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556章 阿正不见了

第556章 阿正不见了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6895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13:36

  

  镇国公府。

  “阿正,在看什么书呢?”镇国公进了院子,看到阿正就坐在院子里看书。

  “夜里风凉,你怎么不回屋去看书呢?这若是吹了凉风,染了风寒,可如何是好?”

  “祖父,我没事!我自己的身体,我知道。”阿正放下手中的书,提起小炉子上的铜壶,倒了杯茶递过去,“祖父,喝茶!”

  镇国公看着他,点点头,“好!阿正,最近身体好些了吗?感觉怎么样?脑海里有没有想起一些过往的片段?”

  镇国公喝了口茶,便问他身体状况。

  闻言,阿正皱了皱眉头,有些苦恼的道,“祖父,这些天晚上,我都会做梦,梦里总看见自己在做一些事情,而周围的人的脸,却是模糊的,我认不出来。”

  “哦,那你说说,你都梦到什么了?”

  听着这话,老爷子激动极了。

  “我梦到了一个村,好像叫高山村,我好像就住在那里。那里很漂亮,四季都有花,而且那里依山建了一座大院子,好像叫【正阳居】。”

  “在梦里,我似乎就生活在那里,那屋里住着很多人,大家都很好。可我就是一张脸都看不清楚,我经常做梦的时候,听到有人喊我,有人冲着我笑,还有两个孩子,可我依旧是看不清他们的脸。”

  阿正越说越是困惑,眉头皱得更紧。

  “祖父,这是怎么一回事?我怎么会做一个这样的梦呢?你不是说,我从小就在京城长大的吗?可为什么我会梦到自己在秦县的高山村?”

  阿正指了指手中的书,指着一个标了五角星的地方。

  原来,他在看大楚的地理志。

  很奇怪的事,他要标注一个地点的时候,潜意识的就会标上一个五角星。

  他都不知道,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习惯,也从未觉得奇怪,总觉得这就是自己标注东西的习惯。

  老爷子拿过地理志。

  看着上面标了五角星的地方,眼角微微有些湿润。

  他放下书,又握紧了阿正的手。

  “你所梦到的,或许跟你的过往有关系,但是不着急,你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。”

  “你能做这样的梦,那就说明你的记忆,已经开始在苏醒,接下来,只要你好好的配合,好好的养身体,过往的一切,你迟早都会记起来的。”

  阿正点点头,可还是觉得很疑惑。

  “祖父,你不是说,我在京城长大的吗?可是高山村离这里有一千多里。”

  镇国公微微一笑,道,“这些事情,等你恢复了记忆,你就能明白了。现在祖父也不能跟你多说,阿正,你且记住了,千万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,顺其自然,慢慢的来。”

  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  祖孙二人坐在院子里,聊得有些忘形。

  主要是老爷子太高兴了,而现在得阿正身子太弱,也没有很敏锐的警觉性。

  他们都没有发现,在不远处的暗处有一个人,将这一切都听了进去。

  嘎吱……

  慕容靳从隔壁的药房里出来。

  躲在暗处的赵泽宇,看到慕容靳后,不由得瞪大双眼。他知道慕容靳有多厉害,便悄悄的就先离开了。

  回到宇王府,赵泽宇立刻进了书房,写了一封信,让人传到了永平县。

  慕容靳怎么会在这里?为什么会出现在镇国公府?

  还有那个阿正?

  赵泽宇闭上双眼,将自己听到的事情,一点一点的捋。再把宋暖的变化,联系在一起。

  突然间,他明白过来了。

  赵泽宇猛地睁大双眼,满目不敢置信。

  那个在院子里困惑诉苦,说着自己的梦,但又说看不清人脸的阿正。

  原来,他竟然是温崇正。

  一个被使用了换魂术的温崇正。

  赵泽宇又想到了,宋暖这些日子经常去镇国公府,还有宋暖的变化,他终于知道了。

  宋暖的变化是因为温崇正。

  可现在的温崇正,分明已经不是以前的温崇正了,为什么宋暖还会?

