇就忙到了半夜。

  赵泽宇拖着疲惫的身体,回到宇王府时,两个孩子已经呼呼大睡。

  他站在床前,看着他们都睡了,蹲下身子,紧紧的盯着阳阳的脸。

  他伸出手,用手指轻轻的描绘着阳阳的五官。

  突然,阳阳瞪大双眼,一脸防备的看着他。

  “你要做什么?”

  赵泽宇听着这话,心里很是受伤。

  “没什么,就是来看看你。阳阳,听高山村的人说,你已经知道了自己不是宋暖的亲生儿子。那你可有想过,要去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?”

  赵泽宇早就知道,阳阳不是一般的孩子,他心智早熟,人也非常的聪明。

  跟阳阳说话,就不能把他当是孩子,你得把他看成是跟你差不多的大人。

  闻言,阳阳看着他,眼中充满了探究和防备。

  他为什么要这么问?

  为什么要问自己这个问题?

  赵泽宇看着他,又问了一句:“阳阳,你想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吗?你有没有好奇,自己的亲生父母是什么样子的人?他们有什么样的身世?或者,有什么样的苦衷,所以才让你与他们骨肉分离?”

  阳阳点了点头,“以前想知道,但我那时也只是想知道他们是谁,并没有要认他们的意思。现在,我有自己的爹娘和家人,在我记事以来,我就姓温,所以,我现在觉得他们是谁,已经不那么重要了。”

  赵泽宇听着,心里很是难受。

  他想要立刻告诉阳阳,关于他的身世。

  可又犹豫着。

  阳阳看着他,问:“难道王爷知道我的爹娘是谁?不然,王爷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事?”

  赵泽宇轻叹了一口气,“阳阳,你可以像以前一样叫我一声叔叔的,为什么要那么生分的叫我呢?”

  “王爷说笑了。以前,阳阳不知道王爷的身份,叫叔叔,这是尊重。现在,既然知道了王爷的身份,我再叫叔叔,那就是失礼了。”

  “我爹娘自小就教我,做人不能失礼,要懂得分寸,所以我叫王爷,这才是对的。”

  赵泽宇听着他,一再强调两人之间的距离,语气越来越生分,心里更是难受了。

  “阳阳,如果我知道你的身世,如果我告诉你,你的爹娘是谁?你会不会原谅他们?”

  阳阳紧盯着他,那伤洞悉一切的双眼,让赵泽宇有些心虚。他悄然的避开了阳阳的打量,不再与阳阳目光直视。

  “那要看他们做了什么?值得原谅的,自然会原谅,不值得的,自然也就不会原谅。”

  “那你会认他们吗?”赵泽宇立刻就问。

  阳阳摇摇头,“不会!我刚才说了,自我记事以来,我就姓温。我爹是温崇正,我娘是宋暖,这个不会改变。”

  “我曾听,叶姨说过,当年我娘为了救我,那也是豁出了性命的。后来村里发生了瘟疫,我染上了瘟疫,险些就死了,也是我娘冒险救了我。当时我娘怀着曦儿,如果不是为了我,我娘也不会难产,曦儿的身子,也不会这么不好了。”

  赵泽宇听他提及高山村的那场瘟疫,眸光闪烁了几下。

  阳阳看着他,又问:“王爷,话都已经说到这里了,也没什么好再隐瞒的了。如果你有心要告诉我,那就直说吧。如果你不想说,那以后也都别说了,不用再提了。我刚才也说了,以前我想知道,但现在已经不重要了。”

  阳阳的话,像是有无数把刀在戳赵泽宇的心一样。

  一时,痛到麻木。

  他不禁眼眶发烫,眼角微微有些湿润。

  赵泽宇叹了一口气,“你爹和你娘,真的没有想过不要你,只是,身不由己。”

  “你娘生你的时候,有人在追杀她,生下你之后,她便让身边的人,把你带走。当你爹去找你的时候,你已经下落不明了。”

  “这么多年来,你爹从来没有停止找你。真的,一刻都没有停止过,就是现在,也还有人在四处查找你的下落。当时,你娘生下你后,就遭了人的毒手。”

