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557章 慕容靳,被抓

第557章 慕容靳,被抓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952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3:37

  

  “小姐,为什么不让我找她算账?那温馨可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,她以为小姐是谁呢?谁都可以欺负的?”

  辛夷看着唐乔红肿的脸,越看越是生气。

  恨不得将温馨给撕了。

  唐乔将辛夷扯到了一旁的树下,“辛夷,我不是不让你去找她,只是现在是多事之秋,咱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而且刚才她被打的比我还惨,最重要的是她把她最恶毒的一面,露在了她最在乎的人面前。”

  闻言,辛夷翻了翻白眼,气呼呼的道:“我就知道,这事情铁定与舒公子的烂桃花有关。小姐跟舒公子什么关系都没有,这可是无妄之灾,现在不找她也行,以后我还得找她。”

  唐乔抱了下辛夷,“行行行!我家辛夷最心疼我了。你想怎样就怎样,但是现在,别去找她。阿正不见了,恒王出事,接下来,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?咱们得把精力放在这些上面。”

  辛夷也不是不懂事的人。

  孰轻孰重,她很清楚。

  “是,小姐,我知道了。”

  “我家辛夷最乖了,走,先陪我去抹点药。不然待会暖暖看到了,又得心疼。”

  “好!”

  辛夷陪着唐乔,回屋里,找了膏药,先抹上。

  辛夷出去一趟,回来说,宋暖已经回院里休息了。唐乔也就没再去打扰她。

  “辛夷,你立刻出去安排一下,安排咱们在京城的人,出去帮忙寻找一下阿正的下落。”

  “是,小姐。”

  那边院子里。

  宋暖回到屋里,坐在桌前发呆,脑子里面乱哄哄的。

  她忍不住的将镇国公府的那个阿正,跟温崇正联系在一起,一一的对比。

  无法相信,但又忍不住怀疑。

  她翻开桌上的大楚地理志,看着五角星,看着那批注。

  脑子里面就更乱了。

  她想要忍着,心想,既然他们没有告诉她,那肯定是有原因的。

  可是一想到对方有可能是阿正,她就觉得自己没办法,这样忍下去,没办法装作什么都不知道。

  宋暖没有去找唐乔,而是直接又来到了镇国公府。

  门房看到她回去又来,不禁有些疑惑,但因为有镇国公的交代,还是立刻就放她进去。

  “温夫人,国公正在忙,忙着派人出去找公子。温夫人,要不先去找两位小姐吧?”

  宋暖摇摇头,“不用了,我就去找一下国公。有件事情,我问一下就好,很快的,不会耽搁国公太多的时间。”

  门房见宋暖这样,也没办法拒绝。

  镇国公交代过,宋暖和唐乔来了,直接让她们进来,也交代过要以礼相待。

  镇国公府的下人都知道,镇国公对宋暖和唐乔很是看重。

  所以,他们对宋暖都是很是和气。

  门房领着宋暖来到了镇国公的院子里,宋暖抬手,“我进去就行了,你先去忙自己的吧。”

  门房虽然有些犹豫,但还是点了点头,转身出去了。

  宋暖走到书房前,伸手刚要去敲门,却听到里面传来熟悉的声音。

  爹?爹怎么会在这里?

  宋暖的心,突突突地跳。

  她屏住呼吸,支着耳朵,听着里面的对话。

  镇国公一脸着急,来回渡步,不停的搓着手,“你说,好端端的,阿正怎么会不见了?也没有留下只言片字,你不是就在院子里吗?怎么会没有发现呢?”

  “我在药房里调配药方子,可能是因为太专心了,没有注意到外面的动静。”

  “平时,阿正从来不出门的,就算出门,也会跟我说一声,也只是在后院里散散步。”

  “这一次,他突然不见了。国公,你说,这会不会是有人把阿正带走了?阿正现在没有武功,也没有以前的记忆,他在京城也不熟。如果真有人把他带走的话,怕是……”

  镇国公皱起了眉头,“今天早朝上,皇上对恒王很是震怒,令他在王府禁足反省,不得外出。据我所知,如今恒王府外面,明着暗着都有人在看着。”

  “突然有人捅出恒王当时中毒,他让人代自己带军打仗的事。想必这个人不会是旁人,我刚收到消息,恒王那边怀疑是宇王爷所为。”

  “而且,恒王提醒我,宇王爷似乎对暖丫头有那种意思,你说会不会是他知道了阿正的事情,所以……”

  镇国公已经不敢再说下去了。

 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。

  那温崇正的处境很危险。

  赵泽宇为了得到宋暖,如果他知道,这个阿正就是以前的那个阿正,他十有八九会斩草除根。

  彻底的除去这个情敌。

  闻言,慕容靳大惊失色。

  “国公说的,可是真的?那宇王爷对暖丫头有那种想法?而且恒王出事,也是他捅出来的?”

  镇国公点了点头。

  “那该怎么办?咱们直接去宇王府调查吗?”