  赵泽宇攥紧了拳头,恨恨的往桌上捶。

  不行!他不能放任事情往那一方面发展下去,他要尽快,趁着宋暖不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,做好万无一失的准备。

  宋暖这个人。

  他志在必得。

  “来人啊。”

  “是,王爷。”

  “立刻传信出去,让人在高山村那里,把温家小公子和小小姐,请到京城这边来。记住了,是请,一定要照顾好他们,不得有半点闪失。”

  “是,王爷。”

  赵泽宇拉开抽屉,从里面拿出了一本厚厚的册子,他放在手上,轻敲掌心。

  “老四,对不起了!接下来,咱们兄弟二人要正式的站在对立面了。”

  第二天。

  传来一个震惊朝堂的消息。

  皇帝大怒,早朝当着文武百官的面,直接用杯子砸了恒王爷。

  舒同峰,顾信,舒松,还有其他以恒王爷为首的人,私下立刻招集起来,紧张的商量着对策。

  “大家都不要太担心,这件事情,显然是有人有备而来的。他们虽然用早前的事情,弹骇了王爷,但是,当时的情况,大家都是知道的。只要皇上让人再去查一查,便可知道,王爷当时只是为了顾全大局。”

  舒松把众人安抚回去之后。

  那里只剩下舒松,顾信,舒同峰三人。

  三人面面相觑,皆叹了一口气。

  “想不到有人突然出手,打了我们个措手不及。”

  顾信皱紧了眉头,恨恨的捶桌子。

  “这个人,不用想,我们也猜得到是谁,一定是宇王爷。只是,他为什么突然动手呢?现在皇上还没有要立储君的意思,而且,在皇上面前,宇王爷可算是大红人,风头早就压过了咱们的恒王,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?”

  舒松抬头看着他,“阿信,坐下来!越是在这样的时候,就越不能着急。王爷的事情,还指着我们几个呢,你这般是为哪样?能起到什么作用?”

  舒同峰伸手轻扯了一下顾信。

  “坐下来吧,听我叔的。咱们好好商量一下,宇王爷突然出手,其实也不是没有原因。或许,他就是怕,有一天我们先出手,所以才想着出其不意,先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。”

  “前些日子,你们不是已经知道,他在边城那边调查吗?既然你们已经知道,不可能一点对策都没有吧?”

  舒松摇头。

  “当时,我们知道他来调查,但怕打草惊蛇,所以,故意散了一些假的情报出去。可我们没有想到,他手中有最真实的情报。”

  “当年,阿正到边城,王爷让他假扮自己,与晋国那边交战。这个事情,除了我们几人,没有谁知道。”

  “我们根本就没想到,宇王爷会知道这事。而且,他还知道阿正的身世。虽然他没提及到底是谁假冒恒王,但是,仅凭这一点,恒王轻意将军令交给不是朝廷中的人,这就已经是很大的罪了。”

  这时,舒同峰打岔,有些疑惑的问:“可是为什么,他没有指出阿正呢?既然他知道恒王爷当时让人假冒自己带军打仗,那他肯定知道假冒恒王爷的人是谁?”

  这话题,让几人都沉默了下来。

  的确有些摸不准赵泽宇,他瞒住了温崇正的身世,到底是什么用意?

  难道是因为他知道温崇正不在了?

  所以,便没想再把这事捅出来。

  三人沉默了下来。

  “你们都不要太紧张了,这只是开始。”门口传来了赵承志的声音。

  三人扭头看去,紧张的道:“王爷,皇上不是下令不准王爷出府吗?王爷怎么出来了?这要是让皇上知道了,怕是会有人小题大做,把事情闹得更大。”

  赵承志摆摆手。

  “我出来,自然会做足了准备,不会让他们知道,我出来了。你们也不用这么紧张,以其自己在这里想宇王到底是什么用意?不如再缓缓。也许,过不了几天,对方的用意也就明了了。”

  几人问:“王爷,你是不是知道一些内幕?”

  赵泽宇摇摇头,“我不知道,但以我对我三哥了解,他知道阿正的身世,却没有揪出来,怕是他要利用这点做别的事情,显然,瞒着阿正的身世,并不是对付我。”

  三人听着这话,更是疑惑了。

  赵承志又道:“你们想想,我三哥最近有什么东西是特别上心的,但是又与阿正有关的?”

  “小宋!”