  赵泽宇没有再说下去,而是紧紧的看着阳阳。

  阳阳听说他娘生下他之后,人就没了,心里多少还是有波动的。

  尽管没有见过面,但身体里面的血缘亲情,还是在的。

  赵泽宇看着他有了缓和的意思,便伸出手,紧紧的握住阳阳的手。

  “阳阳,你能原谅你爹吗?他没有保护好你娘,也没有保护好你,更没有及时的找到你。让你在外面这么多年,吃了这么多的苦,你可以……”

  阳阳挣开他的手,一脸严肃,“我没有吃苦,这么多年来,我的家人,我的爹娘,他们没有一个人,不是把我捧在手心里疼着。”

  “在他们心里,我就是他们的亲生孩子,在我看来,他们就是我的爹娘。这些都不会因为血缘而改变,这些年来,我不苦,苦的是我娘。”

  阳阳很聪明,听着赵泽宇的话,他大概都知道了一些,但是他不敢去深信。

  而正因为他大概的知道了一些,所以,此刻他对赵泽宇更是反感。

  更想疏远他。

  赵泽宇不笨,阳阳的反应,他自然都看在了眼里。

  可阳阳越是这样,他就越是忍不住的表达自己,当初有多么的无奈。

  他知道阳阳已经猜出来了。

  赵泽宇一把将阳阳捞了起来,紧紧的将他抱着,大步往外走。

  阳阳要挣扎。

  赵泽宇立刻就道:“别吵!不要吵醒了曦儿,难道你想要曦儿听到接下来的话吗?”

  闻言,阳阳立刻停止了挣扎,沉默着,任由他将自己抱到了,隔壁院子里。

  外面的侍卫看着赵泽宇,抱着阳阳出来。沉着脸,然后直接进了书房,还不让人进去,不禁面面相觑,满目疑惑。

  王爷这是怎么了?

  赵泽宇将阳阳放在凳子上,然后,从一个箱子底下,取出了一副画像。

  他把画像放在桌上,摊开。

  阳阳看了过去,只见画中有一个妙龄女子,眉目如画,五官精致。

  虽然只是画中人,但作画的人却将她的神韵都画了出来,只是从画中,便可以看出那女子是一个聪慧的,漂亮的。

  阳阳看着那个女子,觉得有些面熟。转瞬之间,他就知道那个女子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了。

  而此刻,他也更加确定了,他也赵泽宇之间的关系。

  赵泽宇紧紧的盯着阳阳,将阳阳的神色变化,全都看在眼里。

  “阳阳,我想你这么聪明,不用我再明说了吧。”

  阳阳紧紧的盯着画,不说话。

  赵泽宇站在他身旁,伸手揉揉他的脑袋。

  “我知道,你很聪明,也猜出来了,但我还是想亲口对你说,她就是你娘,我就是你爹。”

  “你娘是我在外云游的时候,认识的。可她只是一个平民女子,我与她的事情,尽管我瞒得严实,可还是传到了宫中。你祖母便派人前去抓你娘。结果,就发生了那样的事情。”

  “抓?”阳阳抬头看着他,泥中满是讽刺。

  “虽然,我不知道,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?但是,我从你的话中听出来了,与其说是抓,不如说去杀吧?”

  宫里的人怎么会容得下一个平民女子,又怎么会接受一个没名没份的孩子?

  阳阳顿了顿,许久,他才道,“王爷,这件事情,你知我知就行,不必再让第三个人知道了。”

  闻言,赵泽宇立刻明白,阳阳是要与他划清关系。

  赵泽宇伸手握紧了他的肩膀,强迫阳阳与他平视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明天大结局,不见不散啊。

  另外,推一下朋友的新书。

  推荐缥瑶《田园医后》:

  现代军医穿越乱世为农,虐贱人斗将军,发家致富变皇后。

  “将军夫人不够尊贵,你还是当我的王后好了。”

  “不好,这职业招灾!”

  “不好?职业?”

  他邪肆一笑,她三天没下床……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