  镇国公摇摇头,“如今正是多事之秋,就算要调查,也只能暗中派人去,根本不能由我们出面。”

  “宇王爷捅出恒王的事情,想必他是准备着兄弟二人,正式的站在对立位置。此时,恒王被动着,我们如果出面了,那宇王爷知道之后,向皇上参上一笔,皇上看着我跟恒王这边的关系,想必只会连累恒王。”

  慕容靳点了点头,觉得这话也是道理。

  “那我们该怎么办?”

  “今天晚上,我会派人去宇王府调查。”

  慕容靳便道:“我也去吧,我与朝廷各方都没有什么关系。由我去那里,就算我让他们发现了,也联系不到镇国公这里。”

  镇国公点了点头,“好!由你出面去调查,阿正的下落,会比其他人更合适一些。你可以用你的蛊虫去查探阿正的下落。”

  阿正现在服用的药中,有些药是从凤栖族取来的草药。

  慕容靳如果用那边的蛊虫,去追查这草药,相对会容易一些。

  宋暖听到这里,已经什么都明白了。

  既然大家都不想让她知道,她也不想让大家担心。趁着慕容靳还没有出书房,她就匆匆离开了。

  出了镇国公府。

  宋暖的心,忍不住雀跃。

  她抬头望天,咧嘴笑了。

  不管这中间有什么曲折原因,但是她知道,她的阿正回来了。

  从刚才镇国公和她爹的对话中,她知道,阿正现在没有以前的记忆,所以他才会不记得自己。

  至于阿正的容貌变化。

  宋暖第一想到的就是易容术。

  宋暖回到唐府,唐乔和叶她们,正准备出来找她。

  “暖暖,你这是上哪去了?怎么突然间就不在家里了?”

  叶出去办完事后,回到院子里没有看到宋暖,便去唐乔那里找,结果也没有。

  大家把整个唐府都找遍了,结果却听到门房说宋暖出门了。

  大伙又急匆匆的准备出去找人。

  如今的形势,突然变得严峻起来。宋暖在外面,如果身边没有人,也是很危险。

  几人看到宋暖回来,皆是暗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没什么,我就是到外面去转了一圈。”宋暖一下子就看到了唐乔的变化,她紧紧的盯着唐乔的脸蛋。

  “乔姐姐,你今天怎么扑了粉?”

  唐乔有些不自在的道,“也没什么,也就是想扑呗,这样不行吗?难道很难看?”

  宋暖摇摇头,“不是!很好看啊,我就是觉得有些奇怪,乔姐姐平常都不爱上胭脂水粉什么的。”

  唐乔听着,有些心虚。

  “辛夷买了新的香粉,让我帮她试试,所以我就试了。”说着,唐乔看了一眼辛夷。

  辛夷,立刻就点头,“对对对!是我买的,我想要小姐帮我试试。”

  唐乔拉着宋暖的手,“走吧!进去。咱们几个这么一直站着说话,总觉得怪怪的。”

  说着,两人相视一笑。

  接下来镇国公府那边,叶这里,还有辛夷这边,京城能动的人。

  全都下去查找阿正的下落。

  找了五天都没有查到结果。

  慕容靳的那些蛊虫,也找不到阿正在哪里?仿佛阿正的气息就在京城消失了一样。

  同时,宇王爷和恒王爷这边,朝堂上的两派势力,也正式交锋。

  谁都不曾相让,明着暗着,处处较量。

  镇国公每日都愁眉苦脸,夜夜不得安睡。这些日子正好是阿正最重要的时候,可人偏偏就不见了,而且也无法按时服下药。

  他们真的很担心。

  但凡这身子熬不下去了,那前面所做的一切,可就全都白费了。

  慕容靳愁白了头。

  这天晚上,他又潜进了宇王府,准备再查探查探。

  眼下,他们最怀疑的地方就是宇王府。

  慕容靳刚进去,暗处就有不少人,走了出来。

  “大族长,可真是久违了。”

  暗处的人走了出来,火把的光照在他的脸上,慕容靳惊讶的看过去。

  “木西元?”

  木西元紧盯着身穿黑色玄服,带着头巾和蒙脸布的慕容靳。

  “大族长,在我面前就不必如此遮遮挡挡了。我已经在这里恭候多时了,想不到大族长,这么晚才来这里。”

  慕容靳拉下蒙脸布。

  木西元看着那张脸,“果然是大族长。这么多年不见,大族长过得可还好?哦~大族长应该过得很好。找到了女儿,还有了女婿。想必是准备要过幸福的晚年了吧?只是,大族长,怕是要失望了,只要我还在,大族长,就跟幸福无关。”

  慕容靳紧紧的盯着木西元。

  “我一直在怀疑,当年那个姓林的,不会是熊藤。熊藤那个人,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没了?我也怀疑过你,试探过你,但你很聪明,把自己藏的严严实实的。”

  “木西元,哦不,熊藤。你是怎样把自己变成木西元的呢?想必那些年,如过街老鼠般的日子,不好过吧?”

  木西元哈哈大笑,“大族长,你可真是后知后觉,现在才发觉会不会太迟了?哦对了,的确是太迟了。现在你就是那瓮中之鳖,而我就是那个抓鳖的人。”

  “慕容靳,这么多年了,不管在族中,还是在外面,你始终不是我的对手。你有什么权利笑话我呢?你有什么权利,说我是那过街老鼠呢?”