  舒同峰立刻就道,随即,刚才的疑惑,也就突然的理清了。

  “王爷的意思是,宇王爷没有把阿正的身世指出来,其实就是为了用这一点,来要挟小宋?可据我所知,他并没有向小宋表露任何心迹,也就是我们这些旁边的人,看出了一些。”

  赵承志摇摇头,“我没有想到,我三哥藏的这么深,藏了这么多年,却会为了小宋,而打破了他过往的冷静。看样子,他很快就会向小宋,表明自己的心思。”

  “如果小宋,头,那他肯定还会有接下来的动作。我三哥这个人,我也是这一两年才真正的了解他。他并不像大家认识的那样,他其实很固执。只要是他认准了的东西,怕是没有人能够阻止他。”

  舒同峰跳了起来,紧张到不行,来回搓着手。

  “不行不行!这事我得提醒一下小宋,不管怎么样,还得防着点。”

  赵承志点点头,“那你就先去一趟唐府吧,这个事情,提醒一下小宋是必要的。不过,我们还得静观其变,以不变应万变,且看我三哥到底想要做什么?咱们只有等他亮了牌才能找到对策。”

  舒同峰点头,“是,王爷,那我先去一下唐府。”

  “去吧。”

  舒同峰匆匆的离开,如同火烧屁股般,赶到了唐府,可他还没进去,门房就告诉他。

  宋暖和唐乔去镇国公府了。

  舒同峰立刻又匆匆赶去那边。

  镇国公府,也是乱成了一锅粥。舒同峰进去一问才知道,阿正不见了。

  本来,大家都以为阿正就在院子里,休养身体,也没有人去打扰。他的院子里,平时本来就少人,也就是慕容靳在照顾着他。

  今天,唐乔和宋暖过来,他们准备去找阿正,结果却发现人不在了。

  舒同峰匆匆来到了阿正的院子里,大家都在寻找着线索。

  “镇国公。”

  “阿峰,你来了。”

  舒同峰点头,“镇国公,这是怎么一回事?阿正他上哪里去了?会不会是他一个人到外面去转转,镇国公有让人去外面找找吗?”

  镇国公一脸凝重,摇了摇头。

  “让人去找过了,没有!而且,根本就没有人看到他出府门。”

  舒同峰一听,觉得事情大了。

  刚才,他从那边过来,大家都觉得赵泽宇的目标是宋暖,

  而且赵泽宇已经知道了温崇正的身世。

  现在阿正不见了。

  这会不会与赵泽宇有关系了?

  舒同峰心里有些猜测,但却不敢说出来。毕竟这事情,在没证实之前,不能随便说。

  “那在这屋里,可发现了什么线索?或者是阿正有留下什么字条?”

  宋暖看着紧张的众人,尤其是舒同峰和唐乔,她觉得有些奇怪。

  明明大家跟阿正认识时间都不久,可为什么舒同峰和唐乔表现得这么古怪?

  尤其是唐乔。

  唐乔不可能对一个只认识几天的人,而且也才相处过几次的人,这么上心。

  宋暖往桌上轻轻一靠,一本书掉了下来。

  宋暖弯腰拾起那本大楚地理志。

  用书签固定的那一页,自然的翻开了。宋暖低头看去,不禁瞪大双眼。

  上面的秦县高山村的位置,画了一个五角星。

  这个五角星,宋暖很熟悉。

  这是她教温崇正的,这种画法,其他人不会。

  这种五角星的菱角上,有一点幅度。

  宋暖的手抚上那个五角星,再看着上面的批注,全身都忍不住颤抖。

  上面写着,梦见的地方。

  而这五个字,宋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。

  这是温崇正的字体。

  大伙都在紧张中,根本没有人注意到宋暖的异样。

  宋暖努力的压抑住心中的激动,她将书放在桌上,一脸平静的看着镇国公。

  “外祖父,这本书是谁的?,要不要从这书中找找,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?”

  她故意这么说,而且说话的时候,细细的打量着镇国公的表情。

  镇国公的表情,没有丝毫变化,“那是阿正在看的书,那里面不可能有什么线索。”

  阿正,阿正,阿正……

  宋暖心里一遍一遍的念着。

  那就是说,能在这本书上留下批注的人,只有阿正了。

  这会是她的阿正吗?

  熟悉的字体,熟悉的五角星,还有对他莫名熟悉的感觉。

  宋暖很想直接问他们。

  可她还是忍住了。

  如果他真的是阿正,那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?这中间有什么曲折?

  如果他真的是阿正,为什么他不记得自己了?

  宋暖把书收进了怀里,她准备悄然的带走。大伙在屋里翻找了一遍,也没有发现任何线索。

  唐乔几人也帮不了忙,见镇国公正忙着,便离开了镇国公府。

  回到唐府。

  唐乔问:“阿峰,你今天怎么也去了镇国公府?我没见你做什么事,怎么又跟着我们一起回来了?你不会是到那里去找我们的吧?”

  舒同峰点点头,“没错!我就是到那边去找你和小宋的。”

  说说,他把目光放在宋暖身上,表情也变得非常严肃。

  “小宋,我有话要跟你说。”

  宋暖有些心不在焉,脑里面想着的全是那个熟悉的五角星和熟悉的字体,还有那个相同的名字。

  “你说,我听着呢。”

  舒同峰紧盯着她,道,“小宋,今天早朝上,恒王出事了。有人捅出了恒王当年中毒后,让人代他带军打仗,而且还指出了代替恒王的人,不是朝廷中人。因为这事,今天在早朝上,恒王就被皇上大骂一顿,还直接用茶杯给砸了,更令他不得出王府门半步。”

  此话一出,唐乔和宋暖都惊讶了。

  “怎么会这样?这事情是谁做的,你们可有调查出来?”

  舒同峰神色有些复杂的看着宋暖。

  “八九不离十就是宇王爷了。小宋,我们都觉得宇王爷突然对恒王爷出手,一来是想先下手为强,打个措手不及,二来怕是他的目标是你。”

  “我?”宋暖惊讶了。

  舒同峰严肃的点头,“对!就是你。宇王爷没有捅出阿正的身世,他没有指出这一点,我们都猜测,他是为了拿这一点来要挟你。”

  “这不可能!”宋暖摇头,“他什么都没跟我说,甚至跟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。我都怀疑,以前是你们看错了。突然间,你又说他要拿这事来要挟我,这不可能吧?再说了,阿正都不在了,他拿这个能要挟到我什么?”

  宋暖反问他们,也同样观察着他们的表情。

  “小宋,不管如何,你要记住我的话。我今天跟你说的,八九不离十都是真的。宇王爷或许前面没说什么,但我们都猜测,他最近对你肯定会有所表现。或是坦露自己的心思,最近,他如果与你相处,你一定要防备些。”

  “再说了。阿正不在,可是其他与阿正有关的人与物,一样受影响啊。比如说阳阳,曦儿,还有高山村的一切,温家的人,杨家的人,顾家的人。你觉得这些加在一起,对你来说,一点都不重要吗?如果他拿这些要挟你,你可以摇头吗?”

  宋暖听着舒同峰的这一席话。

  心里很清楚,如果赵泽宇拿这些来要挟她的话,那绝对会要挟成功。

  就算没有阿正,这些对她来说,也是十分重要的。

  “我知道了,你放心!从此刻开始,他要见我,我都会对他有所防备。”

  “既然,你提到了这一点,那我得捎信回去,让高山村那边做好防备,不能让有心的人做些别的事情。”

  宋暖当下就叫了叶进来,交代一番。

  叶匆匆就出去了。

  舒同峰看着宋暖,这么快就有了反应,而且还知道怎样布置下去,也安心了一些。

  “小宋,我还是那句话,我相信吉人自有天相。迟早有一天,阿正会回来的。”

  宋暖偏着脑袋看着他,“阿峰,你已经是第二次跟我说这样的话了。我都觉得,你或许知道一些什么,我不知道的事情。”

  闻言,舒同峰的面色僵住,有些紧张。

  宋暖瞧着,更加笃定舒同峰和唐乔知道,一些她不知道的事情,而且还是不能告诉她的。

  此刻宋暖,满脑子都是镇国公府里的那个阿正。

  完全不同,只除了两个人的身形,还有那双眼睛。

  会是他吗?

  他有可能就是自己的阿正吗?