  “当年在族中,你保护不了自己的妻女,如今在外面,你同样保护不了自己的女儿和女婿,保护不了你想要保护的一切。你想要幸福的晚年,呵呵,这不可能!”

  慕容靳眯起双眼,紧紧的盯着木西元。

  “果然是你们掳走了阿正,你究竟想要干什么?如果你想要凤栖族的话,我现在就可以给你。但是,你要把阿正交出来。”

  “凤栖族?”木西元反问,然后笑了,“我是要的,但不是你拿来换温崇正的筹码。现在的你,没有任何权利,也没有任何筹码,你只有乖乖听话,任由我发落的份。”

  说着,木西元大手一挥,“来人啊,把慕容靳给我抓到牢中去,让他跟他的乖女婿待在一起,一起等死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侍卫立刻上前,准备去抓慕容靳。

  慕容靳抽出剑,怒瞪着那些人,“我看谁敢?”

  木西元从那些人群中走出来。

  “慕容靳,你觉得你现在还有反抗的机会吗?你可以反抗,只要你不担心,你那乖女婿在最后的紧要关头,一命呜呼,前功尽弃,那你就尽管的反抗。”

  这话无疑是捏住了慕容靳的命门。

  慕容靳恨恨的丢下剑,“木西元,你究竟想要怎样?”

  木西元呵呵一笑,“我想要怎样并不重要,想让你们怎么样的人,并不是我。我劝你,还是先进去吧,趁着有限的时间,赶紧的跟你的女婿相处相处。最好就是在临了临了之际,你在向他忏悔一下,当年你有份参加的那件事。”

  慕容靳紧紧的抿着唇,怒火太盛,胸膛剧烈的起伏着。

  木西元挥挥手。

  下面的人就将慕容靳押了下去。

  慕容靳被人用黑布蒙住了双眼,一路弯弯,又要走走停停,偶尔还听到了机关门打开的声音。

  半个时辰后,他们才松开蒙眼布,用力将他推进了地牢里。

  坐在角落里的阿正,看到慕容靳后,惊呼一声,“靳叔,他们怎么把你也抓过来了?”

  慕容靳疾步走向阿正,上下打量着他,立刻抓住他的手腕,替他把脉。

  待他把完脉后,这才暗松了一口气。一脸严肃的看着他,“阿正,他们没有为难你吧?”

  阿正摇摇头,“他们就是把我关在这里,一日三餐还是有送进来的。只是,我问他们为什么抓我,没有人告诉我。”

  慕容靳点了点头,挨着他坐了下来。

  他从袖中取出一个瓷瓶,倒了药丸,递给阿正。

  阿正问也不问,接过药丸,就吞服了下去。

  “靳叔,你还没说,你怎么也进来了?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?他为什么要抓我们?”

  慕容靳叹了一口气,道:“这些事情说来话长,一时半会,我也跟你说不清楚。不过,这些人的目的,应该很快就能够清楚了。咱们就在这里,先呆着吧。”

  “是,靳叔。”

  木西元让人把慕容靳关到地牢里之后,便去书房见赵泽宇。

  “王爷。”

  “人关到地牢里去了?”

  “是的,王爷。”木西元有些疑惑得看着赵泽宇,“王爷,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慕容靳?把他和温崇正关在地牢里,这会不会……”

  “木当家。”赵泽宇冷冷的打断了他的话,“本王做事自有分寸,木当家照做便是。至于木当家要的凤栖族,我一定会让木当家满意。”

  木西元点头,脸上腆着笑,“是,王爷。”

  “没什么事情了,你先下去休息吧。这个慕容靳对我来说,并没有多大的用处。如果你想要拿他出气,你可以随便,但是,不能让他死了,明白吗?”

  木西元听着,一脸雀跃。

  “是,王爷。”

  他正想拿慕容靳出出气,可是碍着赵泽宇,他没敢私下动手。

  现在,赵泽宇已经说得这么明白了,他不去搓磨一下慕容靳,还真是对不起自己。

  “退下吧。”

  “是,王爷。”

  木西元离开不久后,就有侍卫进来。

  “王爷,高山村的温家小公子和小小姐已经请到了,现在就在客院里。”

  赵泽宇嗖的一下站了起来。

  “好,做得好!”

  说完,他就立刻出了书房,前去客院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推荐轻轻子衿《夫君养成手册》

  (青梅竹马、养成、甜宠)

  苏曼卿一时好心,从街上捡回来个小乞丐。

  洗干净后,发现这乞丐颜色好的不像话,就跟画里走出来似的。

  不仅如此,还学什么会什么,对她有求必应。

  美人娘亲慧眼识珠。

  我家宝贝闺女还缺个疼人的未来夫君,这个孩子好啊!

  于是乎,自己还是个奶娃娃的苏曼卿,走上了养成夫君之路。

  只是,说好的养夫君,养着养着,怎么养反了?

  “小哥哥,卿卿想吃那个。”

  “给你买。”

  “小哥哥,那个好看。”

  “给你买。”

  “小哥哥,……”

  “什么都买。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