  “小宋,你在想什么呢?”舒同峰拍拍宋暖的肩膀,脸上已经没有了紧张。

  “事情我已经跟你说了,现在恒王那边出事,我也有许多事情要忙。没什么事情的话,我不会每天到这边过来。你们自己要小心一些,回去之后,我会派人在暗中保护你们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唐乔点头,她看着宋暖似乎有心事,便指了指外面,“阿峰,走吧,我送送你。”

  两人一边出府门,一边交谈。

  唐乔有些担心的道:“阿峰,你说,暖暖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?还有,阿正突然间不见了,这会不会有什么事情?现在正是他最关紧要的时候,我真担心出点什么差错,导致前面所做的一切都成了空。”

  唐乔眼眶泛红,眼角湿润,已经快要哭了。

  她是真的担心。

  因为她知道,宋暖已经不能再经受打击了。

  如果镇国公他们所做的一切,前功尽弃的话,那就代表着这个世上,再也不会有阿正了。

  宋暖心里的那个伤口,也永远都不会痊愈。

  舒同峰的手,放在唐乔肩膀上,轻按了几下。

  “阿乔,凡事往好处想。这么难,这么苦,这么曲折,他们都过来了。现在好不容易看到了希望,我相信,老天都会站在他们这边。一定会给他们一个圆满的。”

  唐乔点头。

  “舒同峰,你在做什么呢?”温馨从一旁冲了出来,趁其不备,直接甩了唐乔一巴掌。

  “唐乔,你这个贱人,明明在秦县那边就已经跟人定亲了。为什么还要勾搭舒同峰?为什么还要跟舒同峰暧昧不清?”

  温馨用力很大,直接将唐乔的脸都打歪到一边,脸上火辣辣的痛着,五个手指印,立刻就现了出来。

  舒同峰震怒,啪的一声,回了温馨一巴掌。

  “温跋扈,你到底想要做什么?谁允许,你打我的朋友了?谁允许,你在这里指指点点,指责我和我的朋友了?滚!给我滚!”

  舒同峰同样用尽全力,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意思。

  温馨的脸,瞬间就红肿起来。那样子比唐乔更惨,她捂着自己的脸,不敢置信的看着舒同峰。

  “你打我?你居然为了她打我?这个贱人,她有什么好的,她自己跟人定亲了,为什么还要跟你勾搭在一起?这样的女人有什么好的?我有哪一点比不上她?”

  舒同峰恨恨的道:“你连阿乔的一个手指头都比不上。滚!我再也不想看到你,再也别出现在我面前。”

  温馨捂着脸,哭着跑了。

  舒同峰扭头,一脸愧疚的看着唐乔。

  “阿乔,对不起!”

  唐乔摇摇头,“又不是你打了我,你跟我说对不起做什么?我就说嘛,这温馨不会平白无故的针对我和小宋。”

  “原来,还真是因为你这个祸水。我这巴掌打的,可是够冤的,我跟你也就只是哥们,却被他误会成那样。”

  “什么勾三搭四,什么暧昧不清?她要是没被你打走的话,我还真准备将她那张臭嘴给撕了。”

  舒同峰苦笑着,摇了摇头,“对不起!这事情交给我,我一定不会这么就算了。”

  唐乔拉住他,“阿峰,眼下多事之秋。这事情,先这样吧。只要,她别再来找我麻烦,而且你也已经帮我还了一巴掌,这事算是平了。不过,如果她敢再来找我的话,我可不会管她是不是什么安定侯府的小姐。”

  舒同峰点头。

  面上同意着,可他知道,自己肯定还会再找温馨的,这事不会这么就算了。

  辛夷听到消息后,从里面冲了出来。

  “小姐。”

  当她看到唐乔的脸,红肿起来之后,立刻气的按着拳头,咔咔的响。

  “小姐,我听人说,那个温馨来找茬了,小姐的脸是不是她打的?”

  唐乔知道,只要她说是。

  辛夷肯定不管不顾,就会找温馨的麻烦,但眼下这情况,还真不宜闹太多的事情出来。

  “辛夷,走吧。我们回去,回去我再跟你说。舒大人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,我们就不耽搁他的时间了。”

  说完,唐乔,不管辛夷反对,直接拉着她回去了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